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二千五百七十九章:道歉

第二千五百七十九章:道歉

    “大姐,其实我已经结婚了,孩子也已经六岁了。”

    林昆笑着说,话音刚落,就见艾丽莎的母亲一脸尴尬,道:“哦,原来这样啊,那……那你结婚挺早的,挺好,挺好……”

    艾丽莎翻了母亲一个白眼,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让你乱说,现在丢人了吧。”

    艾丽莎的母亲不服气的回了她一眼,小声的说:“你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呀,等你当了妈你就知道了,哪天不为你们操心。”

    一路上路过了不少的村庄,过了两个多小时,就又来到了一个镇上,母女三人都吃过饭了,林昆也不好意思一个人下车吃饭,让他们三人在车上等他,可艾丽莎的弟弟突然说饿了,刚才的那家餐馆的菜实在是太难吃了,根本就没怎么吃。

    艾丽莎的母亲马上批评儿子说:“饿也忍着,等傍晚了再吃饭,大哥哥还要赶路呢。”

    其实,艾丽莎的母亲和艾丽莎都没吃饱,那家餐馆的味道太差了,就店老板儿子那副模样,炒个菜还要戴个大耳机,能做出什么好吃的来,几乎都没法下咽。

    只不过,母女俩都以为林昆着急赶路,又是搭的便车,实在不好意思提出来下车吃饭,再者他们的钱包在镇上丢了,现在可以说是身无分文了,这是遇到了林昆,要是不遇到林昆,都不知道要怎么到拉瓦迪卡。

    林昆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笑着说:“刚好我中午也没吃饭,咱们就一起先在这吃点吧。”

    这个镇子上的民风,明显要比刚才的那个镇子上的要淳朴的太多,这里一片其乐融融的景象,老人和蔼,孩子们有礼貌,年轻人们更是生机勃勃热情好客。

    林昆家车子停在了一家餐馆的门口,由于卡在午饭和晚饭之间,这个时间餐馆里几乎都没什么生意,店老板和他的两个伙计正在那儿打着扑克,看见有客人进来,马上就把扑克撇下了开始来招待客人。

    瞅瞅,人家这才是正儿八经干买卖的样子。

    这餐馆里的菜价格也非常的公道,四个人点了四个菜一个汤,店老板马上连连摆手说:“太多了,你们肯定吃不完的。”

    林昆几个人开始还不相信,等炒好的菜端出来才发现,这店老板是真没说谎,他们家的菜量很大,而且味道也十分的可口。

    这一顿,几个人是都吃饱了,艾丽莎的弟弟早就饿的难受,这会儿吃的狼吞虎咽,母亲劝了他好几次,小家伙都控制不住。

    艾丽莎和母亲吃的很矜持,她们慢嚼细咽的,一副大家闺秀的模样,林昆也尽量克制,一面自己吃的狼吞虎咽怪丢人的。

    吃完了饭结账,一顿饭折合成华夏币才二百多一点,可谓是良心价到家了,临走的时候,店老板还主动送了他们几瓶矿泉水,并拍着林昆的肩膀说:“小伙子,你们一路辛苦,拿上几瓶水解解渴。”

    林昆要给钱,可这爽朗的店老板却怎么也不肯收,还说华夏和俄国的关系要好,送两瓶水不算什么,有机会再来他这吃饭。

    这店老板,绝对是林昆此行遇到的最有良心的老板了。

    车子继续前行,有了艾丽莎他们在车上,林昆也省去了导航的麻烦,大约晚上八点钟的时候,车子开进了一座位于拉瓦迪卡南部的小县城。

    县城里没有什么上档次的酒店,都是普通的旅店,林昆就找了一家看起来环境不错的住了进去。

    开房间的时候,只剩下两间房了,艾丽莎和母亲、弟弟一起住,林昆自己一个房间。

    林昆洗了个澡就准备睡觉了,半夜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敲响,他光着脚丫子来到了门口,问道:“谁啊?”

    门口传来了艾丽莎的声音,她的声音很小,“我。”

    林昆打开了房间的门,就见艾丽莎披着一件睡衣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尴尬羞赧,或者说更多的是自责和心慌,低着头说:“我,我能进去么,我有话想对你说。”

    林昆打开了灯,把艾丽莎让了进来,艾丽莎坐在沙发上,林昆给她倒了一杯水。

    “谢谢……”

    艾丽莎抱着杯子,还是不肯抬头,林昆笑着说:“你不用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也知道你是被逼无奈,想要保护母亲和弟弟,事情已经过去了,你也不用自责了。”

    艾丽莎惊讶的抬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林昆,“你,你真的原谅我了?”

    林昆笑着说:“这难道还有假的么?”

    艾丽莎脸上的表情终于如释重负了,她又问道:“你能告诉我,我二叔后来怎么样了么?”

    林昆没有和艾丽莎说的太多,只告诉她范塔干已经死了,艾丽莎得知后,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紧接着便笑了起来,越笑越不对劲儿,最终竟了哭了起来。

    “他终于死了,这个混蛋,如果不是他,我爷爷还活着,我爸爸也会还活着,都是他害的我们家破人亡,他是个魔鬼!”

    艾丽莎擦着眼泪,目光里充满了感激,道:“林昆哥,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杀了他。”

    林昆道:“事情和你想的不太一样,你二叔虽然死了,可幕后黑手还没有死。”

    艾丽莎疑惑的说:“什么意思呀?”

    林昆道:“你爷爷根本就不是真正的毒枭,他只是别人操纵的傀儡,你应该知道你爷爷身边有一个叫唐柩的男人吧?”

    艾丽莎点点头,道:“知道,我爷爷身边的几个人,就属他最不好相处,我小时候挨过他的打,弟弟也被他打过,我们去找爷爷帮我们主持公道,可爷爷……”

    “你爷爷是不是什么都没做?”林昆道。

    艾丽莎道:“岂止是什么都没做,他还拉着我和弟弟向姓唐的那个男人道歉……”

    说着,艾丽莎突然反应过来,道:“林昆哥,该不会是这个姓唐的男人有问题吧?”

    林昆道:“他才是幕后的主使,不管你爷爷还是二叔,都是他明面上的傀儡罢了。”

    “那他……”

    “他受伤逃了,不过我想他不会放过我,只要他的伤势好转了,就一定会来找我报仇的。”

    “那怎么办,我记得他好像很厉害,别我爷爷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厉害,鬼叔也不是他的对手……”

    艾丽莎一脸担心的说着,话还没说完,这时房间的门又被敲响了,声音很急,就听门外常来艾丽莎母亲的声音,“不好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