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盛唐风华路 > 第七百二十九章吐蕃大胆

第七百二十九章吐蕃大胆

    “吐蕃国胆大妄为,居然拿一具不知是谁的尸体假冒禄东赞,这简直是愚弄我天朝上国。传旨将假禄东赞的尸体挂在城墙示众,将吐蕃使团驱逐出境,派使者告诉松赞干布,不将禄东赞交出来,大唐将会派兵去抓他。”

    李承乾突然提高声音对着书房外说着,小跳子急忙进入称是,心中却无比的惊骇。

    禄东赞的尸体都摆在鸿胪寺了,皇帝这样做简直是不要脸皮了,重要的是这道旨意根本没有经过三省,这样强硬的旨意是中旨。

    不过他一个内侍哪敢多嘴?主子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这次怎么这么果断,脸都不要了?”

    小跳子一出去,蔡聪就笑呵呵的问着,李承乾这样是一种很大的进步,不要脸是一个政治家必备的手段。

    “吐蕃狼子野心不尽早除掉,将来必成心腹大患,何况我大唐说他禄东赞是假的,谁又敢说他是真的?”

    李承乾一脸霸气的说着,他就要把禄东赞挂在城门上,满世界的人都能看到,可他要看谁敢站出来说一句这尸体就是禄东赞。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他没有说出来,他要通过这样的举动告诉所有人,身为皇帝的他,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天下走向只在他一念之间。

    “那就修书给柴将军让他整军待发,只要吐蕃说的不中听就发兵吐蕃。”

    蔡聪果断的说着,平定吐蕃还废不了多少功夫,高原反应这个问题早就被拉练没了。

    “姑父一直都在准备着,我打算派蒙宝来去接替他的位置,这么大的年纪还要为国戌边,想想还真是辛苦他老人家了。”

    李承乾愧疚的说着,他的表弟表妹多次请求让柴绍回长安养老,年近六十了,已经不再是正当年,家里怕他客死异乡。

    “宝来先别挪动,我另有安排。我打算从扶桑将苏定方召回来,让他去定襄,你觉得如何?”

    蔡聪急忙打断了他的话,他对李君羡之类的人无法信任,如果这些人有什么不轨的举动,有蒙宝来在援兵可朝发夕至。

    “这样啊!要召回来的话就召许杰或者方元吧!这苏定方怕是难当大任。”

    李承乾皱着眉头的说着,他对苏定方的印象还停留在苏定方提着继续在蔡家府外徘徊的落魄景象中。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何况这都十余年了。驻守扶桑的大军中除了方元,领军作战,排兵布阵那是无人能胜苏定方。那老小子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那天赋真是不赖。”

    蔡聪立刻给苏定方正名,李承乾吃惊的张大了嘴巴。这七年蔡聪跟朝廷离心离德,朝廷自然需要收集他的情报,而这苏定方在情报中属于可有可无的关系户角色,这样的差距,说明他麾下的情报员该是多么的懈怠无能?

    “那就将他调回来吧!希望他不要给朝廷丢脸。”

    李承乾担忧的说着,蔡聪微微一笑,苏定方是什么角色?再前世他是继李靖之后的新任军神,对方一个吐蕃,那是手到擒来。

    “陛下,一首领求见。”

    就在这时候内侍走进来恭敬的说着,李承乾跟蔡聪对视一眼,立刻宣他觐见。

    “臣拜见陛下!”

    一躬身行礼,随后表情有些凝重的看着蔡聪。蔡聪对他投来的目光视若无睹,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查到什么了!”

    李承乾有些愤怒的问着,他要知道是谁在跟他对着干,让他的威严扫地。

    “回陛下,共有六十四位大臣的情报,探子送上来的情报皆涉及皇后娘娘跟贤妃娘娘。”

    一凝重的说着,涉及到后宫分分钟就能牵扯出惊天大案,由不得他不慎重。

    “速速报来。”

    李承乾觉得头都大了,后宫与外庭勾结,自古以来就是禁忌,如今一国皇后跟最受宠爱的贤妃涉案,叫他如何能不心慌意乱?

    “下值之后众多大臣回到府中,皆同妻子抱怨,说当今圣上太难伺候,太难琢磨。

    既让后宫放出话来,又在太极殿上力保晋王,弄的大家都灰头土脸,实在是不知所求为何。

    诸夫人纷纷言语答之,曰,欲亡晋王者,贤妃娘娘尔,皇后娘娘与贤妃娘娘同悲喜,故一同出面尔。此言一出,众多大臣皆惊骇失色,更有暴怒者怒骂牝鸡司晨,一纸休书欲将发妻赶出家门。”

    一将内容说完以后哭笑不得,李承乾跟蔡聪则松了一口气,搞了半天是楚瑶一群女人瞎胡闹,而群臣会错意,不是楚瑶跟皇后能指使百官。

    这性质就差了很远,说白了不是李承乾的皇威不存,而是百官会错意,以为皇帝性情反复。

    这么一想李承乾心情又不好了,合着老子在你们心中就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后宫不得干政是祖训,皇后娘娘与贤妃娘娘已然违反祖训,虽然百官也有会错意,但是错就是错,该如何责罚,请陛下圣断。”

    在某些时候一比很多大臣还要硬骨头,这是逼着李承乾处置楚瑶跟王氏。

    “虽有过错,然朕负她在前,百官错意在后。其本意非是干政。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圣天子尚有昏聩的时候,只是圣天子有贤臣劝谏,而皇后,贤妃身边无忠仆规劝。将二人罚俸禄半年,贴身婢女杖打三十随后逐出宫门。以示惩戒!”

    李承乾很会找借口,反正我的女人也是会犯错误的,但是她们身边的仆人却不劝阻,这是仆人的错,就罚仆人。这样既起到警醒的作用,又不怕伤了两人在后宫的威严。

    一躬身称是,他要的就是个态度,至于怎么罚根本就不重要。

    蔡聪从头到尾一个字都没有说,对于这个曾经教过的弟子,他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将一身文与武彻底卖给了帝王家,为了彰显皇家的权威,对他这个教官视若无物。

    上次蔡聪在蒙宝来府里遇到的那个女子,他到长安时也为她顺嘴说了一下。

    李承乾跟他什么关系?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可一却当场告诉两人,那个女子在蔡聪走后就被处死了。

    这种强硬且蛮横的态度,让蔡聪差点没一脚将他踢死。反正人都死了,蔡聪也不过是随口一问,他就敷衍一下说回头放人不行吗?

    “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吧!本王与陛下还在商议要事。”

    “下官只听从陛下指使,王爷虽是往日恩师,但也无权让下官离开。”

    蔡聪淡淡的说着,一淡淡的回着,一股浓烈的火药味却在弥漫。李承乾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不会去偏向任何一方。

    蔡聪是好兄弟,而一则算是他李家的大总管,所有肮脏的活都是他来做的,要的就是这种死板的性格,他怎么可能会去打击他的积极性?

    :。: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