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神医狂妃:邪王的心尖宠妻 > 第1389章 挖心,不和你玩了44

第1389章 挖心,不和你玩了44

    “素衣姑娘,我需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师卿卿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素衣从惊诧中回过神,“王妃,这两件事有关联吗?”

    “自然有。”师卿卿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王爷现在除了你之外,依旧没有碰其他任何女人的倾向,包括我在内。你先不用解释,我没有怪罪你或者暗示你的意思。”

    “素衣姑娘,王爷是我最看不透拿不准的一个男人。他娶我不过是出于政治目的,他的眼底根本没有我。我很清醒,我也不奢求能得到他的爱意,只希望能有个孩子傍身。”

    不等素衣开口,师卿卿又道,“你和世子的感情我也知道,这个你可以放心。王爷的态度很坚定,他自己不会登上那个位置,他只会把世子名正言顺推上那个位置。那么,世子才是正统。”

    “我们南疆和其他许多国家不一样,是最讲究名正言顺的。这点想必你在南疆这么长时间,应该也有所了解。加之又有凤鸾女帝这层关系,我的孩子将来威胁不到世子的地位。我的孩子若是有了异心,那便是南疆人人唾弃。”

    她静静看着素衣,“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单纯纯粹的要一个孩子。”

    素衣微微皱眉,“王妃,我不聪明,你直说。”

    师卿卿笑了下,“若是让王爷自愿给我一个孩子,目前是不可能的。所以,我需要你帮我……李代桃僵。“

    “我会在外人面前做出我们姐妹和睦的样子,把我自己惯常用的衣物和香薰等等,只要我有的,都赐给你一份。”

    “我会成为最贤惠大度的那种王妃,会主动说服王爷遵循内心,去你那边。“

    “我们姐妹情深,我们穿相似的衣服,日常熏一样的香薰。久而久之,我们身上的香味逐渐都会变得一样。然后等时机成熟,王爷再去你房里的时候,在黑暗中,把你换成我。”

    素衣彻底明白了。

    师小姐这是要让她和殷玄墨睡觉,时候到了,找个时间把和殷玄墨睡觉的她换成师小姐自己。

    那个时候,又是黑暗中,假如殷玄墨又喝了酒或者其他情况意识不是那么清醒。而她身上甚至香味都和师小姐一样,殷玄墨未必分得出换了人。

    “素衣姑娘,如果我不帮你,你觉得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南疆呢?凭你自己,你是无法离开南疆的。”

    “当然,你有一位了不得的主子。可你那位小姐这么久没让人来接你,说明她不知道你现在内心的真实想法。你至少也得托人给她带个信,她知道了你真正的想法才可能来接你。”

    “但你连能带信的人都没有,对吗?虽然凤鸾女帝陛下和你算是有些渊源,但她若真的愿意出手帮你,你何至于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呢。不是吗?“

    不愧是南疆京都最负盛名的才女,一眼就能看透问题所在。

    但素衣也不蠢。

    她不怀疑师卿卿能想到帮自己的法子,但,“王妃,殷王爷哪怕是为了给师太傅一个交代,早晚有一天也会碰你,给你一个孩子的。你为什么要用这种简直可以说是得不偿失的方式?”

    师卿卿轻轻一笑,“素衣姑娘,我祖父今年七十六岁了。”

    七十六岁的老人,便是身体在康健,又有几年可活?

    “我必须趁他还健在的时候有个孩子,而你……素衣姑娘,你比我更急更等不起不是吗?”

    她的确想尽早离开南疆。

    师卿卿完全把她看得透透的。

    素衣不敢轻看眼前人,或者说她骨子里从没轻看过眼前的人。

    即便之前好几次这位师小姐做出了不符合她给人感觉的事,素衣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她并没有完全相信。

    潜意识都觉得师小姐那样做一定有别的目的,不过是欺骗大众的眼睛罢了。

    师卿卿又轻描淡写的道,“至于和王爷同床共枕这事……素衣姑娘,王爷那样的男人,我以为只要和他在一起过,应该还挺让人难忘的不是吗?”

    “以我对素衣姑娘的观察和了解,想来素衣姑娘不是个会在这种事上纠结的人。你说是不是,素衣姑娘?”

    师卿卿的话语气暗示意味太浓了,太暧昧了。

    就算不想,素衣脑子里也自动闪过一些画面。

    瞬间身上温度升高,生理性面红耳赤得厉害。

    师卿卿了然的一笑,“素衣姑娘,王爷很有魅力。”315中文网

    素衣深吸了口气,“王妃,我不喜欢殷王爷了!所以……”

    师卿卿抬了抬手制止她,“正因为你不喜欢他了,我才放心和你做这笔交易。素衣姑娘,你也是经了人事的。我听闻,经过人事的女子多少会特别惦记男人一些。”

    “就算思想上想要不惦记,身体的反应也骗不了自己。素衣姑娘,白睡一个王爷,这不亏呀。”

    素衣这才是不敢认眼前的师卿卿了,实在是太大胆了!

    和自家小姐也不遑多让!

    “王妃,你……你……”

    “我如何?女人一辈子就只能三从四德吗?就只能克制压抑自己的所有欲望而沦为男人的附庸吗?女人为什么就不能为自己打算?活在无法反抗的男权父权制度里,就要把自己活成一具任由男人搓圆捏扁的行尸走肉吗?“

    “我不知道素衣姑娘你是怎么想的,但让我师卿卿一辈子就那样不知死活,只作为工具一般的活着,我不愿意!”

    这样的师卿卿,素衣第一次见到。

    她隐隐有些熟悉的感觉,是了,这样的师卿卿真有几分像小姐。

    素衣本来在犹豫的,这一刻,心里动摇了。

    半晌,“我会慎重考虑。”

    师卿卿也没逼她,“我会按照我的步奏先铺垫去做。你想不想答应,什么时候答应,那是你的事。我不干预。”

    “好了,谈了这么久,我也不留你了。”

    素衣回到自己所住的院子时,深深吸了口气。

    她果然是个笨蛋,这王府哪个都比她聪明不知道多少倍。

    她和师卿卿合作或许是与虎谋皮,但仔细一想,师卿卿最多就是利用她后却不帮她而已。

    她需要做的也只是和殷玄墨走近一些,甚至是睡觉。

    她不喜欢殷玄墨,没有要和他天长地久在一起过日子的打算了。但是抛开这些,只是和殷玄墨亲密一些之类……

    还是那句话,她确实不排斥。

    就在素衣内心挣扎的这一下午,师卿卿那边果然如她所说开始行动了。

    她大张旗鼓让人给素衣送了穿戴香料吃食等等来。

    王府的下人们看在眼里,心底开始各种揣测开。

    殷玄墨和殷离回来的时候,等在府门口的阿梅第一时间上前恭敬行礼。

    “王爷,王妃想请您过去一趟,有事相商。”

    师卿卿是殷玄墨明媒正娶的王妃,又是师太傅的孙女。她派人等着来请,殷玄墨不可能不给这个面子。

    黑下来的夜色中,殷玄墨黑眸晦暗不明。

    “你先回去,本王先处理一点事,稍后再过去看她。”

    “是,奴婢告退。”阿梅行了个礼后恭敬先退下离开。

    这边殷玄墨对殷离道,“早点休息。”

    殷离看了他一眼,也乖巧恭敬的先告退了,但却没有回自己院子。

    难得今天没有那么多事了,殷离拐道就去了素衣那边。

    而殷玄墨回到了书房。

    很快一道黑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面前。

    殷玄墨开口道,“今日府中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