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 > 番外九 圆满 (全文完)
    太宁十五年,京兆东市天恩马场。

    又是一年一度皇家狩猎的日子到了,马场中骏马奔腾旌旗猎猎,甫踏入其中,便瞬间生出许多豪情壮志。

    天恩马场不是京兆面积最大的马场,它比皇家所开辟的京南围场还要小一半,按理说,这不会成为皇家狩猎的地点。

    但是自从太宁帝登基以来,只要是太宁帝想要练马狩猎,所选择的地方都是天恩马场。

    久而久之,这里便成为了皇家狩猎的场所。

    太宁帝登基的时候,尚不足序齿之龄,京南围场那样高山密林的地方,其实并不适合其狩猎,因此天恩马场的重新起用,朝官自然没有异议。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如今天下太平,干戈已罢,这“戎”之一事体现在帝王身上,自然就是皇家狩猎了。

    作为皇家狩猎举办地点的天恩马场,自然备受瞩目。

    在太宁帝之前,天恩马场是京兆权贵子女练马的地方,如今成为皇家狩猎的地点,不得不说这也是天恩马场的造化。

    在狩猎之前的三天,缇事厂和左翊卫就已经派人进驻这里,将马场里里外外都搜索了一遍,以确保太宁帝的安全。

    在缇事厂和左翊卫的联手下,天恩马场安全得如铁桶一般,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这飞不进去,自然是指无关人等。

    此刻的天恩马场,就有几骑在慢悠悠地走着,仿佛闲庭散步一般,与马场严肃戒备的氛围并不相符。

    走在最前面那一骑,是个年轻人,看起来年纪十五六岁,恰是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

    他穿着一身墨绿的长袍,腰间悬着一只小木马,此外便别无佩饰。

    仔细一看,他面容温柔,一双凤目却满是笑意,望之如那冬日暖阳,让人不由自主心生亲近。

    这个年轻人骑着马,时不时抚着腰间的小木马,时不时回望着身后那几骑,眼中的笑意没有停过。

    在他身后不远处,是走得更慢的两骑。

    其中一人,穿着红色的鸣蛇服,腰间悬挂着七星刀,面容清冷,狭长的眉眼中同样带着笑意。

    这笑意将他的清冷冲淡了许多,但他身上依旧有一种若有似无的震慑,虽则两鬓都有些白了,仍旧让人感受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

    在他的对面,是一个同样穿着红色衣裳的妇人。

    妇人脸容艳丽,因保养良好,看不出真实的年龄,只看起来像是三十出头的岁数,她正微笑着,温柔地看向身边的人。

    恰这时,先前那个年轻人回头唤着:“爹、娘,孩儿先去观景台那边看看!”

    说罢,年轻人便一甩马鞭,骑着的骏马如箭般飞了出去。

    这一家三口,便是汪印夫妇和他们的独子汪缵了。

    每年皇家狩猎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都会来到天恩马场,趁着狩猎开始之前,来到马场这里信马闲步,这已经成为了汪府的规矩之一。

    从汪缵还不会走路的时候开始,汪印就抱着他来到天恩马场,到如今其成长为一个年轻人,骑术早已经比许多缇骑都要精湛了。

    一眨眼,就已经过了十五年。

    回想起这十五年的时光,便是汪印这样的人都忍不住叹息:太快了,真的太快了!

    每年重回天恩马场,便是他回顾往昔的日子,只有深刻铭记过去,才能更好期待将来。

    这是他和叶绥彼此心照不宣的想法,也是他们一年一度风雨不改的约定。

    便是皇家狩猎没有举行,他们也会回到天恩马场这里,骑着马,闲着话,如此这一年才是圆满了。

    叶绥看着汪缵远去的背影,笑着说道:“皇上前两日说,缵儿去求了他,想要去雁西卫历练呢。”

    “他年纪也差不多了,去军中历练历练也好。雁西卫那里,不用担心。”汪印这样说道。

    他就一个孩子,对其自然是无比爱护的,却不是一味地将其护在羽翼下,也差不多将其赶出去了。

    想了想,他继续道:“我会让郑七跟着他的,放心。”

    郑七如今已经是“七叔”了,从缵儿出生第一天起,郑七便去了其身边,与庆伯一道守护着其安全。

    再者,还有王白、沈直等人的教导,年伯还在世的时候,缵儿也会经常去缇事厂大牢之中,学习了年伯一身本事。

    此外,缵儿由他亲自教导,不管是武功心法还是排兵布阵,他所会的,都已经教过了。

    可以这么说,他的儿子已经将他和缇事厂的东西都学了个透,但是能掌握多少、能发挥多少,这都需要时间和历练。

    不急,他现在才十五岁,还有无限的可能。

    叶绥点了点头,知道汪印会将儿子的事情都安排好,倒不会担心。

    她看向了身边的汪印,恰好撞上了他温柔的目光,这样的目光,她已经看了二十多年,已经看了无数遍,但每一次仍会心弦颤动。

    她目光在汪印脸上留恋,深情缱绻,内心有无数的话语想说,却又觉得不必说。

    遇到他,与他相爱相守,这是她一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不,是两辈子最幸运的事情。

    她是活了两辈子的啊,她的前一世,经历了无数的苦难,虽则最后大仇得报,却有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上天怜惜,让她重活在永昭十八年。

    永昭十八年……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明明那么遥远,却又那么清晰。

    那一日,她悠悠睁开眼的时候,见到了身边的惠姐姐,脑中尚未反应过来,就见到了冲入天恩马场的那几骑。

    那个时候,她愣愣地看着他,完全忘记了他是令人畏惧的汪督主,内心只有一个念头:他还活着,他竟然还活着!

    她重回人世的那一刻,脑中尚且混沌的那一刻,就见到了他。

    此刻回望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从她回到人世的那一刻,她与他的缘分就已经开始了。

    她何其有幸,何其有幸!

    汪印同样微笑地看着叶绥,脑中不由得也出现了最初的场景。

    他已经不记得当初为何要进入天恩马场了,但他还记得当初马场的两个小姑娘。

    其中一个小姑娘低着头,和京兆其他畏惧他的小姑娘没有什么分别。

    另一个小姑娘抬起头看着他,目光没有丝毫躲避,竟敢一直盯着他看!

    当时他就在想,这个小姑娘,可真是有胆色!

    但是他没有想到,他此后的时光,会与这个小姑娘有那么深的缘分,从这一眼开始,这个小姑娘对他来说就是特别的。

    这个小姑娘,是他的阿宁!

    他军中孤卒出身,无亲无故,生来就有遗憾,是阿宁的出现,弥补了他的遗憾,他得以有妻有子,得以拥有人世间最寻常的幸福。

    他这一生,因为有阿宁,已经圆满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