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 > 番外八 洗三礼
    太宁帝会出现在汪府的洗三礼上,朝官真是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毕竟,太宁帝对汪府有多恩宠多看重,每个官员心中都十分清楚。

    如今汪府所得的恩宠,比当年汪印最得永昭帝信任的时候还要多,汪府这样的大事喜事,太宁帝当然会出现。

    帝王出现在一个洗三礼上,这本身就代表着莫大的荣幸,更别说,帝王必定会给汪府充足的赏赐。

    凡此种种,官员们都料到了,但是他们没有料到的是:皇上的奖赏竟然这么重!

    因此,当太宁帝说出赏赐之后,热闹喜庆的汪府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

    皇上……皇上竟然封这个孩子为靖平郡王!

    郡王者,要么是皇室宗亲,要么是立有大功绩,但这个出生才三天的小孩子就被册封为郡王了!

    并且,还赐号“靖平”,这两个字的意义太重了,这……这……

    便是连汪印,眉头都挑了挑,只不过他定定看着太宁帝,并没有开口推辞。

    他了解太宁帝,知道其很想用各种方式来表达对汪府的喜欢和感激,洗三礼这么好的机会自然也不会放过。

    他想着那一车车小孩子的礼物,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郡王……这个着实有些重了。

    如果他早知道太宁帝会有这样的赏赐,自然要阻止的,但是现在其已经说出口了,一时倒不好直接拒绝。

    更为重要的是,他相信太宁帝会有这样的赏赐,必定是出于内心真意,他不忍拂了这样的心意。

    靖平郡王么……倒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太宁帝没有回避汪印的视线,继续道:“靖平郡王以江南道松江府为食邑,五千户。鉴于靖平郡王年纪尚幼,此食邑暂归户部,用作雁西卫恤孤救济之用,待靖平郡王序齿之后归之。”

    听到这些话,在场官员暗暗松了一口气:如此还行,靖平郡王就只是个封号而已。

    待到靖平郡王序齿之龄,那得十年之后,届时是什么样的情况还难料。

    更为重要的是,十年之后,汪印老去,皇上长大,那么……

    但裴鼎臣秦昉等中枢重臣,内心则是长叹,看向太宁帝和汪印的眼神都无比复杂。

    靖平郡王这个封赏的确是天大的恩赐,但真正的恩赐,乃是在食邑,乃是在食邑之用。

    江南道松江府是国朝最繁华最富庶的地方,那里的五千户相当于其他地方的上万户了,更为重要的是,这个食邑是归于户部,是用在雁西卫恤孤救济。

    换句话来说,接下来十年的时间,雁西卫都受到靖平郡王的食邑供养。

    既然受了供养,那么雁西卫的士兵将领对靖平郡王自然有着不一般的感情。

    雁西卫本来就有极为深刻的汪印烙印,如今又加了靖平郡王的影响……

    很明显,皇上将雁西卫交给了汪府,而且至少是延续两代的时间!

    这个,才是皇上对汪府真正的赏赐!

    这个,才是汪府所得到的真正尊荣!

    这些人都是朝中老臣,稍微一想,便知道了太宁帝的用意,怎么能不心头复杂?

    只是,皇上年纪这么小,就作出了这样的决定,是出于其本心,还是受了某些人的影响……乃至蛊惑?

    作为中枢官员,他们不得不这样想。

    雁西卫在军中在国朝的位置实在是太重要了,皇上如今对汪府信任看重,如今汪府忠心耿耿,自然是无需担心。

    但十年之后呢?二十年之后呢?乃至更久呢?

    作为军中一卫,倘若深深打上某个家族的烙印,此乃国朝的隐患,也是其家的隐患。

    皇上作出这样的赏赐,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与朝官们忧思复杂所不同的是,汪印笑了笑,随即回道:“臣谢主隆恩!”

    这么短短的一句话,态度却非常明显,那就是汪府接下了这个赏赐——不管赏赐背后是什么。

    听到汪印这回话,太宁帝眸光骤然一亮,心里高兴得似乎要开出花儿来。

    这是他想给表弟的尊荣,也是他想给表弟的保护,也是给汪府的保护。

    有了雁西卫这么多兵马的保护,就算姨父姨母老了,汪府都会无恙。

    至于其他的……时间会有答案。

    太宁帝的目光掠过在场众人,内心越发坚定。

    他之中,有人复杂有人钦羡或也有人内心暗暗不满,但不管这些人是什么样的想法,都不会影响他的决定。

    将来他们都会明白,汪府,姨父姨母的汪府,还有表弟的汪府,值得这样的赏赐!

    在下了这个赏赐旨意之后,太宁帝便道:“朕的洗三礼已经给了,诸位爱卿的洗三礼呢?”

    “……”纵是汪印再淡定,此刻都有些无语了。

    皇上……这是明晃晃替他孩子要洗三礼,这真的好吗?

    插播一下,福利章节将会在微博发布,接下来敬请大家移步微博。

    但是看了看太宁帝身高尚不到他胸口,眼神中的期待也那么明显,他便什么都不说了。

    他现在已经很明确了,这个洗三礼其实应该由皇上主理才对,他旁观似乎就可以了。

    听到皇上都这么说了,在场众人自然都心领神会,纷纷拿出了各自准备的洗三礼,场面再度热度起来了。

    太宁帝封赐汪府小孩儿为靖平郡王的消息,不多时便传遍了朝堂,对此自然朝官反应不一。

    不过朝中重臣许多都去了汪府洗三礼,他们在场不说,此后当然也不会说什么。

    在太傅府曲家,已经举家搬回京兆的曲韶这样问道:“父亲,此乃好事还是坏事呢?孩儿略有些担心。”

    曲公度知道此事之后,只捻了捻须,什么都没有说。

    他比任何人都要早知道太宁帝这个决定,比汪印还早,因为太宁帝在下决定之前,曾经与他说过。

    “太傅,朕要封表弟为郡王,想将雁西卫交给表弟。”彼时,太宁帝是这样说的。

    帝王的脸容自然是稚嫩的,但是已可以端起威严,语气也不是商量,只是告知而已。

    曲公度想说些什么,就见到端坐着的帝王摆了摆手,道:“太傅,您想说的,朕都知道。但是……”

    小小的孩儿声音忽然低了下来,过了许久许久,才道:“朕不会是另外一个父皇,朕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