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快穿之路人有毒 > 第二百四十章 武林歪传(06)

第二百四十章 武林歪传(06)

    “恩,不及某人。”对面的冷漠男子端起酒杯,仰起头一饮而尽,刀削般的五官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刚才开口的不是他。

    历城无趣的撇了撇嘴,眼底闪过暗芒,哼哼,你说的不及那是因为没看到那个妖精的真正面貌,等你见到时看你还能不能如此的淡定。

    “司音很久没来云州了。”两个男人各自执杯,前言不搭后语的说着话,而话题的中心却是同一个人,一个让他们都沦陷了的妖精。

    司音很花心,与她有暧昧关系的男人,有很多,具体是多少没人知道;跟他保持着长久关系的,却不超过三人,而他,在江湖中三大山庄的云龙山庄少庄主历城--很不幸的成为了与她有关系的其中之一。

    司音就是妖精,专门惑人心神的妖精,很贴切。

    她的男人多,并且每一个男人皆是人中龙凤,可惜,身为天之骄子的他们,在遇到司音以后,只有被她打压的份。

    每一个人却又都是甘愿沉沦,她的笛子和武功的都是一流,一杆翠玉笛力压江湖多少豪杰,一曲‘倾心’让多少好男儿心驰神往。

    外界只知道江湖中有一个来无影去无踪的神音仙子,没人知道她的名字,更无人得见她的真容,因为每一次出场都是白纱敷面,能分辨出的只有那杆翠玉笛。

    更不会想到被人人唾弃的魔医司音和神音仙子会是同一个人,毕竟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一个是高不可攀的仙子,一个是在泥潭中打滚的妓。

    只除了和她有关系的几个男人外,而他很荣幸的成为了那几分之一。

    司音有司音的规矩,首当其冲的就是不沾惹官方人物,因为他是江湖中人,而且还是江湖中小有名气长得又过得去的江湖人,所以便遭了司音的毒手。

    当他遇见司音的时候,他就知道他这辈子完了,这个女人太危险,绝不能沾上,他躲过,甚至很长的时间一直宿在了青楼,可惜最终他还是糊里糊涂地没把持住。

    可耻的是他居然是自己求上门的,用司音的话来说就是,他长的还不耐,勉强能入她的眼,欲哭无泪的他终于没能逃过司音的手掌。

    到后来还是乖乖任她蹂躏,任她压榨他的每一份精力,而他还越来越上瘾,以致才两个月没见,他已经想她想的发疯,而那个妖精现在还指不定在哪个男人的怀中逍遥快活着。

    心中愤愤不平却没奈何,谁让自己下不了狠心离开呢!

    不过看着对面的黑小子,他的心里倒是痛快了不少。

    同为三大山庄之一的枫林山庄少庄主,慕辰,同样的天之骄子的他却是最终没能入司音的眼,到现在还是享受蚀骨的单相思,甚至对别的女人都不举,想到这一点,他就想摆一桌酒席好好的庆祝一下。

    “呵呵……”不自觉的笑出了声,引得两道冰冷的视线射了过来。

    “叩叩叩……”敲门声及时的响起,解救了他被冻成冰块的危险。

    “进来。”收敛脸上的笑意,历城端坐在桌前,冷声说道。

    穿着云龙山庄服饰的侍卫推门而入,见到自家少主和慕辰少主坐在一起,已经是见怪不怪,躬身禀报道:“少主,刚才风组的人传来信息,四大门派的人都已经入城了。”

    “恩,知道了,让风组的人继续留意各派的动向。有什么事情及时向我汇报。”慕辰手执酒杯,注意力不知道飘到什么地方了,但是历城知道他在听着。

    “还有什么事情?”见那侍从欲言又止,历城英气的眉头皱了起来,什么时候雷卫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雷卫也很郁结,看了眼一旁的慕辰少主,不知道该不该说。

    “说吧!”他们两从小就是对头也是朋友,相互间倒是没什么秘密。

    “是,是关于蠡园的,风卫刚得到消息,说蠡园的大门打开了。”一条消息,刚才还无精打采的两个男人同时抬起了头,欣喜溢于言表。

    “什么时候的事?”顾不得慕辰在场,历城失态的坐直了身体,急切的问道。雷卫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就知道少主会是这个德行,只要一涉及到蠡园的事情,准是自乱阵脚。

    “就在刚刚,和四大门派进城的消息前后脚传来的,而且……。”如今武林大会即将举起,各路武林人士齐聚云州府,他们也很忙的,可是再忙也要关注蠡园那边的情况,谁让他们少主喜欢呢!

    “怎么了?”雷卫低下身子在历城耳边耳语一番,历城脸上随即变的难看。

    “当真?”得到准确的回答,历城的脸上变得凝重,也懒得和慕辰应付,起身朝着外面冲去,现在他只想赶到百草居去。

    一路飞奔,引得路人纷纷侧目,转过两条街,再拐个弯就是蠡园的的大门,向右拐,约走到这条街的中心距离,很普通的一扇木门。

    匾额上的“蠡园”两个字迹张狂潦草,带着让人难以忽视的霸道,很难想象,这字居然出自女人之手。

    每次看到她的字,历城都忍不住摇头轻叹,司音只怕是这个世上最让人难懂也最不正常的女人了,哪一个正常的女子会找那么多的男人,美其名曰情人。

    她的才情,美貌,甚至是武功哪一样不是顶尖,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却做了让天下女人都不齿的**荡妇。

    想不透就不想,自嘲的笑了笑,也许这样也好,要不然哪还有他的份啊!天下间敢娶她的人还真没有,不是他不够自信,而是对那个女人越是了解,他就越是好奇。

    从刚开始的玩玩,到现在的朝思暮想,明知道他有那么多的男人,还是忍不住的去惦记她,想着等哪一天自己腻味了还能全身而退。

    门房的人拦住了历城的去路,“历少爷!抱歉,您不能进来。”

    这人他认识,只要主人回来,他必定前来,只是没想今天主人才刚回来他就得到信过来了。

    历城看那门人执行命令显然坚决的很,于是便掏出一枚令牌,一朵白玉上面是一面是笛,一片雕刻着小巧的兰花。这还是他死缠烂打的跟司音求来的,就怕哪天自己进不了门。

    门房见了该物,眼里闪过惊诧,很明显这令牌不是那么轻易就得到了,既然人家有主人给的令牌,那他当然只能让开道了,打开边上的小门让他们进去。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