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羽皇残刀 > 第三十八章 拼刀
    天亮了啊。

    有一位公孙羽记不清楚名字的哲人说过:“每一天都是一个新的希望。”

    这话大抵上来说算是个病句,而且与眼下他们所面对的情形亦极不相称。

    今天他们迎来的可不是什么“新希望”。

    敌人,从数量上分析应该绝不下于五十名敌人,由“壮汉”领头呈一字阵列堵在了早已成为焦炭的山庄大门门口。

    “就来了这点人?”公孙羽抱着刀坐在门口的石墩上斜视着“壮汉”。

    他已经换掉了从草原上一直跟他到现在的、已经崩出了几道缺口的长刀,换上了昨夜由某位绿柳山庄守卫提供的新刀。

    “壮汉”没有言语,事实上,从他带着人来到绿柳山庄门口的时候起他便没开口说过哪怕一句话。

    他不说话,也没有任何的行动,只是像根桩子般杵在绿柳山庄门口和公孙羽对峙着。

    很诡异的一幕,但却有很合理的解释。

    “你们不用等了,庄子里的密道已经被我们全封死了,你们的人出不来。”

    公孙羽调笑着说。

    “壮汉”的脸上终于有了变化:“不可能的!”

    听见了“壮汉”的话,公孙羽心中一凛,暗道:“果然如此!”

    ……

    昔年水柳派在此地开宗立派的时候曾于水柳湖边留下一条密道以作后路,这条密道长逾十里且贯穿湖底,通过它,当水柳派的弟子遇上灭顶之灾时亦可以安全撤离。

    这样的密道基本是个像样的门派都会挖个几条,毕竟“天有不测风云”嘛。

    而很不巧的,姚长青在“密道设计”上颇有造诣,昨夜在他的带领下公孙羽等主要战斗人员已完成了对于近十条密道的排查整改。

    翻译为人话就是:他们在密道里头加料了。

    就像绿柳山庄往公孙羽等人解救出来的幸存者队伍里加了料是一个意思。

    “好了!我们到了!”水柳湖边,乱草堆中,薛胜一通翻找总算是找到了密道的入口,然而他的脸上却并没有什么喜色。

    临行前公孙羽向他交待了两句话,其中第一句便是:“若是发现密道入口毫无被人踏足过的痕迹,切勿入内!”

    薛胜又检查了一遍密道入口处的野草、土壤,以他的眼力着实是没看出任何人类活动留下的痕迹。

    公孙羽的嘱咐应验了。

    作为弟子的薛胜能做的只有谨遵师命。

    薛胜站起身,以鞋底抚平荒草的同时高举起右手。

    他说:“撤!此路不通!”

    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了一阵喧哗。

    一名头发蓬乱的大妈情绪激动:“撤?往哪撤?”

    从昨夜起一直未歇的风还在这座庄园中盘旋,卷起了层层灰烬的同时也携来了疑似阵阵兵器碰撞的锐响。

    战斗已经开始了。

    她们这些手难缚鸡的妇道人家能往哪儿撤?

    回撤吗?去给救援了自己的恩公们添堵、碍手碍脚的。

    沿着其它的什么路径逃亡吗?

    白白将两名战力绑在自己身边,只会让公孙羽那边的局面愈发捉襟见肘。

    女丶同丶胞们纷纷以眼光与低语交流,很快的,她们的意见就得到了统丶一。

    但就在那头发蓬乱的女子即将把那大义凛然、顾全大局的答案喊出口前,一道人影越众而出。

    站出来的是那个穿着女装的男儿:“我们快逃把!快带我们逃吧!这个地方我一刻都不想待了!”话里带着哭音,明明是个男儿身举手投足间却做出十足的女儿态,真是教人……

    不寒而栗啊!

    薛胜看着这个女装大佬,公孙羽之前嘱咐他的第二句话顿时出现在了他的耳边:“若是我的第一句话不幸成真,那么……千万要远离那个最急于逃跑的人!”

    想着公孙羽的话,薛胜心中惊异于这老不修料事如神的同时更是一阵的奇怪:为什么要远离那个急于逃跑的人?

    然而他还不及细想异变便骤然发生:在微风吹拂下水柳湖本是有规律地起着皱的湖面上忽地泛起了一阵不同寻常的波纹。

    这波纹从湖对面产生,一路蔓延,直至薛胜脚下密道入口所对的岸边。

    薛胜毕竟年幼,贪玩如他自然而然的没有完成“学好数理化”的积累,更惘提“走遍天下的阅历”。面对此等怪景他一时间竟是毫无反应,而与他相反,经验丰富的申莫愁却已叫出声:“地下有人过来了!不,应该说密道里有人过来了!”

    申莫愁话未说完便将一包粉末丢在了被荒草覆盖的密道入口处,并迅速丢出一枚火折子将荒草点燃。

    “走!”申莫愁拉起薛胜催使轻功拔腿便跑,她这一套动作快如行云流水,仿佛先前排演过无数回似的。

    你怎么这么熟练啊?

    仓促之间薛胜脑子里仅有这有一个成型的念头。

    “快逃!”等薛胜反应过来之后他立马冲着已被他们甩到身后的众多女眷们高呼示警。

    然而他这一回头看到的却是一把剑。

    一把直取他脖颈而来的长剑。

    ……

    门口,公孙羽已经和“壮汉”正式交上手。

    “呯呯呯!”别看这“壮汉”身形臃肿、而且在昨日发生过的过招事件中还充分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势大力沉”、什么叫“以力欺人。”

    但就是面对这样的一名“壮汉”,本应跟他打个天昏地暗的——以公孙羽单方面的资本来说,他们着实不应这么快交上手,而即便交上手了阵势也绝不该如此胶着。

    从年纪上来看,公孙羽是个垂垂老矣、行将就木的老人;

    从体力上来说,“壮汉”正处青春年华,力道怎么滴也得在公孙羽之上。

    从功力上看,“壮汉”的功力更是应该在公孙羽之上。

    从人数上来看,“壮汉”一方有五十多人,五十打一,你上你也行。

    但他们就这样打起来了,而且还打得有来有往的,时不时更是有小喽啰付出了自己的生命、饮恨在公孙羽的刀下。

    “就这点本事?”一次拼刀所带来的劳累真是一言难尽,我室友公孙羽嘲讽道。

    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