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假装是个boss > 第二十四章:击杀塞壬
    这个世界有很多人是信赖第一印象的。

    几个秩序之子里,也许只有康斯坦丁是真正忌惮唐闲的。

    在塞壬看来,这个小丑一样的七号,难道不该是任由自己蹂躏么?

    这种被算计的感觉让他很恶心。愤怒也让他忘记了思考,他不解道:

    “句芒和迦尼萨不是已经被你杀死了吗?”

    唐闲看着塞壬暴怒的样子,越发觉得好笑:

    “谁规定了长着墨绿色头发的女人就必定得是句芒?或者一头印度卷发棕色皮肤的人就一定得是迦尼萨?”

    塞壬一顿,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恼怒于自己居然被这样的把戏骗了过去。

    “不过确实那两个脑袋长得很像他们二人的脑袋。毕竟是为了迷惑你们的。”

    唐闲再次往前几步。

    他的身影就停在了巨大的烬龙脚边,却是看也看烬龙,依旧戏谑的说道:

    “我得承认句芒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毕竟她掌握着一批尖端技术的人才。自然之眼和起源我原以为是两个不同的组织。

    但后来才知道,自然之眼和起源虽然都属于句芒掌控,不过二者一个在光,一个在暗。一个攻克的是世界已知的科学难题,一个则是将这些技术运用于稀奇古怪的方面。

    那两个头颅甚至都不是真正的人类头颅。

    哦,这一切其实我也没有比你早知道多少,值得一提的是句芒和我同样是二十多年没有联系,我也只是几天前才见到她。嗯……按照我与她相隔的时间来看,已经不能用女大十八变来形容她了。”

    关于句芒,唐闲语气中流露出的信任似乎都更甚于康斯坦丁。

    “句芒的叛变……我不相信,你拿什么去说服她的?”塞壬到现在为止都还无法理解。

    这个人到底有什么魅力要让句芒做出这样的决择。

    唐闲点点头,说道:

    “我们没有一个人是信封秩序者的,不是么?”

    塞壬听懂了唐闲这句话的意思。

    “康斯坦丁背叛我,是因为信封秩序者吗?

    你选择与康斯坦丁合作对付我,也是为了所谓的秩序世界吗?

    我想我们几个,难道不是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意识到了,根本没有神明一说?我们只是在做着利己的事情。只不过是在各种立场之下,选择一条最舒服的生存方式。

    句芒也一样,她对这个世界有自己的思考。

    至于我从什么时候开始说服她的?这个问题……你最好祈祷人类死亡后,真的可以变成亡魂,然后化身恶鬼缠住我,或许就会有机会得知真相了。

    最后你或许会质疑迦尼萨为何也会倒戈,他其实没有倒戈,只是跟我达成协议,我会帮他杀死你,他会帮我对付康斯坦丁。这只是一场交易。”

    话音落下后,唐闲没有再做更多解释,他的速度极快,瞬间就便越过了几只巨大的万兽!

    在梦境里的塞壬几乎是无法战胜的存在。可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把戏。

    塞壬猛然反应过来,自己的队友们可能真的被某些突发状况给缠住!

    他又惊又怒,想要驱使那些万兽进攻唐闲,想要在梦境里制造能够杀死唐闲的存在。

    这些存在都来自于唐闲的记忆,可唐闲对于这些万兽没有半点的恐惧。

    “即便你能把我拉入梦境,但我与其他人不同,精神层面的入侵对我一样是无效的。

    这是我的梦,你所能做到的事情,在这里我也能做到。”

    唐闲的攻势伴随着话音而来,只是速度却明显跟不塞壬。

    即便有了食髓知味的能力,在战斗能力,他也无法与塞壬这些拥有战斗天赋的秩序之子相比。

    但塞壬也不好受。

    看着梦境里召唤出来巨大怪物,被唐闲用意志强行给抹除掉,他才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个梦境不同于以往。

    以往的梦里,他是唯一的制造者与掌权者。

    而唐闲在这个梦里,具备着与他一般的权力。

    唐闲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只是不断地试图靠近塞壬。

    梦里的一切依旧遵循着伊甸的法则。

    他的想法很简单,抓住塞壬,然后杀死塞壬。

    在意识的世界里如果被重创,现实世界里肉身虽然完好,大脑却会受到不可逆转不可恢复的伤害。

    他咬牙开始疯狂的召唤能够在梦境里阻止唐闲的存在。

    地狱三头犬,大天狗,乃至苍龙与九尾妖狐。速度快到如同闪电一般的雷枭,又或者巨大的白鳞蛇妖,成群结队的弈牛与祖顿巨人。

    这些怪物的种类多到让塞壬再次惊诧,七号在矿区都是在做些什么?

    这些生物里不乏毁天灭地的存在,他与这些生物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唐闲微微皱眉,万兽奔腾而来,他大手一挥——

    就像是在黑压压的兽群里,一道雪白的笔迹滑过,顿时间,这些冲过来的兽群就被直接给抹除掉,偶而留下的残躯也如同尘埃余烬,须臾间便彻底消散。

    如同神明净化世间,漫天的妖魔鬼怪瞬间烟消云散。

    塞壬就像是不信邪一样,他第一次遇到在梦境里能够跟自己分庭抗礼的存在。

    他不断地召唤各种东西阻止唐闲,唐闲则不断地将这些东西瓦解掉。

    这种僵持不下的局面持续了足足几分钟。

    这几分钟里,塞壬见到了无数强大的生物。

    还有一些在深海才能见到的恐怖存在。

    但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存在,都被唐闲轻易的抹杀。

    这是一种特殊的梦境,但凡唐闲对这些生物还有丝毫恐惧,都不该如此果断的抹杀掉。

    就仿佛眼前这个废物七号,面对这些万兽也都是一种君临天下的姿态。

    塞壬当然理解不了唐闲对于这些万兽的看法。

    谁会对食物恐惧呢?

    满心以为这些强大的万兽能够抵挡住唐闲,却也只是让唐闲对于自己在梦境里的各种能力越来越熟练。

    “这倒是个不错的领域,希望你死的时候慷慨些。”

    谁不想做个欧皇呢?不管多么强大的敌人,拖入梦中就能狂殴一顿,还能召唤出记忆里的存在。

    塞壬的能力十分好用,唐闲都忍不住想要劫掠过来。

    对于梦境里的一切能力他也越发的得心应手。

    周围的环境开始变得扭曲起来,学区的地面如同翻滚的浪潮一样将塞壬围住。

    他要拦住塞壬,但塞壬也不简单,无论唐闲做了些什么,他都能将梦境复原。

    只是二人间的攻守互换了。

    唐闲寻找着杀死塞壬的机会,塞壬的内心却还对康斯坦丁他们抱有一丝希望。

    他希望看到唐闲忽然死去,希望外面的七百多名审判骑士能够杀死唐闲。

    期望随着时间变得强烈,但又开始自我怀疑。

    他很想退离梦境,可问题在于他无法离开这里。

    塞壬就像是一个恶客,闯入了某间宅子里,打算喧宾夺主,占地为王。

    他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无数人的意识被他更改,记忆被他窥探。

    可唐闲不一样,唐闲是一个比劫匪还要凶狠的刁民,一旦闯进了他的宅子,打劫的可能就变成了被打劫的。

    整个意识幻境已经被锁死,没有任何离开的可能性。

    这是一个不死不休的战场。

    而唐闲与塞壬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塞壬有些惊慌,他知道物理意义的进攻对唐闲没有作用。

    但不想这个人的精神也如此强大。

    唐闲识海里的怪物们已经被完整的展示了一遍,但唐闲抹杀这些怪物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直到退无可退避无可避,塞壬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要在梦里,跟这位伊甸魔童正面交战。

    唐闲没有回忆小时候被塞壬欺负的种种画面,也懒得发表什么胜利感言。

    他现在只想赶紧结束战斗,他奔向塞壬,速度越来越快!

    塞壬的心跳声如同重鼓一般,他恐慌的看着唐闲的拳头,预感到了极其强烈的危机。

    恐惧让塞壬也顾不得其他,不再只是万兽,唐闲记忆里的任何东西他都开始疯狂的召唤。

    形形色色的人类,昔日的同学,老师,朋友,司……这些人都被塞壬拉出来。

    他像是溺水的人在用做最后的挣扎,不管是谁,只要能够拦住这位伊甸魔童就好。

    但唐闲没有停。

    这些人对他来书终究是如同梦幻泡影一般,他甚至不需要挥手了,目光一扫,一切形形色色的记忆全部化为齑粉。

    他与塞壬的漫长追逐,这场梦里的召唤对决也终于到了尾声。

    塞壬有些绝望的看着唐闲逼近的身影。

    他明明比唐闲更快,却腿抖的无法发挥全部的速度。

    第一次遇到在梦境意识里,能够如此霸道的拆解自己所有手段的人,以至于塞壬产生了一种唐闲不可战胜的错觉。

    生死之间,塞壬的大脑也开始急速的转动,想要想出能够困住唐闲的办法。

    拳风呼啸。

    唐闲与塞壬之间再无任何阻碍。

    他不知道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但句芒显然已经带着迦尼萨拖住了乌拉诺斯和康斯坦丁。

    局面是三对三。只要自己解决掉塞壬,胜负的天平便会大幅度倾斜。

    他的拳头迅猛果断,这一路无论万兽还是人类,都没有让唐闲的意志有丝毫的动摇。

    但就在将要砸向塞壬的一瞬间,唐闲忽然听到了一声稚气的叫喊。

    “唐闲。”

    他的整个声音戛然而止。

    那狂暴的拳势也顿时停住。

    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睁大了眼睛,带着些许的恐慌与不安。

    她呆呆的看着唐闲,场景依旧是多年不变的人工湖湖畔,她依旧是那年的模样。

    没有任何进攻或者阻拦的意图,却就是让这个势不可挡的男人给停了下来。

    塞壬瞪大眼睛,呼吸急促,他同样惊骇,没想到在七号的记忆里,能够阻挡住他的人,竟然是一个小女孩。

    他大概懂了一些,作为这个世界负责管控娱乐行业的幕后之人,塞壬想着这大概是唐闲的某个小玩具?

    就像是那些富裕的男人会将各种美丽的女人当做玩具,有些玩具的年龄甚至让常人难以理解。

    塞壬慢慢的退开,梦境会随着主人的情绪而发生变化。

    他能够感觉到唐闲的情绪极为浓烈的波动着。

    这一整个梦境似乎不再如同此前一般固若金汤。

    唐闲就定定的站着,看着那个小女孩若有所思。

    如果当年没有遇到那个孩子的话,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大概会变得跟身后的人一样让人讨厌?也许朋友也没有如今这么多?

    也许在得到全部回忆后,对养父养母的感情就会变得很淡?

    他微微的摇头,幅度很小。看起来就像是整个人怔住,一动也不动。

    塞壬露出狂喜的表情,就像是终于在七号聚满了怪物的记忆里,找到了一个真正的克制他的怪物。

    他满心欢喜,估摸着大概很快唐闲就会因为强烈的情绪波动,让这个牢固的梦境瓦解。

    唐闲退了几步,来到了小女孩的面前。

    当年那件事已经过去了快十年。十年里他认识了不少人,经历了不少事情。

    他揉着女孩子的头发,之前其实不曾做过过于亲密的动作,但现在他觉得还是不太妥当,便又将这个呆滞的小女孩抱住:

    “回到你的天堂里去吧。”

    塞壬的笑容忽然僵住。

    因为整个梦境就像是即将产生裂痕的巨蛋一样,可这种强烈的崩塌迹象却忽然间停止。

    唐闲怀里的那个小女孩,也如同所有之前的幻象一样,开始慢慢消散。

    塞壬知道人类是有执念的,在梦里如果遇到了执念所在,很难从中挣脱。

    七号回过神的过程让他觉得快的不真实。

    直到那个小女孩的身影彻底消散,唐闲才缓缓站起来转过身看着塞壬,就像是知道塞壬的内心一样:

    “我跟你不一样。这个世界,存在着真正爱我的人。你召唤的这个笨蛋,恰好是最不可能来妨碍我的。

    我对她也没有什么执念,我只希望这个世间是有天堂的,那是她的归宿。”

    就像是对梦境的掌控权力更大了几分,唐闲这一次直接来到了塞壬面前,二人的脚下的地面似乎急速的缩短。

    塞壬不知道为何,看着唐闲的那张满是杀气的脸,就像是看着一个恶魔。

    他开始疯狂的逃跑,却始终无法甩开与唐闲的距离。

    在被一股巨大的力道托起的时候,塞壬终于彻底绝望起来。

    唐闲的手握住了他的脖子,以森寒的语气说道:

    “我也希望这个世界是有地狱的,因为那将是你的归处。”

    血液喷溅而出。

    梦境里唐闲一只手贯穿了塞壬的胸膛。

    梦境外,塞壬的身体扑通的一声,跌落在地再也爬不起来。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