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我可以无限强化 > 【291】强化!金钟罩十二重

【291】强化!金钟罩十二重

    李丁的尸身躺在冰冷的地上,那泊酒水早已干竭,但依旧在此人身下浸湿出一块水痕。

    几名捕快在尸身附近四处搜索,寻找着能不能发现到些许线索。

    秦月生站在十丈外一幢小楼的窗台上,靠着碧落瞳远远观察着事发现场。

    将灵狐心眼放在眼前,他能够很清晰的瞧见到,此刻那具没有脸皮的尸首身上,正散发着一缕缕黯淡黑气,数量不少。

    “真与邪祟有关。”秦月生放下灵狐心眼,暗道。

    成山城内戾气充沛,便表示此地一地隐藏着很多邪祟妖异,若是能够将其揪出一网打尽,又可收获到一笔全能精粹。

    秦月生如今对于全能精粹的需求十分巨大,自是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很快,那些官差在查询无果的情况下,只好让人拿来担架,先行抬着李丁的尸身离开了,看到现场已无人,秦月生立马跃动着身姿靠近过去。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没有点特殊手段,就算是再厉害的神捕也不可能侦破掉这种邪祟害人的案子。

    秦月生将目光盯在地上那层酒水渍上,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疑点,普通酒水如若洒在地上一个时辰左右,基本上就浅淡的差不多了,根本不可能让人看到水痕。

    然而眼下,秦月生目中这块水渍,却依旧保持着湿润无比,宛若刚刚洒上去的一样。

    秦月生正想拔出斩龙剑去触碰一下,突然间水渍中猛地冒出大量黑色气泡,就像是水被煮到沸腾。

    见此情况,秦月生瞬感不妙,已是将内力催动,化为护体内力尽数将自己周身包裹。

    说时迟那时快,同一瞬间,数条黑色手臂直接就从水渍之下探出,用力的抓向了秦月生的身体。

    此等怪状,秦月生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当即一掌拍出,汹涌内力澎湃灌下,与这几条手臂对了个正着。

    轰!

    地面的青砖飞速开裂,水渍于轰鸣当中消散,一个大坑瞬间就出现在了秦月生的手掌下。

    然而情况并没有这么简单,秦月生只闻脑后一阵风劲袭来,看来势不小,他当即反手一臂挡出,挡下了袭击之物的鞭腿。

    回头望去,就见那竟是一个脑袋上前后左右各长着一张不同面孔的怪人。

    对方浑身漆黑,四肢动弹间还会散发出有如水波般的涟漪。

    秦月生反手就是一抓,以暴力将此人扯来,随即一剑刺出,直接穿入了怪人胸膛。

    是/否分解‘怨灵’】

    若是内力高手被斩龙剑刺入胸膛,只怕是瞬间就得死得不能再死了,但这怨灵全身有如液体构成一般,软滑惊人,纵使被斩龙剑贯穿胸膛,也毫无影响,张嘴一口便朝着秦月生脸面咬来。

    气沉丹田,运气一吐,一道如剑般的长气便从秦月生口中飞梭而出,一举洞穿怨灵脸部,凿穿出了一个大洞。

    松开斩龙剑剑柄,随即对着怨灵下巴便是一发上勾拳,直打的怨灵呼啸上天。

    然而秦月生根本不给机会,以妙手乾坤抓回,猛地便是荡魂吼出口,瞬间就将这怨灵给震的身形不稳,隐隐有要崩溃掉的架势。

    秦月生手头上内力一股,顿时包裹住怨灵全身,便有如磨盘般的转动起来,立马将怨灵给碾碎成了残片,消散原地。

    “这次的邪祟,看起来并不简单啊。”秦月生看着已经荡然无存的四周,不禁暗道一句。

    拿出灵狐心眼和辟邪蟾蜍检查一遍四周,确定没有任何异样之处以后,秦月生这才返回了客栈。

    ……

    成山城某处。

    昏暗,青烟缭绕。

    一柄蛇头伞无人把控,悬浮于半空当中。

    伞下圆形区域之内,大量魂魄在飘动环绕,衬托得此地阴气森森。

    “神煞宝穴的秘密,好像已经被北方那帮道者发现了,最近我听闻五岳山的不少势力,都在暗中为一个从北方来的仙师寻找一本名为《赤霞经的东西。”

    “无妨,到时候若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只管让我去摆平便是。”

    “这把万魂伞,是打开神煞宝穴的契机,绝不容有失,那些琐事何须劳烦你出手,炎鬼尊只需要好好看护着这个就可以了。”

    轰!

    一道火光绽起,瞬间就照亮了四周所有区域,便见一名浑身皮肤通红,胸口、脖子、脸庞都布满了红莲火纹的青年正盘坐于一尊火炉之上,火炉顶盖有五个出气口,此时大量火焰从中喷涌而出,弥漫笼罩了青年的整个下半身。

    火焰在他的身上就像是飞舞的精灵,不仅没有灼烧伤他的身体,反而还融入到了此人体内,让他的气势变得更加强盛。

    “你当初为本尊找来这具上等的接引体魄,这点本尊很感激,这次本尊帮你,待事毕以后,本尊便与你再无瓜葛。”

    “这是自然,还请炎鬼尊能再多找来一些夺魂女供我驱使,以便早日填满这把万魂伞,开启神煞宝穴。”

    炎鬼尊说道:“若不是你胆小怕事,直接让我以这成山城全体百姓为饵,万魂伞早就已经炼成了。”

    “五岳山属于中原之地,虽说如今大唐不稳,但终究没到分崩离析的处境,我们若是直接血祭一城人士,只怕是少不得要引来一些正道人士,徒增麻烦。”

    “你就是想的太多了,成山城这种偏僻地方,哪来的正道人士。”炎鬼尊不屑说道。

    他本是数百年的作乱鬼尊,睥睨一切,为所欲为。

    若非后被人族封印,他们几个恐怕早已是以鬼族之身成仙,踏入到了更加高层次的境界。

    种种落差,亦是养成炎鬼尊的不屑性格,他一心记恨上次秦月生与七星监、西祁山观等多方势力破坏自己的逃脱接引,这股怨恨,必须要以血洗礼才能够扫平。

    自打接引成功以后,炎鬼尊一直都在修炼,以完成这个救了自己的家伙的一个委托,待成山城此事完成以后,他就将主动前往青阳城,去报那日之仇。

    “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得求稳一些。”

    “随你。”炎鬼尊说道,那些火焰从他的体内涌入,又散出,循环不止。

    ……

    有人惨死于附近的消息,因为有官府压制的关系,并没有怎么流传开来,所以倒没有影响到附近店铺的生意。

    秦月生有心晚上要夜巡成山城,看看能不能撞上新的邪祟害人,便白日待在房间里修炼,养精蓄锐,准备晚上再次外出。

    玄天宝鉴,前篇为外锻锻体。

    后篇为内功心法,名《玄天真经。

    秦月生刚刚习武的时候得到玄天真经,当时没有别的选择,故而就只能修炼这个。

    而当九阴极道经和九阳至极功出现的时候,秦月生感觉到了自己有更好的选择。

    修炼玄天真经只能修炼一个,但若是转修九阴九阳,那么就是两功同修,威力更上一筹。

    秦月生可是亲眼见识过白莲教主将九阳至极功修炼到大成之境的象征。

    九小赤阳。

    若是自己将九阴九阳尽数修炼到大成,九小赤阳外加九阴极道经的大成,绝对是举世无敌,打遍天下无敌手。

    于是乎,秦月生上次便主动散功,冒着他人所不可承担的风险,转修九阴极道经。

    对于别人来说,内功修一世,轻易不可换。

    但对于拥有超级辅助器的秦月生来说,倒是没有那么困难,靠着十常侍所掉落的内力丸,秦月生在散功以后,也是重新回到了内力境重的实力,算得上没进没退。

    房间内,秦月生盘坐在床上,只见他身边隐隐有金光之气缭绕,然后凝聚为一层金钟法相。

    这便是之前从十常侍身上得到的那门护体神功《金钟罩。

    此神功修炼起来对于武者的防御力提升非常明显,秦月生自是早早就将其给强化了起来,如今的他,对金钟罩的精通程度,不亚于当初那个十常侍。

    神功难学,亦是难以入门,没有秦月生的这种超级辅助器,就算是不完全的金钟罩,想要修炼到小有所成,也是非常困难的,没数十年的沉浸难以功成。

    “这门金钟罩乃是残缺版,我若是想要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必须得将它给修补到完全版才行。”

    秦月生调出超级辅助器,看着自己这段时间吃药吃丹积累出来的几万点全能精粹,立即就往金钟罩上开始了强化。

    金钟罩,第九重修复。

    金钟罩,第十重修复。

    金钟罩,第十一重修复。

    金钟罩,第十二重修复。

    达摩寺的金钟罩护体神功,总共十二重境界,修炼到十二重大成,便可达到金刚不坏、内外不可破的超神境界。

    秦月生眼下,达到的就是这个境界。

    金钟罩实如真正金钟,金光璀璨,他盘坐的床铺瞬间就被金钟给震成粉碎,只见金钟表面上,一层层佛陀像浮现转动,更有‘*’不停旋转。

    此时此刻,才是这门护体神功真正的威力展现。

    秦月生大为自信,有这门护体神功傍身,到时候碰到邪祟袭击,定能让对方连自己的身都近不了。

    ……

    夜色渐深。

    不知是天气骤变还是什么原因,一股淡淡的白雾宛若纱巾一般在成山城里飘散。

    秦月生踏着逍遥游天法行走于夜空当中,他手中拿着辟邪蟾蜍,搜寻着成天城内戾气最浓重的地方。

    突然间,琉璃盘上指北方处,一股戾气值猛然涌起,不一会儿就已达到了百指数,秦月生顿时眼前一亮。

    就算不是邪祟作恶,那边的情况一定跟邪祟也逃脱不了干系,自己只管赶过去看看究竟便是。

    于是乎,秦月生立马就迸发出全速赶了过去。

    瘦弱的老翁在街头上打更,关于成山城最近经常死人的事情,作为打更人的他,自是非常清楚。

    并且那些死亡的人,往往死相都很离奇,不是被掏了心、折断脖子,就是被扒下脸皮、吸光了脑子。

    总之死法极其残忍,宛若魔教中人所为。

    但更夫乃是职业,老翁若是不做,便少了养家糊口的银两,故而即使他心里再害怕,也只能拿着自己吃饭的家伙,在街上吆喝行走。

    今晚白蒙蒙的绕城迷雾,更是给整座成山城带来了一种诡异恐怖的气氛。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老翁一边左顾右盼,一边畏畏缩缩的喊道。

    然而他没有注意到,后方忽有两道粉红身影快速袭来,轻而易举的就抓住了老翁的双臂。

    双臂突然被人抓中,老翁顿时吓得整个人为之一哆嗦,当他下意识的回头望去,就见那竟是两名貌美娇柔的粉群女郎。

    “老先生,大晚上的怎么一个人在街上游荡呢,看你也没事,不如来跟我们姐妹俩玩吧。”女子娇声柔如水,巧笑嫣然。

    老翁定睛一看,才发现这二人乃是一对双生姊妹,姐姐朱唇艳红、美目盼兮。妹妹古灵精怪、可爱俏皮。

    这二人长有七分相似,三分不同,更显趣味倍增。

    这换做谁,谁顶得住啊。

    虽然明知这大半夜的突然间出现两名如此美丽的姑娘不太正常,但老翁还是忍不住的停下了脚步,有些警惕的说道:“我,我还要去打更的,二位姑娘还是去找别人吧,我这身板可经不起你们折腾。”

    “咯咯咯,老先生真是有趣。”二女搀扶着老翁,毫无要放手之意,便见其中一人忽然红唇微微一吐,便有一股粉红雾气飘散而出,喷中了老翁脸庞。

    顿时老翁整个人就变得迷迷糊糊,表情瞬间发生了变化。

    “老先生,跟我们去那边玩玩吧。”女子娇笑道。

    老翁傻乎乎的发出傻笑:“好,我喜欢玩。”

    二女对视一眼,立马就搀扶着老翁往附近一处阴暗当中走去。

    这三人都没有发现到,就在不远处的一个屋顶上方,秦月生正蹲在屋檐上,用灵狐心眼安安静静的注视着这场好戏。

    只见在灵狐心眼的视界里,老翁身边的戾气可谓是相当浓重,而此刻在搀扶着此人左右的,哪里有什么粉衣美人,分明就是两个瘦如枯柴,满脸皮贴骨的尸鬼。

    他们头上长着稀疏的毛发,口中牙齿残缺,望着老翁的眼神当中充满了渴望和嗜血。

    这一去,怕是再也回不来了。

    秦月生收起灵狐心眼,当即就是两把飞刀甩出。

    咻!咻!

    只听两声破空之音响起,两把飞刀便已贯穿了尸鬼的脑袋,依附在飞刀上的九阴内力直接将尸鬼脑内给冻成了冰块,令这两个东西彻底丧失了动作。

    咔咔!

    不出三息工夫,尸鬼脑袋直接碎裂,化为大量冰块掉落在了地上。

    老翁眼前蓦然开始变得清明,当他看清楚站在自己身边的两个到底是什么东西时,顿时不免大惊失色,双腿瘫软在地上久久说不出话来。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