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命运之轮逆转未来 > 最后的怪闻,就决定是你了四角游戏

最后的怪闻,就决定是你了四角游戏

    张不凡一发天降正义打得这个死怪没脾气,根本没有任何抱怨,当然了死人这么抱怨?

    张不凡一棒子抵住他的脊椎骨正中间,这样不会导致因为受到的力过大而导致棒子脱落,这样子是真的尴尬了!

    在借用跳下去的时候,张不凡狠狠地在空中给棍子来了一脚,这里要有些操纵,如果力太小就浪费了这次机会,还会暴露了自己的位置,借用蹬棍子的推力足以将自己推进音乐教室,要是那个死怪有些脑子,不就是瓮中捉鳖了?但要是力太大了,就只会把这个死怪推到在地。

    所以说这棍子在的地方与用的力必须十分准确,首先你必须要对人体结构十分清晰,其次你还对自己的力量自控力极强,也对目标有一定的了解。

    这些本来就是很难做到的事情,毕竟谁有事没事去看人体塑像,除了某些生物鬼才,但是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个问题,因为他可是张不凡啊!这个名字都吐露着一种不羁不凡的气息。

    张不凡可是熟知自己身上任何一个细胞的存在,那么对于人体颇有建树不是很正常的事?

    其实你们不知道,张不凡就算只看着一具尸体,他都能把那家伙的身份猜出来个所以然的。再加上张不凡对于自己力量控制力还是挺强的,那这么一思考张不凡很好判断出对付这个家伙需要多大的力。

    至于为什么要喊“天降正义!”?其实也不知道要喊什么好,其实张不凡也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说:

    “德玛西亚!”

    “有基佬开我裤链!”

    张不凡被自己的反作用力给震到了音乐教室里,发出“咚”的一声巨响,长吐了一口浊气,自言自语道,“这还能忍,是只老王八吧!不过爷爷就是喜欢吃这些甲鱼。”

    他是一个塑像,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对于自己能够快速思考这件事,他也是对此极为神奇的。要知道每一块石头都会思考,都会移动,只不过太过于缓慢了,以至于在时间的流逝之下都忘记了之前应该想些什么。

    不过他现在居然可以想到自己上一秒在想些什么,那真是个神奇的经历啊!

    “道满啊,这就是你所制造的怪闻?”一个白色头发的年轻人摸着下巴打量着他。

    那个年轻人实在皮肤太白了,一身白色西装都显得黑,但不是他那种涂染的白,也不是医院里面那种惨白,而是一种符合大众审美的白,一种有生气的白,也是符合所谓“肤白貌美”这个形容词的。倒是嘴唇的红润光泽,更为其增添了不少妖媚。

    “嘿嘿嘿,是啊!虽然老夫不是所谓的最盛时期,但是好歹也是差一点就可以得到【大阴阳师】的人啊,这种小事可难不倒老夫啊!”应那个年轻人的是一个怪人。

    墨绿色的头发在身后系了一个小辫子,两只眼珠子深深地凹进去,眼睛外面是一片黑眼圈,就像是修仙大佬一样。他的眼珠子不是正常人的样子,而是血红色的,也许就是修仙修的太久了。一身黑,白袜加上很古朴的木屐。不知为何,他就这样站着就给人一种阴森不自在的感觉。

    “我是说为什么找这些?”年轻人的眉头一蹙,为什么要设置这些可能会让人死亡的东西?而为什么只说了一半?在座的都是聪明人,而聪明人讲话都不用讲完。

    “啊!当然是有趣啊!”怪人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但出于眼前这个人还是自己的上司也不喜欢别人认真的时候开玩笑,于是忍住没有大声笑出来了。

    “那你可知道……(这样会有误入者以及作死者死掉)”

    “当然知道了,不过我们不是已经提醒过他了,不是吗?”怪人这个时候也板起脸来了,严肃说道,“要是让地下那个东西真的醒过来,后果可不是你我可以承担的。再说了真正见过这个东西以后,其实他本身就已经陷入了名为【怪异】的漩涡之中了!如果是普通人的话,十有八九就会……”

    “嘻嘻嘻,死定了!”怪人露出恐怖的笑容,再加上他本来的气质就十分让人感觉压抑。

    “不要这么难过嘛,自从那家伙死后你就没有真正高兴过了。高兴一点嘛,大家都是死过一次的人,都应该一切看开了,不是吗?”看着眼前这个人脸上乌云密布阴晴不定,怪人反而露出愉悦的笑。

    其实这家伙与自己一样,都是为了满足自己所需而不择手段的至暗生物。但由于他所需求的刚刚是大众们需求的,因此以一种正面的形象流传下来。

    不过这件事情上,他本来先天理性的他倾向于我这一套,而被后人添加后天觉醒的感性又在反对,哇,这种感觉,真是太愉悦了!

    最终如你们所想,他还是同意了怪人制造的【怪闻】,毕竟一切与地下那个鬼玩意相比都要轻了。要是那家伙真的醒过来了,那他们就是民族罪人了!

    不过经过了这么一件事,怪人对于愉悦有了新的认识了。如果能把眼前这个人教导成愉悦犯应该会很有趣吧!

    然后雕像就一直秉持怪人设立下的命令“将所有闯入旧校舍的人杀死”。老实说他对杀人并不反感也不热爱,他的认知里这就是工作,也是他存在的意义。

    如果张不凡知道他的想法,一定为之而唏嘘,不得不说作为一个雕像,你居然思考出自己的意义,那也是活过一次了!

    他将所有人都杀死了,无一例外,人们往往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却没有真正用大脑思考过。直到那个男人的到来……

    加菲他们走了一会,就停了,但听了张不凡的话没有立刻转头去找张不凡。但在这个幽深寂寞的走廊上,回头找张不凡是迟早的事。

    “喂!你们几个向前走,都站在四个角落!记住千万不要跑!”正当恐惧这只怪物要把理性吞噬时,耳边传来张不凡的话语……

    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