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小村医 > 第16章 逐客令
    郝欣眉怀里抱着的是一只半大的小狗,灰扑扑的皮毛,窝在郝欣眉的怀里,无精打采。

    “这这是你儿子?”

    朱天磊震惊的问道。

    这女的脑子有毛病吧,好端端的拿狗当儿子。

    “是,它叫花荣,跟在我身边已经五年了,平时和我吃住在一起,生龙活虎的,但是一个月以前,突然就生病了,现在已经不吃不喝三天了,再这么下去我怕它就要死了!”

    郝欣眉看着怀里的叫做花荣的小狗,凤眼之中泪水婆娑。

    朱天磊一脑门子的黑线,不知道如果小李广花荣要是知道自己的名字被一条狗给占用了,会是啥心情。

    “朱大夫,求你一定要救救花荣,它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看着冰山美人郝欣眉梨花带泪、楚楚可怜的样子,朱天磊原本还想要戏谑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了。

    “那个你别哭了,我看看它到底得的啥病?”

    朱天磊心里其实也没底,灵医仙术高深莫测,药理医理俱全,但他脑海里真还没找到任何给动物治病的信息。

    算了,治不好也治不坏不是?

    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呢!

    听到朱天磊的话,郝欣眉立刻收住了眼泪,将怀里的花荣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朱天磊的手里。

    朱天磊皱皱眉,他从小就不大喜欢这种带毛的东西,不过好在这个花荣很乖巧,或者说很虚弱,在朱天磊的手里安静的好像一团破布。

    朱天磊犹豫了一下,然后把手放在了花荣的肚子上。

    不肯进食,十之八九是内脏出了问题。

    果然,他的手一触及到花荣的肚皮,就感觉到一股寒气顺着手指扩散而出,这寒气就是病气,依靠灵气寻找病灶,是除了号脉之外,灵医仙术最神奇的诊病之法。

    朱天磊凝神静气,慢慢的沿着花荣的肚子向里侧摩挲,一个坚硬的好像石块一样的东西在花荣的胃部出现。

    “怎么样?能治吗?”

    郝欣眉看着朱天磊,表情十分的小心,似乎生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朱天磊心里有些泛酸,自己在对方的眼里明显还不如一只狗,之前跟自己吹胡子瞪眼、大呼小叫的,现在对这条狗却给足了温香软玉,给足了绵绵爱意。

    “应该能,不过我得先配药,而且”

    “而且什么?”

    “花荣肚子里长了东西,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花荣应该是患了毛球症,所以,它才吃不下东西,这个病治起来比较麻烦!”

    朱天磊看着郝欣眉纤细修长的美腿,忽然间生出了一个色眯眯的主意。

    “需要多少钱,你尽管说!”

    郝欣眉站起来,脸上竟然又恢复了之前的冷若冰霜。

    “你这女人张嘴闭嘴的就是钱钱钱,如果钱能治好它,你也不用屈尊降贵来蛤蟆沟找我了吧?”

    朱天磊的确是有些怒气,这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践踏自己身为男人的自尊,还真以为有钱能使鬼推磨呢!

    郝欣眉没料到朱天磊会突然翻脸,她不过就是随口问了一句,难道看病不需要钱吗?

    “朱大夫,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算了,治病大约需要三天,你可以把花荣放在我这儿,三天后再来接它,如果不放心的话,那就自便!”

    “我我和花荣一起吧!”

    郝欣眉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下定决心跟着花荣一起留下。

    “随你吧!”

    朱天磊扔了一句,然后就进了屋儿。

    身影快速的闪到门口,从门缝里看着郝欣眉艳丽无双的脸,朱天磊的嘴角慢慢的越扯越高,眼睛笑眯成了一道缝儿。

    “哈哈,三天,三天可是能发生很多事儿啊!”

    朱天磊在门口激动的用手比划了个耶的手势。

    “天磊,你咋地了?”

    冷不丁的听到自己老爸的声音,朱天磊尴尬的收回了手。

    “咳咳,没咋地啊,天有点热,我在门后凉快凉快!”

    朱瘸子看了一眼自家儿子,又看了一眼外面阴沉沉的天气,风吹的院子里的杏树叶子哗啦啦作响。

    热?

    等到视线再落到站在院子里的郝欣眉身上时,朱瘸子的心顿时凉了下来,儿子不会是看上那姑娘了吧?

    朱天磊犹自沉浸在兴奋的幻想之中,对于自己老爸的心思毫无察觉。

    侯素琴回来的很快,回来之后,还没等把菜筐放下,就被自家老伴儿火急火燎的拉进了屋儿里,一番嘀咕之后,就走到院子里招呼郝欣眉。

    “闺女是城里来的?”

    “大妈,我是从云海城来的。”

    郝欣眉抱着花荣,面对明显带着几分打量神色的侯素琴淡然的说道。

    “哦,刚才听磊子他爹说,你是来找磊子看病的”

    “嗯,是给我儿子看病!”

    郝欣眉自然而然的指了指自己怀里的花荣,侯素琴的神色一变,表情十分古怪。

    “哦哦,闺女啊,是这样的,咱们农村不比城里,家庭妇女多,爱讲闲话,我家磊子还没成家,这要是传出去点啥不中听的,怕是以后连媳妇儿都不好找,你看”。

    郝欣眉的脸色顿时一红,只要不是傻子,都能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人家这是下逐客令了!

    那朱天磊没成家,她郝欣眉还不是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她都没说什么,对方却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着郝欣眉眼底明显透出的水雾,侯素琴有些不忍心了,但一想到若不能快到斩乱麻断了儿子的念想,以后恐怕更麻烦,这恶人她做了也就做了。

    “大妈,你放心,我就住在车里,绝对不会影响朱大夫的名声,等花荣的病一好,我就走!”

    郝欣眉咬咬牙,为了花荣,她忍了!

    这

    侯素琴原本就已经不忍心了,现在对方已经这样说了,她要再紧追着不放,可就有点欺人太甚了。

    也罢!

    只要不在一个院儿里住着就行!

    朱天磊在屋子里鼓捣药,那个毛球症是他从电视上看来的,在此之前他不会治,不过就在回屋儿来的这么一会子,他脑袋里就出现了一个病症的医治之法,虽然是治人之法,但和动物的毛球症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最重要的是,方法十分简单。

    因为专心鼓捣药,对于屋子外面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更不知道,郝欣眉早就在心里把这笔账记在了他的头上。

    两个小时后,朱天磊抹了一把脑门子上的汗,看着柜板上被团成球形的碎药丸,咧着嘴笑了,回过神儿才发现,自己到现在还穿着那身挂满泥浆的衣服。

    换了衣服,拿了药丸,朱天磊一脸得意的出了屋儿。

    “咦?人呢?”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