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乡野小村医 > 第17章 俘获美人心
    朱天磊在院子里找了一圈,郝欣眉和小狗花荣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那小妞儿不会耍我吧?”

    朱天磊像是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原本的兴致消失无踪。

    郁闷的坐在院子里的石阶上,看着又要阴下来的天儿,之前还觉得自己的人生即将拉开光辉序幕的朱天磊,不由得长吁短叹起来。

    “快去看啊,打起来了,要出人命了”

    忽然,院墙外面传来一声喊叫,紧跟着就是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朱天磊站起来,朱瘸子和侯素琴也前后脚儿从屋里跑出来,一家三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不约而同的往院门口跑去。

    不知道为什么,朱天磊一阵心慌,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三口人顺着声音消失的方向往村口跑,朱天磊心中着急,脚下如风,也顾不得照应朱瘸子和侯素琴,飞似的到了村口。

    村口,村民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成一个大圈,将里面的情形遮的严严实实。

    “小贱人,你他妈的骗了老子的钱,还想全身而退,想的美!”

    人群里,传来一个男人粗犷的咒骂声。

    “孙江,你放开我,再不放开我,我就报警”

    朱天磊眼眉一跳,这声音分明就是那冰山美女的,想到这,他不管不顾的就扒开人群,挤到了前面。

    果然,冰山美女怀里抱着花荣,半蹲在地上,胳膊却被一个穿着藏蓝色西装的中年男人抓着。

    中年男人四方脸,浓眉阔嘴,头发很少,微微有些秃顶,脖子上小手指粗细的金项链十分扎眼。

    他的身后,还站着两个穿着迷彩汗衫的男人,抱着肩膀,虽然没动作,但明显是给这个中年男人镇场子的。

    “报警?你报啊,刑警队的大门就是冲我老孙家的家门口开的,小骚货,我明话告诉你,你要是老老实实跟我回去,咱们天下太平,否则,别怪我孙江不知道怜香惜玉!”

    孙江个头并不大,但长的壮实,抓着郝欣眉的手如同虎钳。

    “孙江,生意场上输赢乃是兵家常事,你投资失败,那是你自己操作不当,与我郝欣眉没有半毛钱关系,我念在老孙总对我有知遇之恩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你不要得寸进尺!”

    朱天磊看着郝欣眉,心里头不由得对这个女人翘起大拇指,这小娘们儿可以啊,受制于人却面不改色,别说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就是这气度,放眼天下的女人,怕也没有几个能做到吧!

    “我得寸进尺?哈哈,好啊,那老子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得寸进尺!”

    孙江说完,一双大手竟然就奔着郝欣眉的衣领子而去,郝欣眉下意识的身手护住自己怀里的花荣,衣领咔哧一声就被孙江扯开一个大口子,雪白的脖颈和半片雪肤裸露在外。

    “小贱人,我让你装清高!”

    饶是郝欣眉心理素质再好,被人当众如此羞辱也承受不了,眼泪顿时夺眶而出,拼命的想要挣脱开。

    全村围着的人,竟没有人想要伸出援手。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孙江才敢肆无忌惮,嚣张跋扈。

    孙江面容扭曲的看着宛若白天鹅一般高贵冷艳的郝欣眉,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的狼狈,心里得到了一种变态的满足,愈发的疯狂起来,竟然再次伸手要将郝欣眉的套装里面的衬衣彻底撕开。

    “臭小子,你他妈的少多管闲事儿!”

    就在孙江的手再次伸向郝欣眉衣服的瞬间,手腕子却猛的被人抓住,他抬眼,就看到了抓着自己手腕子的朱天磊。

    一个二十郎当岁的小毛头,不足为患,孙江不过瞥了一眼朱天磊,就不耐烦的威胁了一句。

    “闲事?我看不见得吧,郝小姐是我的病人,你对我的病人动粗,这不算是闲事吧”

    朱天磊语气淡淡,嘴角的笑亦正亦邪,让人瞧不分明。

    “呸,你他妈的当老子是三岁小孩啊,你一个农村的小氓流儿,还病人,我看你他妈的才有病!精神病!给老子撒手!”

    孙江满嘴脏话,骂人就像机关枪射豆子,半点不卡壳。

    “想要我撒手?可以啊,跪下跟郝小姐磕头道歉,什么时候她原谅你了,我就什么时候撒手!”

    朱天磊的话音一落,围观的村民们就开始交头接耳议论起来,当然都不是什么中听的话,说的最多的无非就是朱天磊狗拿耗子,不自量力。

    得了消息刚刚赶过来的马岚岚,听到朱天磊的话,又气又急,气的是朱天磊摆明了是替那个女人出头,竟然连自己的命都不顾,急的是朱天磊万一真的跟人打起来,肯定得不了好儿。

    他和朱天磊都是土生土长的蛤蟆沟人,从小到大就没见朱天磊跟谁打架打赢过。

    郝欣眉微微有些震惊的看着朱天磊,他没想到,这个从打自己一进村儿就跟自己过不去的臭小子,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

    但是孙江是云海城有名的混混儿,手上沾着人血,小舅子又是刑警大队的队长,手底下的小弟十几号,虽然朱天磊是好意,可郝欣眉不希望因为自己让对方赔了命。

    “朱大夫,这件事我自己能解决,你不要插手了!”

    丫丫个呸的!

    听到郝欣眉的话,朱天磊心里气的差点吐血,敢情在郝欣眉心里,他朱天磊也是吃饱了撑的多管闲事呗?

    “哈哈,臭小子,听到没,这小娘们儿自己都张嘴不让你管了,你还是别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了,滚!”

    孙江狂笑着,血红的牙花子裹着两排大黄牙,从嘴唇里露出来,另一只手再次伸向郝欣眉的胸口。

    “咔吧!”

    “啊臭小子,我看你他妈的是活腻歪了,你们俩给我上,往死里打,打死了孙哥我有重赏!”

    朱天磊心里火大,自己好心好意一片,郝欣眉不领情不说,现在又被这个小矬子孙江冷嘲热讽,怒气再也忍不住,右手一扭,就将孙江的手腕生生的掰断了。

    眼看着站在孙江旁边的两个穿迷彩汗衫的男人闪身欺了过来,郝欣眉紧张的呼吸都要停了。

    “朱大夫,你快走,快走啊!”

    别说朱天磊现在根本就走不了,就是想走,听到郝欣眉这满是担忧的喊声也不可能走了。

    “嘿嘿,你关心我?”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