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假装是个boss > 推书推书 联盟之上单大魔王

推书推书 联盟之上单大魔王

    (写在开篇,故事发生在不可考证的未来以及幻想世界,与现实世界无任何关联。)

    厌恶事物:事后纠缠的女人。

    畏惧事物:家中妻。

    唐闲并不想多管闲事,眼里的渣男也算是老面孔。

    正在撩妹的是一名正式工,叫宋哲,是华夏区六百六十九矿区的F级正式工,也是唐闲的工头。

    宋哲正学着二十一世纪古人撩妹里常用的壁咚式,撩拨着第三小分队里,颜值还算不错的一个女临时工。

    依稀记得这个临时工少女叫小蓉,在唐闲看来,跟前面的小花小慧小芳的命运都差不多。最终都会变为事后纠缠的女人。

    目光落在宋哲身上时,呈现在唐闲眼里的数据是这样的。

    性别:男。

    善恶值:35。

    贪财好色指数:65。

    好感度:1(素不相识)。

    财力评估:1(一贫如洗)。

    畏惧事物:家中妻。

    当前坦诚度:7(章口就来)。

    魅力值:15(无人在意)。

    当前幸运值:25(尚需谨慎)。

    当前需求分析:

    与下属交配(48)

    完成上司的要求(7)

    退出矿区(29)

    刁难几个临时工(11)

    其他(5)。

    财力评估是“一贫如洗”,相对绝大部分临时工的“负债累累”来说,宋哲还算富裕。

    少女的贪财好色指数也有54。面对正式工的勾搭,自然是欲拒还迎。这种事情不新鲜。

    唐闲撤回目光,继续忙着手头的事儿。

    已经在“新手村”悠闲了六年,他今晚将正式从临时工,晋升为正式工。晚上还得应付矿队行政人员的审核,也就懒得管闲事。

    六点的时候,宋哲对少女露出一脸达成共识的笑容,然后刁难了几个倒霉的新人,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一顿。

    一切发展如唐闲眼里的数据,从无例外。

    不比二十一世纪的古代,这个时代等级制度分明。上司打骂下属,已经是合法权益。

    看着天色,老临时工们都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矿区的怪物捕食人类,大多发生在夜晚。矿区与现实的来往通过传送裂缝实现,为了减少伤亡,“新手村”的传送点也比其他地区要多。

    所以时间一到,宋哲等一些正式工很快离开了矿区。

    晚些时候,唐闲与很多老临时工也退出了矿区。

    与别的临时工不同,六年来,唐闲处世老成,安分守己。

    加之有一次,某个女领导路过时,他恰到好处的帮了那位女领导。

    于是唐闲分配到了一间私人房间。

    这个时代,人类全部住进了巨大的机械金字塔,等级越高的人,所住的层级也越高。

    唐闲不用跟其他临时工一般,使用底层的公共的用餐区、公共的厕所,然后成百上千人,睡在一间间类似于古代流水线工厂一样的地方。

    他的屋子不大,十平米的住所,一个独立的两平米的卫生间。甚至还有抽水马桶和淋浴喷头。在底层算是可以炫富的配置。

    但唐闲真正宝贝的,还是他的锅。

    这种锅炉几百年前就已不再生产。如今的锅炉都是制造营养餐这类食物。

    只有几百年前的古董货,在有机矿转变的选项里,可以将有机矿转换为一些只存在于古代的菜系食材。

    唐闲这台算是古董,花高价换来的,能做不少川菜,产自连庆,一座当地人酷爱火锅的城市。

    他经常会跟底层的老临时工们,聊一些古代食物。大多时候都是自说自话。

    “做麻婆豆腐最好是用生抽,配合郫县的豆瓣酱,肉末正宗是用牛肉,但猪肉混合虾仁口感更佳……”

    唐闲认为这是一种文化倒退。

    三十分钟后,吃完了刚做的麻婆豆腐,唐闲洗干净了餐具与锅炉,门外这时传来了声音。

    “临时工编号560205278,姓名唐闲。请随我前往第二层。”

    唐闲打开了门。门外站着的是一名军人。带着武装。

    配备上看,应该是蓝色武装矿转变而来的器材,枪械造型很像古代产物Ak47,但威力不俗,能在强化级生物的表壳上留下创伤。

    眼中弹出了这名军人的数据。

    当前坦诚度:68(言出必行)

    当前需求分析:带唐闲前往第二层晋升部审核(74)

    唐闲放下警惕。

    “请带上临时工履历,随我前往第二层。”

    “有劳。”

    唐闲住在第三十九号金字塔堡垒。这样的堡垒,华夏一共有五十六个。

    每座金字塔堡垒有多少层,唐闲并不清楚,生活在底层,他最高也只去过第三层。

    那还是在学生时代。

    这个世界人类按照等级划分,但在十二岁到十岁期间,即便是最下等人家的孩子,也享有得到教育的权力。

    不穷教育。

    政策来自古代。算是少数还没被废除的制度之一。

    而教育机构在第三层。对于底层的很多人来说,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候,便是十二岁到十岁这个阶段。

    十岁的时候,由D级编制的正式工军队带着他们前往矿区参加考试。

    考试名字略显中二,被称之为天选之试。

    不分高低贵贱,那是所有底层人员改变命运的机会。

    某种意义上说,唐闲的命运的确有了很大的改变。

    通往第二层的通道像一座高塔,距离第一层的地面有三百米。

    入口处有一系列扫描设备和两小队精锐的D级正规军。

    完成扫描后,唐闲与陪同带路的军人一起进入了通道。

    看着强化玻璃外的景象,他目光深邃,思绪回到了六年前的天选之试。

    满分的学神,变成底层的临时工,这种事情自然难以忘记。

    矿区是这个世界的救赎。

    在这里有着人类透支这颗星球之前才能见到的景象。物资丰厚,林木成群。

    同时也有人类不曾见过的恐怖生物,甚至存在着神话里才有的生物。它们对人类有着极大的敌意。

    这也让人类通过传送裂缝移民矿区的梦想破灭。

    随后人们也发现,他们没办法在矿区里待上七天时间,一旦超过这个时间,生命力会迅速枯竭。

    就像是游戏设定的强制下线。

    不过人们的确从矿区找到了能让现实世界继续运转下去的新能源。

    每个人都能够将矿区里的收获,带到现实世界里。

    仿佛是造物主创造出来的一款史无前例的游戏,或者说一个资源丰厚的副本。

    谁能从矿区里击杀更强大的怪物,谁能获取到精度更高的矿藏,谁能从这款游戏里获取更多的攻略和资源,成了一个人是否优秀的唯一评判标准。

    尽可能的开发探索矿区,也是全人类的唯一课题。

    天选之试,则是这个制度下引伸出来的一个测试。

    唐闲一直被看好。

    他文化成绩每次测验都是满分,各国的语言也尤为精通,同期的天才很多,但比之唐闲都黯然失色。

    他对矿区的各种已知研究也非常熟悉。

    有时候,甚至如同在矿区生活了多年的土著民,那些学来的理念知识就像有过实际经历一样。直接可以运用到实践中去。

    只要天选之试合格,哪怕是最低程度通过,也必然是精英中的精英,前途无量。

    距离成为精英,跻身进第四层第五层甚至更高层级,也只差最后一环测试。

    可偏偏在这一环最严肃的测试里,唐闲给出了一些奇怪甚至奇葩的答案。

    进入矿区后,矿区的特殊磁场会让所有侦测设备都会失去作用,但少数人的眼中,会浮现一些特殊的数据。

    这些数据便是天赋。

    其原因至今是迷,如同矿区本身。

    但可以确信天赋者们,至少有一个数据是共有的。

    生命值。

    但凡是天赋者,都可以看到矿区生物的生命值。有此天赋,便可以通过天选之试最后一环,成为正式工。

    待遇至少是能够获得堡垒第二层的居住权。如果能够看到更多的天赋数据,待遇会更高。

    天赋数据一共只有十种,在人类开拓金字塔时发现的石碑里也有记载。

    但哪十种天赋则是数百年来人们用极大量数据统计出来的。

    除了这些数据,从无其他:

    生命值,攻击力,防御力,攻击速度,移动速度,生命恢复力,暴击几率,暴击伤害,耐力值,以及攻击范围。

    当唐闲告诉考试官,他可以看到种数据的时候,669区的师生们几乎都疯狂了。

    大多数天赋者,能够看到一到两种数据。

    极少数天赋过人者,可以看到三至五种。

    而研究表明,能看到的天赋数据越多——

    在矿区里,可能获得的战斗能力也会越强大。

    能够看到五种以上天赋数据的,可以断定就是为了适应矿区而生,会为整个人类文明提供巨大的助力。

    至于能看到种以上的,必然是会载入人类史册的传奇,全部都在矿区深层活跃着。

    唐闲拥有史无前例的满分文化成绩,如果连天赋测试也能达到惊人的种,可以确信,39堡垒669区将会出现一个真正的天选之人。

    这样的人才,会为669区带来无尽的荣耀和财富。

    唐闲其实隐瞒了考试官和校方人员,他看到的数据一共有11种。

    这与听来的一些常识不符合,于是他选择了一个相对低调的答复。

    但当他把这8种数据写出来的时候,这个世界很快以其残酷的一面回应了他。

    “这是什么荒唐东西?我再问你一遍,测试单位,精锐级骸骨巨人的生命值是多少?唐闲!老子可警告你,不要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

    “别再跟老子扯什么幸运值,魅力值,喜好事物之类的鬼玩意儿!这不是十种数据里拥有的东西,给老子他妈的严肃点!”

    考官刘强的语气有些焦急,为什么唐闲会写下那么些荒唐东西?

    这个孩子到底知不知道多少人对他抱期望?

    知不知道又有多少人恨不得他陨落到底层,从此永不翻身?

    很多人都认为文化成绩出现满分的唐闲是作弊,可刘强算是一路看着唐闲长大的。

    他深知这个孩子的努力与天赋。

    “最后问你一次,这也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你哪怕蒙都行,别再写那些鬼名堂了!我问你,二号测试单位骸骨巨人的生命值是多少?”

    刘强那急切而又失望的语气,还时不时在唐闲的梦境里出现。

    唐闲陨落了。

    很快他被冠上了“作弊者”的名号。

    连生命值这种基础属性都看不到的废物,如何能够考满分?

    他配吗?

    这是嫉妒扭曲后的舆论。却很快传的跟真的一样。

    但终究没有证据,学区也一直没有处理。

    真正给唐闲定罪的,是在随后不久,出现了“证据”。

    有约莫十几个老师因为“配合学生作弊”被吊销执照,而这些老师也都坦然承认了。

    这自然是有大人物买通了这些老师,只是这件事连唐闲自己也不知道,所谓的证据,有只有学区的高层知晓。

    而有了证据——

    作弊这件事等同于实锤,唐闲很快被贬去了底层。

    “到了。”

    军人的话语打断了唐闲的回忆。呈现在唐闲眼前的,是一道巨大的合金门。

    这门足有五米高,在门的顶端,写着level2几个荧光大字。

    “把握好机会,小子。”从头到尾显得有些冷漠的军人忽然说道。

    唐闲点点头,走进了第二层。

    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