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兵奶爸 > 第三千四百一十七章:内乱计划

第三千四百一十七章:内乱计划

    眼看着有人抢自己的饭碗,大巫师自然不能让,他身为大巫师自然要注意言行举止,并且作为整个北岛家族中唯一能与神明沟通的人,说话必须要以天神的名义。

    “我以天神名义命令你们这些闲杂人,马上给我滚出去!”

    大巫师腰杆挺直,脸上怒容狰狞,他的肚子有些肥,里三层外三层的游泳圈,显然平日里好酒好肉没少吃。

    他的三个弟子这时也跟着一起喊道:“马上滚出去!”同时挥起了手里的骨棒,做出了一副要打人的架势。

    另外,家族中的一些信奉了大巫师一辈子的老者,这时也都站出来替大巫师说话,将矛头对准了苏药师和北岛顽石几人,他们明白苏药师对于家族的重要性,据说这个苏药师能研究出来最新型的毒品,所以并不敢对苏药师太过放肆,只是对着北岛顽石大吼,“北岛顽石,你太过分了,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北岛顽石脖子一梗,瞪着一双眼睛面对众人,他的声音坚硬如铁,“北岛野狮是我的爷爷,我爷爷的生死我来负责,我不护看着你们把他的命交给那个所谓能与天神沟通的大巫师,他如果真有那个本事,过去他救过的那些人就不会有一大部分都死去了!”

    大巫师被气的脸上的肥肉乱哆嗦,身上插着的那一串鸟羽毛也跟着颤抖,他伸出粗壮的手指指着北岛顽石:“你放肆,你竟让敢怀疑天神,你会遭到天谴的!”

    北岛顽石冷哼一声,“大巫师,如果你的心里真的有天神,天神会允许你假借他的名义睡了那么多良家妇女?会允许你偷偷养了两个寡妇供你日夜享乐?”

    “污蔑,赤果果的污蔑,我……”大巫师张牙舞爪似乎要和北岛顽石拼命。

    唰!

    北岛顽石的刀拔了出来,就架在大巫师的面前,“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能和天神沟通,现在是救治我爷爷的时刻,你如果耽误了救治,我第一个要了你的命。”

    所有人瞬间骇然起来,将刀子对准大

    巫师,这可是几百年来北岛家族第一次发生的事,北岛家族的子民们从几百年前就信奉大巫师,信奉天神的力量,他们见到大巫师多是行大礼,如同亲眼所见天神一般。

    可现在……

    竟然有人将刀子对准了大巫师,并且透过北岛顽石那带着杀气的目光,不难看出如果大巫师继续阻碍,他手中的刀子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插进大巫师的肚子里。

    所有人惊骇之余,目光落在了大首领的脸上,大首领依旧是一副平淡的模样,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无力,带着一丝丝的沙哑,他冲众人摆了一下手,“都不要大惊小怪,反正都是为了要救人,既然顽石有他自己的想法,那我们大家就拭目以待吧。”

    大首领发话了,众人自然不好再多说,大巫师似乎心有不甘,可当他的目光碰触到大首领那冰冷的眼神,他感觉到一股子凉入脊髓的寒意瞬间漫过了头顶。

    ……

    比起所谓的家族医疗圣地里的紧张氛围,镇子上最靠近山脚处的酒馆里,氛围可就祥和太多了,这是镇子上最小的一家酒馆,厅内只有三张桌子,每张桌子只有三把椅子,就算是坐满了人也不过刚刚九人。

    酒馆很破,窗户漏风,木门漏光,屋顶上漏雨,几只肥大的蜘蛛,在屋顶下漆黑的房梁上拉起了网,可惜这破旧的酒馆太寒酸,连那些小昆虫都不愿意飞进来,所以本来的三只大肥蜘蛛饿死了两个,剩下的一个也瘦得脱了相,好似轻轻的一阵风就能把它吹下来。

    酒馆的掌柜是一个老头儿,可能五十岁,也可能是八十岁,他的双眼浑浊,看上去几乎都是发了黄的眼白,这如果在山外面的大城市里很容易治愈,老年人的白内障,不过他的这个白内障属于到了晚期。

    这老头儿不光眼睛看不到,而且耳朵还不好用,要命的是这酒馆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本来有一个老伴,但前些年去世了,还有一个女儿,出了这大山之后就再也没回来,孤独伶仃用在这老掌柜的身上再贴切不过。

    “喝点啥?”老掌柜朦胧地见有人推门进来,便笑着问。

    “随便打点酒来。”北岛佳勇道。

    “吃点啥?”老掌柜又问。

    “随便打点小菜来。”北岛佳勇道。

    “喝点啥?”老掌柜又问。

    北岛佳勇的回答和之前一样,可这老掌柜马上又问:“吃点啥?”

    如此反复了三五次之后,北岛佳勇再也忍受不住,站起来大声道:“您歇着吧,吃什么喝什么我自己来。”

    “好嘞!”

    老掌柜马上笑着道,北岛佳勇的眉毛立马一跳,打量着这老头儿,“老头儿,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吃点啥?”老掌柜一脸认真地道。

    北岛佳勇翻了个白眼,自己进了后厨打酒、打小菜,端出来和林昆坐在了一起,拿了两个脏兮兮的空碗,随便用衣服擦了擦之后倒上了酒,“来,先喝……”

    他的话不等说完,林昆手里的黑鬼畜突然抵在了他的喉咙上,北岛佳勇脸上的表情一怔,瞳孔微微颤抖了两下,看着林昆说:“朋友,你这是在干什么?”

    林昆语气平静地道:“说吧,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居心,我一个最不受待见的人,能有什么居心,你……”

    北岛佳勇的话不等说完,林昆手中的黑鬼畜稍稍向前,便把他的喉咙刺破了一点,腥红的血水马上溢了出来。

    “机会只有一次。”林昆道。

    “别,别冲动,我说……”

    北岛佳勇暗暗吞了口唾沫,他的喉结上下蠕动,触碰到了刺尖,马上疼的他嘶了一声,“我是想要报复北岛家族,我想看着那群禽兽都死掉,这你是知道的。”

    “为什么引来了巡逻的守卫,不让我杀北岛野狮?”林昆问道。

    北岛佳勇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我觉得留他活下来的意义更大,这是我的一个计划,一个能够让北岛家族内乱的计划……”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