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二千四百八十章: 来道荤菜

第二千四百八十章: 来道荤菜

    “等等!”

    陈少秋赶紧叫住林昆三人,他已经没有办法了,答应了暗中那个海爷的事儿,如果不能兑现,等到一周的时间一到,他只有逃出黑河省。

    地下世界风际云涌,黑河省雄踞华夏的最北端,这偌大的一片黑土地上,隐藏了不少不为人知的力量,没有谁能够确切的说的出。

    海爷是一个人物,他陈少秋就是一个小喽啰,甚至一个小蚂蚱,他还想在这黑河省能够混下去,可不想被海爷一根手指头就给捏死了。

    “陈兄弟,龙兄弟,老八兄弟,咱们都是自己人,你们就当帮哥哥这个忙,哥哥一定不会亏待你们,咱们说好的一人五十万,我愿意再……”

    陈少秋咬着牙道:“我愿意每人再加五十万!”

    陈少秋这也是下了血本了,这次买卖的利润是一定的,他每多加一分钱,都相当于从他的身上割肉,一下子加了一倍的价钱,这可是真真的下了血本,他最终剩下的钱都不一定有三个人拿到的多,那可是真金白银的三百万啊!

    林昆本来也不是真的要拒绝,回过头向八指和龙大相看了一眼,八指没有开口,龙大相倒是说话了,“昆哥,陈哥给的这个价钱实在是……”

    林昆又看向八指,八指沉着声道:“可以试试。”

    陈少秋见三人里已经有两个人心动了,马上又添油加醋的笑着对林昆说:“陈兄弟,咱们出来混的,讲究的就是一个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买卖可是难得的很,要不是看在我们有缘又对脾气的份儿上,我早就找别人来做了。”

    林昆故作犹豫,旋即仿佛重重的下定了决心,道:“好吧,陈哥,这个买卖我答应下来了。”

    陈少秋马上将三人重新请回房间里,房间的门关上,他又去把窗帘给拉上,然后开始对林昆三人安排工作,把这次取货的流程说了一遍。

    “陈兄弟,你们要是有什么疑问,现在可以马上问我,由于事情比较急,咱们必须立马出发,和卖家方面联络的时间已定,你们现在出发到北边的镇上,应该是最快要明天晚上到达,然后和对方联络确定接头的地点,我还要再叮嘱你们一番,这些个俄国的长毛狡猾的很,一定要仔细的检查货物,至于检查货物的方法,我稍后会发一份资料给你们的,你们大致看一眼就行,我这儿有专业的仪器……”

    说着,陈少秋从包里拿出了三个迷你手电筒一样的东西,分给林昆三人,不等三人发问,他便开始解释,道:“这个是专门用来测试货质量的手电筒,我们都称它为火眼金睛,只要对着货照上一番,颜色纯净的就是好货,如果其中参杂着杂质,那就不是好货。”

    四个人坐在一起又聊了一会儿,大致的流程林昆和八指、龙大相三个人也明白了,这仨人以前是干啥的?一个专业的兵王,两个专业的佣兵,对于这种普通人来说危险系数极高的任务,对于他们三个来说就和小孩过家家一样。

    陈少秋打了个电话,楼下很快就开来了一辆皮卡车。

    陈少秋没有下楼,任务现在就算是开始了,他们必须要保持隐秘,和林昆三人在楼下接头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年轻,满头的黄毛,皮肤暗淡无光,两个眼珠子黑眼圈,身材枯瘦。

    林昆从他的手里接过钥匙,这个小年轻似乎还不太情愿,龙大相马上瞪了这小子一眼,把这小子吓的往后退了一步,撞在了车上。

    林昆其实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小子是个瘾君子。

    很多沾染毒品生意的人,到最后都毁在了毒品上。

    林昆三人上车,发动了车子刚准备离开,这个黄毛的小青年敲了敲车窗,林昆让八指摇下车窗,这黄毛小青年嘴角挂着一抹邪魅阴冷的笑,道:“希望你们不要死在阿沙木……”

    龙大相瞪着眼睛说:“,信不信老子揍你。”

    这黄毛小青年倒是不害怕了,冷笑着说:“每年去阿沙木淘金的人都很多,活着的没几个,我只是给你们忠告,再见我的朋友们,等你们都死了,以后这个买卖就是我的了。”

    龙大相推开车门就要下车,他是最讨厌这种乌鸦嘴了。

    “大相,别和他见识。”林昆开口拦道,又让八指将车窗摇上,三人开着车子就向阿沙木驶去。

    阿沙木,是北边的小镇的名字,这个镇子有很多名字,阿沙木、阿古木、死神之地等等。

    为了确保任务的万无一失,林昆给陆婷打了个电话,让她将阿沙木的详细资料发到他的手机上。

    打电话的时候,就听对面的章小雅在吵,问他到底在哪儿,昨天晚上是不是在外面鬼混,她也要一起出来鬼混。

    陆婷很快将阿沙木的一些基本的信息发了过来,这个小镇是在黑河省北部的山里,地处两国的交界处,往往只是隔着一条街,警察就管不到对面的事儿,只能有对方国家的警察处理。

    镇子上的居民有华夏人,也有俄国人,当然也存在着不少的混血,这个镇子被称作是黑河省北部最黑暗的小镇之一,其中犯罪指数极高。

    三人开着个皮卡,出了哈市之后,便上了通往北方的一条国道,这一路上三人轮着开车,中午就在外面吃了一口,到了晚上的时候才找了一个落脚的地儿,在一个国道边上的小旅店里。

    林昆三人走进旅店的时候,已经是快半夜十二点了,三个人算了算时间,明天晚上之前能到阿沙木,所以打算今天晚上先找地休息。

    店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秃顶男人,这会儿正在吧台后的休息的房间里,拉着个窗帘在那和一个三十多岁的白皙少妇鬼混,木板床咯吱咯吱的响,伴随着哼哼唧唧的荡漾声音。

    林昆在吧台上敲了敲,这店老板从后面出来了,提了提腰上的大裤衩,光着个膀子满脸的汗水,看来这刚才是没少发泄荷尔蒙啊。

    要了三间房,临要上楼休息的时候,这店老板突然叫住了三人,脸上嬉皮的一笑,道:“三位一看就是远道而来,要不要来道荤菜解解乏?

    ……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