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二千一百三十八章:蔡家的不安

第二千一百三十八章:蔡家的不安

    蔡家的四合院三进三出,这放在古代也是身份的象征,虽说比不上那些真正八进八出的大院子,可如今寸土寸金的燕京城里,又是在二环里面,能有这一处大宅子动辄可就是几个亿的固定资产在这儿摆着

    呢。    正房是蔡家老爷子的住所,这偏方则是他的几个儿子的住所,四合院虽说每个院子里有四个房子,但是两侧的偏方却是加长的,每一个偏方都是八间的标准,蔡老爷子一共五个孩子,三儿两女,全住在

    这院子里。

    灯亮的正是蔡老爷子大儿子的房间,蔡老爷子的大儿子叫蔡航斌,在家族企业里担任要职,虽说没什么大的建树,但胜在其性格谨慎,从来没出过什么差错。    蔡航斌接听电话是他的独生儿子蔡学文身边的保镖打来的,保镖在电话里支支吾吾,当说出了蔡学文重伤以后,蔡航斌的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自己的儿子他是知道的,虽然平时混了点,可不至于这么

    不自量力的去得罪这种心狠手辣的人吧。    他殊不知他那宝贝儿子这次可是先去招惹人家的,而且上来就是想要置人于死地,要是普通的人也就算了,即便真出了人命他也能想办法把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给捞出来,可这次得罪的这个人,可是林昆

    啊。    蔡航斌久居燕京,自然不知道林昆到底是什么来头,当听蔡学文身边的保镖将大致的意思说了一遍,他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那保镖也是时候才找人打听清楚了林昆的身份,只大致的说是辽疆省和吉森

    省地下世界的巨头大佬。

    巨头大佬……

    这是什么概念,蔡航斌活了这么多年,大米干饭吃了一大堆,自然明白这其中的厉害,他怒极喝吼的问电话对面的保镖,“学文怎么会得罪这种人,你确定你打听的没错?”

    保镖道:“千真万确,少爷他这次来吉森省,说是出来玩,其实就是来对付这个林昆的,少爷之前也只是大致知道这个林昆不好惹,但也没有具体调查。”

    蔡航斌还算冷静,深呼了一口气,道:“学文现在怎么样,有生命危险么?”

    保镖道:“少爷现在一切都好,就是……”

    “别吞吞吐吐,有话快说。”蔡航斌怒道。

    电话的另一边,保镖打了个哆嗦,道:“医生说少爷没生命危险,只是这后半生,腿脚可能要有点不利索。”

    “有点不利索是什么意思?你别给我胡说,我儿子怎么会变成残疾人!”蔡航斌的情绪一下子控制不住。

    蔡学文虽然无良纨绔,可蔡航斌仗着是家里老大的身份,一直想要蔡航斌能够继承蔡家将来的产业,坐在家族企业的位置上。

    这儿子虽说现在混了点,可谁没年轻过,年轻的时候家庭条件好,不张扬一点又怎么叫青春。

    电话对面的保镖不敢吱声了,他也能体会到蔡航斌此时的心情,换做任何一个人,自己的儿子重伤以后会留下后遗症,心里都不会好受。

    睡在蔡航斌身边的女人,也就是蔡学文的母亲,这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冲蔡航斌问:“老公,怎么了?大半夜谁打电话来,烦死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大家族的贵妇人,也是一个极其聪明的女人,嫁入了豪门之后,给家里生下了一个长孙,从此在蔡家的地位就算是稳了,而且她从来不过问丈夫在外面有几个女人,也从不约束他晚上必

    须回家。    正因为她如此聪明,所以结婚这么多年,蔡航斌一直都觉得心中对她有愧,外面虽然包养了小老婆,而且还不止一个,但每个星期都会有两三天是在家里度过,哪怕两人结婚二十多年,婚姻里早就没了

    激情,也几乎没有夫妻生活,但只要两个人睡在一起,这段婚姻就还有意义。    蔡航斌从来没像现在这么脾气暴躁过,他是个冷静的人,可听到儿子残废的消息后,所有的冷静全都喂了狗了,听到妻子呢喃的问话,他的心情更是烦躁起来,直接一脚就踹在了老婆的身上,骂道:“

    看你养的好儿子!”

    蔡夫人被这么一脚踹的发懵,一下子就滚到了地上,摔的一声惨叫,起来之后便掐着腰准备和蔡航斌干架,怒叫道:“蔡航斌,你发什么神经,大晚上的不睡觉,我儿子怎么了!”

    “你儿子快要成残废了!”蔡航斌怒道。

    ……

    蔡家,下半夜三点钟,家主蔡老爷子的正厅里,蔡老爷子坐在正首的位置,蔡家的三儿两女以及各自的妻子、老公也全都到场。

    蔡老爷子今年已经快八十岁了,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精神萎靡,这大晚上的正是休息的时候,对年轻人来说好一点,可对老人来说就有些难熬了。    蔡航斌将蔡学文在吉森省被打残的事情说了一遍,蔡家的人闻言之后,纷纷表示愤怒,其中有蔡学文的两个大爷,两个姑姑,不过这些人脸上的表情虽说是愤慨,可实际上心中却各怀鬼胎,甚至暗暗的

    窃喜。

    大家族就是这样,存在利益的纷争,有时候亲情在权势和财富的面前变的越来越淡。

    蔡老爷子一脸心痛的模样,自己的孙子虽然纨绔不懂事,还经常惹事,可毕竟是他的长孙,他从小看着长大的,而且他对自己这个长孙的评价,要比其他两家的孙子要高。

    蔡学文虽然纨绔,但却擅长交际,人脉在这个社会上有的时候比专业知识更重要,尤其最近蔡学文认识了一线纨绔的公子哥,这对于蔡家来说,搞不好就是一个腾飞的机会。    可现在问题来了,蔡学文这次去吉森省,是受到那背后的纨绔指使,现在出了事情,他们蔡家在燕京皇城里还有些份量,有不少这么多年来积累下来的人脉资源,可在华夏的东北,那真就是人生地不熟

    没人帮忙。

    就凭他们蔡家世代为商,怎么可能斗得过一方枭雄?    蔡老爷子轻轻咳嗽了一声,抬起手示意自己的儿女们安静下来,声音里带着疲惫问:“你们都别吵了,都说说有什么意见,学文被人重伤,这件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但我们要想一个万全之策,不能贸

    然。”

    老二蔡航宇说话了,“爸,我认为咱们可以花钱雇人去教训那个小子。”

    老爷子摇摇头,“太远了,花钱雇的人也不一定能搞定啊,这种一方枭雄,如果不彻底的将他压的低头,肯定会反咬一口,我们必须要提防。”

    老三蔡航军道:“爸,要我看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人脉关系,给东三省的警厅施压,用法律的途径办那小子!”

    蔡老爷子苦笑摇头,“老三啊,你的想法是好的,可你高估我们蔡家了。”    一直没说话的蔡航斌,一听老爷子这么说,马上恍然道:“爸……”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