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俩城 > 第十五章 能力展示
    “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亚瑟看着四肢被斩断,身躯被四只长枪穿过架在空中无处着力,却完全没有痛苦之色,还凶悍的冲众人呲牙咧嘴的怪物,冲围观的人群问道。

    在场的人都心有余悸,看着这东西面面相觑,没一个回答得上来,亚瑟只好看向弯着腰站在一旁的灰衣年轻人。

    年轻人虽然被领主命令站起来,却不敢在贵族面前直着身子,只能尽力弯腰站着,看起来比跪在地上的老收尸人还要辛苦。

    见领主看过来,他恐惧的低下头,只在嘴里含混的回答着什么东西,半句都听不清,只是偶尔望向那只怪物时,也满是厌恶。

    亚瑟摇摇头,明显也不能指望从这家伙口中得到什么信息。

    看了看跪着的老收尸人,这家伙语言表达能力比年轻收尸人还差,胆子又小,刚刚看见自己的同伴召唤出这种怪物时,只发出一声充满恐惧的惨叫就晕过去了,醒来之后远远避开年轻收尸人...算了算了。

    让人家老这么跪着也不是个事,亚瑟反反复复看了几遍,确认老收尸人身上没什么秘密,就让他先离开,将场地让出来。

    环顾四周看看有什么人知道这东西是啥,冷不丁和狼王好奇的眼神对上了。

    “老白,你的传承记忆里有这东西吗?”

    “嗯,传承记忆都是记录一些重要的东西,这东西太弱,没什么印象啊。”

    得,我们十来个人围不住的东西在你看来是太弱啊。

    不过也确实,这东西在超凡体里面并不算很强,只是腿部肌肉爆发力高了一点,弹跳能力超强,才给亚瑟比郊狼更快的错觉,其实就算没被叫回来,在跑出几百米后它的速度就慢下来了,别说郊狼,速度力量和耐力还比不过人类超凡者。

    倒是它的爪子有点厉害,冠军骑士的剑都缺口了,它的爪子倒是安然无恙。

    看那黑色肮脏的爪子,亚瑟心里就嘀咕,这家伙好像是从土里面出来的,这爪子就算没毒,被抓一下恐怕也会得破伤风吧。

    “罗尔夫,过来一下,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领主大人,我没事,就破了个皮!”年轻的超凡者毫不在意的拍着自己的伤口,“看,连血都没流多少,等下我回去抹把炉灰就完事了!”

    看来酒桶镇的医疗系统建设任重道远啊。

    “好了,过来给我看看,”不由分说的拉过罗尔夫,亚瑟凝神一看,脸色顿时一变。

    伤口确实不深,不过半厘米,颜色鲜红,也没有中毒的样子,以超凡者的体质,可能半小时就痊愈了,可是在视界中,有一股黑色的能量附在伤口上,不但阻碍这伤口的愈合,还往肌肉里面渗透进去。

    幸好现在大家都维持着超凡状态,这股能量被超凡之力阻挡,还没有扩散开,要是罗尔夫解除了超凡状态...

    “小主人,有问题吗?”克里斯骑士发现亚瑟脸上不对,连忙上前问道。

    “罗尔夫,你先不要解除状态,那怪物爪子有问题。”亚瑟拍拍年轻士兵,吩咐他。

    见领主不像是开玩笑,罗尔夫脸色一白,连忙应道:“是,领主大人。”再望向被串成肉干还凶悍无比的怪物时,眼神已经带上了惊惧。

    “怎么回事?”其他人也围了过来,察看了一遍罗尔夫的伤口,没一个人看出问题,不由都离那怪物远了几分。

    未知的事物最为可怕,本来大家发现这怪物没什么了不起后已经松了一口气,现在又重新警惕起来。

    经过猎杀小队的宣扬,大家都知道领主能看到很多普通人看不见的东西,自然不会不相信他的警告。

    亚瑟想了想,拉着罗尔夫来到无所事事的白狼身前,“老白,来帮我看看,这东西是什么,有没有办法消除。”

    “我说了,我也不是什么东西都懂...”白狼不满瞪了亚瑟一眼,看了一眼罗尔夫的伤口,“这、这是尸毒!”

    它的眼神在灰衣年轻人和怪物之间转来转去:“他召唤的是死灵生物!这种低级死灵生物怎么会有尸毒?难道是他的天赋带来的?他是...这个精神特异体,是个死灵法师!”

    少年领主精神一振:“死灵法师?法师?”

    ‘果然!’亚瑟在心里大叫,‘我的想法没错,他是法师型超凡者,和我一样,是法师型超凡者!’

    当初百科全书进化,亚瑟出现魔力池的时候,其实已经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为法师,毕竟魔力池这东西怎么看都是跟法师挂钩的,无奈当时自己一个魔法都不会放,实在没脸这样自吹自擂。

    倒是到后面使用符文给武器增加威力时,才有一点法师附魔的样子。

    “合作者,你可别去惹死灵法师啊,他们可都是神秘系的大人物,是你这种符文法师惹不起的,”白狼看上去有些忧心忡忡。

    “符文法师,我这种就是符文法师吗?符文法师是怎么使用法术的?”亚瑟紧张起来。

    “我又不是法师,问我有什么用!”老白生气的看了亚瑟一眼,“死灵法师这种职业看天赋的,这家伙的天赋很不错,进步速度一般的符文法师都要快,更何况你连正规的传承都没有,更不用想赶上他了。”

    狼王犹豫了一下:“要不,趁他还没成长起来,干掉他什么样?”

    亚瑟有些好奇:“有更强大的法师,你不去抱大腿吗?”

    狼王苦笑:“抱什么大腿啊,其他法师都好,死灵法师,我怕会被做成死灵狼啊!”

    “呃...真的控制不住他再说,你还是看看罗尔夫的伤口能不能治吧。”有视界的帮助,亚瑟有信心在死灵法师生出异心时就先下手为强,倒不是很担心对方背叛,况且现在对方还属于酒桶镇的一份子,就这么毁掉太可惜了。

    “想解尸毒很简单啊,用神圣属性冲散就行,最方便的就是圣光或者圣水,这种程度的,最低级的圣水就够了。”

    亚瑟脸色很难看,这么说那群神棍也是有真本领的,不仅仅是靠重甲和重锤来宣扬神的荣光?

    不,如果真是这样,牧师们不可能将这些有助于他们传教的超凡力量藏起来,应该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失去了传承。

    “还有其他办法吗?”

    “你们法师有好几个魔法可以对付毒素呢,不过我看你也不会,要不割掉算了,反正伤口也不深。”

    亚瑟一愣。

    ......

    失去超凡之力的保护后,那块被割掉人在盘子里的肉迅速变黑腐烂,在一边散发出中人欲呕的臭味,熏得众人无不色变,连带看向收尸人的眼神也更加忌惮起来。

    肩膀处被糊了一堆草药止血的罗尔夫更是心有余悸,原本半小时就能好的伤,因为所谓的尸毒被割下碗口大小一块肉,以超凡者的体质也要好几天才能长好,难以想象要是普通人被伤到会怎么样。

    亚瑟却不以为意,指手画脚的指挥着,“来来来,胡安转过去,再试一次。”

    胡安背对着灰衣年轻人,闭着眼睛全部注意力都放到身后,试图感知到后者的存在,良久,无奈的摇摇头,睁眼看着亚瑟:“对不起,领主大人,我还是感觉不到他。”

    亚瑟点点头,冲年轻收尸人打了个手势,后者无奈的后退了一步。

    胡安点点头:“领主大人,我又感觉到他了。”

    又是这样吗?亚瑟沉吟着。

    这已经是第三次试验了,每次试验的效果都大同小异。

    收尸人有一种古怪的能力,当它保持不动时,就像一块死物,很容易从旁人的注意力里消失。

    如果像亚瑟和其他超凡者那样一直盯着他,会减弱这种效果,而像胡安那样背对,则效果大增。

    就像你手边放着一本书,但你翻看它时,你绝不会忽视它,一旦你将它放到一边不去看它,就会忘掉它。

    有时甚至你想起来,想看这本书时,明明眼睛从书上扫过,你都会无视掉,死活找不到。

    问题是人类和死物毕竟不同啊。

    人类就算站着不动,也不可能是真正静止的,心跳声、呼吸声,甚至血液流动和骨头间摩擦的声音,对胡安这种超凡者来说,都是巨大的噪音。

    年轻收尸人的心跳只不过比常人慢一点,站了这么久,胡安明明听到了好几次,为什么也将其忽视过去呢?

    咦,总觉得刚才那句话有什么地方不对?

    少年领主灵光一闪,将前面思考的那句话又过了一遍。

    一瞬间,亚瑟只觉得全身寒毛竖起。

    灰衣人的心脏跳动频率只有普通人的十分之一,这么明显的数据差异,自己来来回回看了几十遍,居然没发现!

    这么违背常理的事情,自己居然就将它当做理所当然的事情,就这么无视了!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