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梁山终结者 > 五十一 都是演
    下了船,方天定快马加鞭赶回了大营。

    水战只是开胃小菜,陆上战斗才是正餐,镇江不下,便是击毁宋军船只三千也无济于事。

    还没坐定,便见探哨进来,道:“报,宋贼又出城搦战!”

    “又?”方天定看向了杜壆。

    杜壆道:“兄长不知,早间城内有将名张俊者,领了卫忠四人并十余牙将前来搦战。

    因为各部调遣未定,我等未予回应,不想复又再来。”

    方天定冷笑道:“若是倚城而守,我等还要费些思量,胆敢出城,岂能轻易放回。

    来人,点三千军马,随我出营。”

    顷刻间,三千军马出营。

    除了杜壆八将外,另有从上海回来的刘子羽庞万春相伴左右。

    方天定问道:“可知张俊是何人?”

    刘子羽回道:“张俊,字伯英,凤翔府人,只知道这么多。”

    这么多足够方天定了解这人了。

    早期的张俊,智勇双全,乃是名将,和岳飞、韩世忠、刘锜并称南宋中兴四将。

    出身贫寒,又无背景,只能英勇奋战,以军功为进身之资。

    后来,他及时抱住了赵构的大腿,成了从龙功臣,加上又有能力,很受赵构宠幸。

    张俊能够能位列中兴四将,和他媚上不无关系。

    但是,讲道理,这是一个穷**丝的逆袭之路。

    武将贪财、媚上、当墙头草、没节操,对于重文轻武的宋朝来说,都不是问题。

    因为武将不需要节操,只要能打仗就行,节操是文人才需要讲究的。

    如果不是构陷岳飞,成为岳飞庙前五跪像之一,他也不至于遗臭万年。

    后期的张俊,只顾媚上,帮着秦桧陷害岳飞,以此巩固宋高宗赵构的宠幸,保证自己的权势和地位。

    至此一点,便把他功劳全部抵消。

    永跪不起,冤枉嘛?

    一点都不。

    这样的人,大是大非不分,民族大义不顾,活该他跪着。

    回想一番,方天定道:“听闻此人善用弓箭,小心冷箭。”

    众将虽然诧异,却也没有大意,皆是点头。

    方天定又道:“若有机会,干掉他!”

    众人应下。

    丹徒城内皆可杀!

    看向庞万春,方天定继续道:“万春,若他逃跑,务必留下,莫要迟疑。”

    庞万春道:“大郎何故在乎一个无名之辈?”

    现在无名,以后未必啊,只是不好说出口。

    岳飞精忠报国,前世便很崇拜。

    这世作为一个有雄心壮志的上位者,同样会欣赏岳飞,厌恶张俊。

    思忖片刻,方天定道:“他乃是主将,若是不杀了他,如何显得卫忠四人功劳?”

    众人再无疑虑。

    主将什么都不做,只要手下立功,便可以坐享其成。

    如此,怎么突出卫忠四人的重要。

    出了营,弓手射住阵脚。

    只见一将举着亮银枪,骑着红枣马,腰间挂着两桶箭。

    这将耀武扬威,喝道:“凤翔府张伯英在此,谁敢来战!”

    不等这边答应,只见卫忠打马而出,喝道:“卫忠在此,谁人敢战?”

    方天定看向刘子羽,道:“许败不许胜。”

    刘子羽心中有数,也不搭话,挺枪出阵,直取卫忠。

    两人立刻斗成一团。

    接着,蒋印三人依次出阵,方天定也遣了三人出阵接住。

    征尘乱起,杀气横生。人人欲作哪吒,个个争为敬德。十六条臂膊,如织锦穿梭;三十二只马蹄,似追风走雹。队旗错杂,难分赤白青黄;兵器交加,莫辨枪刀剑戟。试看旋转烽烟里,真似元宵走马灯。

    眼看着八将斗了十余合,方天定暗叫不妙。

    这些人的演技太浮夸,骗骗寻常士卒可以,怕是瞒不过张俊这等高手。

    于是,方天定策马出阵,叫道:“宋贼何在,可敢与我方天定一战?”

    张俊闻言大喜。

    谁不知道方天定是贼军二号首脑,若是击杀,实乃泼天般的功劳。

    顾不上对四人的疑惑,张俊打马举枪,直取方天定。

    铛~长枪画戟相交。

    方天定心中一定,二十合之内,必取张俊性命。

    果然,十合刚过,张俊枪法已经散乱。

    正当方天定奋起勇力,想把张俊击杀时,张俊马头一调,往宋军阵中跑去。

    方天定当然不会放过他,不杀了张俊,岳飞屈死带来的那口闷气咽不下去啊。

    听得身后马蹄声,张俊自然知晓是方天定追来了,嘴角不由露出一丝奸笑。

    不动声色间,张俊枪挂马鞍,取弓抽箭在手。

    方天定瞧的真切,放缓了马速,暗自防备。

    只见张俊猛然回头,举弓撒手,一枝箭直取面门。

    方天定大喝一声,舞动方天画戟,拨开了这箭。

    不过如此!

    念头未落,只见又是一枝箭直取咽喉。

    这狗贼,居然会连珠箭。

    本能之间,方天定缩进马鞍,于千钧一发之间避开了这箭。

    这边,庞万春也是大怒,打马来到近前,开弓搭箭,也不瞄准,随手撒开。

    咻~

    正中张俊后心。

    眼看着张俊落马,方天定赶上,一戟刺穿其胸膛。

    甩落尸体,方天定冷笑道:“你个人死不瞑目,你后代却不必蒙羞了。”

    主将被杀,宋军都慌了。

    丹徒城楼里观战的师安也是心慌。

    唯一敢出战的大将被杀,其他的谁敢出城搦战?

    所谓久守必失,并不是说时间长了,城内物资兵员匮乏导致的失败,而是一直被动挨打,定然士气低落,人心浮动。

    到时候,破绽自然出现。

    纵观古今获得大胜的守城战,无不是有将领兵出城,或是劫营扰敌,或是断绝粮道。

    师安忧愁未定,只见卫忠大喝一声,一刀把刘子羽拍落马下。

    卫忠也不追杀,喝道:“暗箭伤人,杀我主将,看我报仇!”

    方天定打起精神,接住卫忠厮杀。

    酣斗五合,卫忠悄声说道:“首领,情报。”

    说完,一个纸团落进怀里。

    方天定心领神会,微微颌首。

    两人又斗了三十合,方天定叫道:“今日不与你一般见识,明日再斗。”

    说完,方天定拨开卫忠长刀,打马归阵。

    卫忠欲追,却得两将拦住,不能寸进。

    师安唯恐卫忠有失,连忙喝令鸣金收兵。

    收兵回了城,卫忠忿忿不平地说道:“正要杀他几个大将,相公何故鸣金收兵?”

    师安笑道:“将军武勇,我等尽看在眼里,只是贼寇人多势众,恐有损伤,是故收兵。”

    卫忠尤自不平,道:“哼,待明日我再出城,总要杀他两个大将才好。”

    师安大喜,立刻赏赐了金银盔甲马匹,又道:“将军武勇,尽知亦,只是各处职使已定,如何安排卫将军四人?”

    卫忠来的太晚,城中各处都有人,的确不好安排。

    刘康自然不愿意自己举荐的功劳白白飞了,道:“相公府中无人值守,不若让四人领一部军兵以为护卫,也可作为预备队。”

    师安大喜,下令调拨兵丁至四人麾下,随着回府听用。

    四人拜谢。

    安排完毕,不免设宴庆贺一番。

    至于死去的张俊,谁在乎呢。

    大概只有方天定会知道,现在死的默默无闻的张俊,在原历史中会留下多大的排场。

    饮酒完毕,师安亲自带着四人参观府衙。

    在别院里,师安介绍道:“此乃世外高人太乙道长。”

    四人连忙行礼,包道乙亦是还礼。

    师安见双方五人相视而笑,心中也是痛快,喝令再排宴席。

    他那知道,五人的笑,尽是苦笑。

    都混进了府衙中枢,还做个屁的内应啊。

    就算想带兵抢门,也得手下兵丁听他们的啊。

    无可奈何,五人只得静静蛰伏,等待时机。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