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这是谁的画? (第一更)

第四百二十八章 这是谁的画? (第一更)

    “你给我推荐一个修复师?”

    那人略有些迟疑,随即问道,“你不能帮我修复这幅古画吗?”

    “我来修复?”

    刘其正一阵冷笑,说道,“我现在都七十多了啊,你觉得我还有精力修复古画吗?说不准我手一抖,就把你这传家宝给弄烂了。”

    那人一听,顿时不敢再提让刘其正亲自修复这事了,开什么玩笑,绝对不能拿传家宝来保险!

    过了一会儿,他才嗫嗫地问道:

    “那,那你准备给我推荐哪个修复师?”

    刘其正说道:“向南,你听说过吗?”

    “向南?听是听说过,好像也是个专家,还蛮厉害的。”

    那人有些迟疑,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会不会太年轻了?”

    “你这是找人修复古画,不是找干爹干娘!”

    刘其正有些火大,一把年纪了,怎么这种事情都拎不清?

    “找人修复古画,当然是要找厉害的了,你找年纪大的有屁用啊!”

    刘其正发飙了,那人也不生气,只是问道:“这向南比你还厉害?”

    “差不多吧,反正我当年也不比他差。”

    刘其正含糊了一句,随后又问道,

    “你要是没意见,我就让他过来一趟,先让他看看这幅画的情况再说。”

    “行,你给他打电话吧。”

    那人想了想,这才说道,“反正看看也没什么。”

    向南站在门口,一不小心就听到了这么多有意思的对话,不过他不关心别的,倒是那个陌生人手里的那幅古画,引起了他的兴趣。

    刘其正之前既然说出了“千年的纸,八百年的绢”这句话,这幅古画怎么着也得有七八百年的历史了,是元朝的古画?还是明朝的?

    此刻,办公室里面没了声音,估计是刘其正要开始打电话了,向南一想,不好,要是自己手机忽然响起来,刘其正他们岂不是知道自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于是,他赶紧趁着手机还没响起来,走上前去,抬起手就轻轻地敲了几下门。

    “进来!”

    向南听到这声音后,便推开了门,然后就看到了正抬头看着自己的刘其正表情有些发懵。

    “刘老,好久不见,身体可好?”

    “嘿,你这小子!”

    听到向南的问候,刘其正顿时反应了过来,抬手点了点向南,笑道,

    “我刚说要给你打电话呢,结果你就来了。”

    “我中午刚下的飞机,这不,一下飞机就往这边来报到了。”

    向南笑着解释了一句,然后从手提包里掏出几个西洋参来,放在刘其正的办公桌上,说道,

    “在米国那边尽忙着修复文物了,也没时间出去逛街,就随便买了点东西,您老可别嫌弃。”

    “怎么会?你有这份心,我就很开心了。”

    刘其正笑眯眯地说了一句,随后指了指坐在一侧的一个长得颇显清瘦的老头,对向南介绍道,

    “向南,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何教授,魔都艺术学院的副院长,也是我老朋友了。”

    “何教授,您好!”

    向南一听,赶紧上前问好,他可是知道的,他的老师江易鸿,如今就在魔都艺术学院文物保护与修复学院挂了职,亲自教授一个班的学员古陶瓷修复技艺呢。

    向南如今自己开了工作室,以后也少不了要从艺术学院里招实习生,能多认识一个学院里面的领导,那也是好事。

    “你就是向南?”

    何教授显得很吃惊,有些感慨地说道,“我对你的名字,是如雷贯耳啊!一直都知道你很年轻有为,可还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年轻!”

    “在文物修复这一行,年轻可不怎么吃香。”

    刘其正轻“哼”了一声,说道,“就跟中医一样,绝大部分人都认为,长了胡子的才是神医。”

    向南无论是名声还是文物修复技术,那都是有种种成绩摆在眼前的,可还是在很多事情上,吃了年轻的亏。

    就比如说上次在“南海一号”博物馆里一样,明明向南就有过两次成功修复宋代兔毫建盏的经验,博物馆方面还要召集各路专家来举行一次选拔,来决定最终由谁来修复宋代曜变天目盏,简直是耗时耗力又耗钱。

    也就是当时他不在场,否则的话,肯定会当场拍桌子。

    “别人不相信,那是因为向南太出色了。”

    何教授笑了笑,随即转移了话题,

    “向南,我今天来找老刘,本来是打算请他帮忙修复一幅古画的,不过他向我推荐了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一把?”

    “先看画!”

    刘其正瞪了何教授一眼,说道,“连画都不知道是什么画,就问人家愿不愿意,人家就是愿意,也要他有把握能修复才行!”

    古画修复,并不只是清洗、修复画芯这么简单,最重要的还是全色接笔。

    全色还好一些,毕竟只是颜料调配,可接笔,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如果一个修复师对这画不了解,对画家作画的技法也不甚明了,那肯定不会贸然接下这活儿,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接笔。

    当然了,如果只做到全色这一步,那就另当别论了。

    何教授听了这话,连连点头,“好,好,先看画,先看画!”

    说着,他就从一旁的提包里拿出一件长条形的盒子来,打开后,里面放着的是一幅卷成一卷的画。

    何教授小心翼翼地将这幅古画取了出来,然后放在一旁早已经清空了长条案几上,慢慢地一点一点展开。

    向南站在一旁,认真地看着何教授慢慢展开的这幅画。

    这幅画,实际上是一幅手卷画,摊开之后,足足有两米多长,而宽则只有三十厘米的样子。

    “这是唐代韩干的《五马图》?不对,韩干可没有画过五匹马!”

    向南乍一看,连他都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看,就发现了不对,

    “这只是仿韩干的画法,不过,还是有些不对劲啊,怎么看着,又有点像赵孟頫的技法?”

    元代著名画家、“楷书四大家”之一的赵孟頫,也是一个画马名家,而且他画马,也是学习的韩干的画法。

    “这幅手卷,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