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楚氏赘婿 > 315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315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匈奴军臣单于率领匈奴30余万大军,和小昏侯楚军在北海一带缠斗。

    距离北海,一二千里之外的大草原。

    狼居胥山。

    左匈奴部的最外围。

    有一个上百人口的匈奴小帐,在一条溪流附近,逐水草而居。

    这样的小帐,在大草原上随处可见,一二百名匈奴牧民带着数万计的牛羊,四处游走。

    他们是匈奴牧民,也是匈奴兵源,更是匈奴大部落的一座座移动哨所。

    楚军一旦进入大草原,随时可能会和他们遇上,被他们所警觉,然后惊动匈奴大部族、匈奴王廷。

    ...

    此时,一支五十骑的骑兵中队,身穿着寻常的衣袍,悄然出现在附近的山包上。

    领队的队长拿起一副望远镜,朝周围山包扫视了一圈,除了这支匈奴小帐之外,并未发现其他匈奴人出没。

    他一挥手。

    副队立刻率领五十铁骑,从山坡俯冲而下,朝那支匈奴小帐包围了过去。

    嗖!

    嗖嗖~!

    一片箭雨下去,这个匈奴小帐一片惊慌,四散而逃,顷刻间覆灭。

    随后,这支五十人骑兵迅速离去,继续在周围搜寻其它匈奴小帐。

    这样的哨骑兵,多达上百支,成扇形散布开来,迅速扫单着在大草原上零散分布的匈奴小帐。

    ...

    在这些游骑哨兵的十里后方。

    有一支十万骑兵的楚国轻骑兵大军,正在大草原上,飞快的行进着。

    太尉李荣亲自率领,麾下十多名经验丰富的老将,一同出征,以极快的速度逼近狼居胥山脚下的左匈奴。

    “报,太尉大人!”

    一名哨兵匆匆来报,“左匈奴部外围的匈奴小帐,已经被哨兵清理干净了!我军距离左匈奴,大约数百里。”

    “嗯,继续清理!加速行军!”

    太尉李荣点了点头,面色冷肃喝道。

    左匈奴部,左贤王为首领。

    以狼居胥为中心一带进行活动,最远甚至会出现在右北平、辽西、辽东一带,和乌恒、鲜卑等北方游牧部落接壤。

    左匈奴部也是距离大楚最近,最有威胁的匈奴部。

    小昏侯楚天秀和丹阳郡主李虞,率领一支孤军深入大草原,前往北海一带,吸引了匈奴多达三十万军队一路追逐。

    小昏侯定下的北征匈奴的大战略,他亲自去吸引匈奴部的主力大军,拉满仇恨。

    他这五万兵马虽然少,但却是极硬的骨头。

    由太尉李荣另率一路大军,直捣匈奴本部。

    此时,左匈奴部剩余兵力不足七八万,另有妇孺老幼众多。

    最关键的是,左匈奴部的数百上千万的马羊、草料补给,此时都囤积在狼居胥山一带。

    一旦本部被摧毁,匈奴部数十年无法恢复元气。

    ...

    傍晚时分。

    李荣率领的楚军骑兵大军,在哨兵的掩护下,终于悄然出现在狼居胥山一带。

    左匈奴部终于发现了这支楚军的动静,急忙调集本部的兵马应战。

    可是,已经太过迟了。

    等他们集结兵马,楚军铁骑已经大举杀到。

    左匈奴部就算能逃走,也根本来不及转移马羊物资和匈奴老弱。

    “杀——!”

    楚军李字战旗一马当先,十万大楚铁骑犹如一字长龙,直接杀入左匈奴本部所在之地。

    左匈奴军见李荣军气势极盛,且战且退,想要将楚军引往大草原深处。

    李荣也不理会,直接扫荡左匈奴本部,焚烧其粮草。

    左匈奴军不得不回头去救援。

    李荣军立刻调转,一举击破左匈奴七八万兵马,随后在数百里方圆内全力横扫。

    整个左匈奴部被打的溃不成军,左匈奴残兵和部族残余,被迫放弃粮草辎重,逃窜往匈奴王廷,逃避楚军的追杀。

    ...

    大楚第三路大军。

    却是由少帝项天歌、项凌公主、少傅谢安然,以及在边疆经验丰富的十位将领组成的阵容,率领的一支十万骑兵大军,奔袭遥远的燕然山。

    谢安然虽是文官,但是他在吴王一战,以区区数万守军遭到二十五万大军的围攻,步步为营滴水不漏,军事天赋也是极为出众。

    若非小昏侯太过耀眼,恐怕他才是大楚皇朝青年一代最实力的文武全才。

    况且,项家也是兵家出身,项凌公主也是自幼兵法娴熟。

    其余将领们,在边疆待了数十年,对匈奴也是极为熟悉。

    燕然山。

    匈奴单于王廷本部所在,周围千里一向防备严密。

    可是,军臣单于率领三十万大军前往追杀小昏侯,此时王廷本部也颇为“虚弱”,虽有匈奴兵马五六万之数,可是明显弱了太多。

    王廷内剩余都是老弱之辈,难以集结重兵。

    少帝御驾亲征燕然山,扫荡匈奴王廷,看似危险的一招,实则极为安全。

    有小昏侯吸引了匈奴三十万大军,一时难以回援。

    又有太尉李荣袭击狼居胥山的左匈奴部,距离北海更近。

    纵然匈奴大军回援,需要穿过姑衍山一带,也是先撞上李荣的十万大军。

    少帝率领的这一路十万大军,周围没有强敌出没,自然是颇为从容,底气十足。

    “杀——!”

    “击溃匈奴王廷!”

    “杀到燕然山去,为我父王报仇!”

    项天歌意气风发。

    ...

    大楚左右两路铁骑直击匈奴王廷和左匈奴部,攻打匈奴腹部最薄弱地带。

    几乎是顷刻之间,整个匈奴大草原被洞穿,后方辎重粮草饲料羊马,被楚军横扫一空。

    距离北海,相隔一二千之遥远。

    等到这个噩耗消息,传到北海,匈奴军臣单于手里的时候,大楚的两路大军已经完成了这次直捣匈奴老巢的奇袭。

    “报——!单于,楚军两路出了朔方,大楚太尉李荣、大楚少帝项天歌各领一路,杀入我王廷本部、左贤王本部!王廷和左匈奴部皆战败,死伤惨重。”

    匈奴探子急报。

    “什么?”

    军臣单于数次围攻小昏侯的五万楚军,却迟迟攻打不下,看到后方传来的噩耗军情,两眼瞪直,气的浑身哆嗦,整个人都懵了。

    这十多年来,大楚皇朝被匈奴部打的抬不起头来,边疆城池屡屡被攻破,何曾杀入到大草原?!

    这次一来,居然二十五万大楚骑兵,分三路杀入大草原。

    小昏侯太招摇过市,以至于吸引了匈奴绝大部分目光。

    太尉李荣和少帝项天歌两路骑兵,悄无声息的出了朔方城,进入大草原,轻而易举的抄了匈奴两大个本营的老巢。

    “为何会这样?!”

    “大楚居然倾巢而出,动用了边疆所有的骑兵大军!!”

    “完了!完了,王廷和左贤王部,有我们的所有粮草辎重饲料,还有老幼。”

    “王廷本部和左匈奴部被破,这可如何是好?!”

    众匈奴王爷们都是脸色惨白,无不骇然。

    如今是冬季,草原上已经没有多少草可食用,马儿都需要吃存下来的存草。

    这些草料若是被楚军给抢走了,他们这二十余万匈奴大军,别说人,恐怕连马都要吃不饱了。

    他们还能继续和小昏侯打下去?

    “都是小昏侯,诱我大军至此,毁我匈奴大业!本单于要杀了他,各部轮回攻打,无比要将这支楚军歼灭,一泄心头之恨!”

    军臣单于气急。

    “单于,不可!后方粮草已失,我军撑不住半个月啊!还是赶紧回去吧!”

    “对啊,单于,我们还是撤兵吧,赶紧回去救援!部族定然还有许多族人四处逃散,能救回多少救多少!”

    “单于,保住元气,才是上策!杀不杀小昏侯,这是次要。”

    众匈奴人心惶惶,急忙劝说军臣单于放弃。

    真不是他们不想打。

    实在是小昏侯这块骨头太硬了,他们已经围攻了数日,又损失了数万兵马,丝毫不见小昏侯军有任何动摇的极限。

    连战连败,单单小半个月已经挣完了五六万之多,这对匈奴部落来说已经是能够承受的极限了。

    继续打下去,恐怕他们还要阵亡10万兵力。

    几乎是半灭族了。

    ...

    浑邪王、休屠王两个匈奴王侯,相视一眼,却是众匈奴王侯纷纷攘攘之中,悄然离开了匈奴大营,飞奔回自己的部落。

    他们的部落不在王廷和左匈奴,而在更为偏远的地方。

    当初朔方城丢了,他们两个还没有被匈奴单于问罪,一直忐忑不安中。

    眼下王廷和左匈奴部被攻破了,军臣单于正在气头上,又拿小昏侯没辙,这股天大的怨气无处可撒,怕拿他们两个开刀。

    单于迟早有秋后算账的一天。

    此时不走,恐怕人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