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女配拒绝当炮灰 > 第两百零六章 寻宝鼠13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凤栖梧各种保命的丹药,必要的时候能够给她一线生机,这也是姜蝉之所以勤奋修习丹道的原因。

    当然了,这里面还有绝大部分的原因是姜蝉对修真界的丹道很感兴趣。清源当初可是给她画了一张大饼,说康康的心疾在修真界,一颗回春丹就能够治好了。

    所以姜蝉在化形出了魔兽森林后,就有意识地在收集这修真界的丹方。因为金丹期的的修士就已经有丹火了嘛,姜蝉也就能够自己炼丹了。

    可是在看到这回春丹的丹方的时候,姜蝉那叫一个咬牙切齿。千年的人参、生枯草、龙血藤等等,都是修真界的灵材,现代社会哪里有这些?

    就算现代世界有这些灵材,姜蝉哪里等得这么多年?况且现代社会灵气稀薄,想要炼丹根本就不可能,姜蝉已经是无数一次地在吐槽清源了。

    当然就只是吐槽了,能够来修真界见识一番也是一个奇遇。真正的接触到炼丹后,姜蝉也深深地迷上了这些。

    如今也在不断地试验丹方,像这个九转紫金丹就是姜蝉这段时间以来的成品,适用于筑基期的修士,这个给凤栖梧那是正合适。

    三天后,凤栖梧等人低调地去参加试炼,姜蝉的生活一下子闲了下来。平时就是炼丹、修行,要么就是看店,偶尔去坊市寻宝。

    她这寻宝鼠的天赋可真不是吹的,只要鼻子稍微动动,眼睛再四处一圈巡,什么好东西都逃不出她的眼睛。

    当然,姜蝉也没有做地那么绝,只有她看得上眼的她才会收于囊中。这不在坊市上走了一圈,姜蝉最后拎了个生锈的铁片回来了。

    墨玉绕着这铁片转了两圈,这锈迹斑斑的,“你今天是买了个什么?看着怪丑的!”

    姜蝉翻了翻眼睛:“我也不知道,反正就觉得这东西挺有意思的,你仔细感受下,它上面是不是有一层微弱的剑意?”

    墨玉无奈:“你还真的是老妈子当上瘾了?什么好东西都想着塞给凤栖梧那小丫头?我就不明白了,你什么时候和那小丫头有关系的?咱俩处了这么多年,我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小丫头。”

    今天小师弟没来,墨玉和姜蝉说话也大咧咧了许多,不用避开别人。

    姜蝉将这铁片搁到货架上:“我可没有说这是给那丫头留着的,我就放在这里,有缘者得之。我和凤栖梧的因果深了去了,在没认识你之前就有了。”

    墨玉翻了个白眼,知道在姜蝉这边问不出什么名堂来,“算了,我不和你说,百味楼的烧鸡不错,我去吃鸡了,你一个人看店吧。”

    姜蝉喊了一句:“狐狸才爱吃鸡,你又不是狐狸!”

    墨玉一点都不搭理理她,慢悠悠地去了百味楼。姜蝉摇了摇头,继续看着丹方。

    再说凤栖梧,姜蝉那天和她说了唐予白的消息后,她也没有刻意地去求证。毕竟这次试炼每个宗门都会安排弟子前往,到时候她自己观察就是了。

    她是一个比较守时的人,这次剑宗弟子出动,就是她的另外一个师兄带队。指望凤栖梧带队那是不可能的,这位主儿是连话都很少说的人,成日里就知道练剑。

    在到达试炼场地后,凤栖梧就抱着自己的阔剑在修炼。她虽说激发出了剑意,可还需要细细地打磨,如今她就是在打磨剑意。

    剑宗的弟子是有样学样,个个都是修炼狂人。云水宗的弟子们到达的时候,就看到齐刷刷地二十来个人盘膝坐在地上,每人的膝盖上都横卧着一把长剑。

    当然凤栖梧是呈众星捧月姿势的,毕竟她是这里面身份最高的弟子,大家都很关照她。看着面色严肃的凤栖梧,唐予白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视线。

    他侧首看了看身边紧挨着他的顾淼儿,她正笑语盈盈地看着他,满眼里都是他的倒影。这让唐予白这个大男子主义爆棚的男人很是受用。

    要说起相貌来,自然是凤栖梧更胜一筹,明艳大方,五官大气。但是她太注重于修炼了,一点也没有女修的小意温柔。

    更何况云水宗和剑宗相距遥远,虽是未婚夫妻,可也就年幼的时候见过两次,这个未婚妻对于唐予白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如果没有顾淼儿的出现,也许唐予白会和凤栖梧走到最后。可是顾淼儿出现了,唐予白就心思浮动了。

    顾淼儿温柔善良,天资又好,再加上两人是师兄妹的关系,可以说是朝夕相处。越是相处,唐予白心里的那杆天平就越是往顾淼儿的方向倾斜。

    看顾淼儿崇拜地小眼神,唐予白露出了一个温文儒雅的笑容,惹地顾淼儿更是芳心乱跳,小脸酡红。凤栖梧的修为是非常敏锐的,在云水宗的人到达的时候,她就已经察觉到了。

    等她睁开眼一看,就看到唐予白和顾淼儿两人郎情妾意的画面。凤栖梧的眉毛挑了挑,再看到云水宗的弟子们那副司空见惯的神情时候,凤栖梧心里就有底了。

    看样子传言不是空穴来风啊。

    其余门派地弟子们到了,剑宗的弟子们也站起来不再修炼。剑宗带队的明师兄在看到唐予白和顾淼儿的时候,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这是怎么回事?正牌地未婚妻还在这里呢,就明目张胆地和别的女修眉来眼去?看来回去后要和掌门师父好好地说道说道。

    这位明师兄自然就是凤栖梧的嫡亲师兄了,也是这次带队的大师兄,平日里很是关照凤栖梧这个师妹。

    他也是这群人当中修为最高的,已经是筑基后期。明师兄淡淡地扫了眼唐予白和顾淼儿,转头专心地看着秘境地结界,等待着秘境的开启。

    辰时一刻,秘境准时开启,凤栖梧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顷刻间就已经移位。晕眩只是刹那间,凤栖梧站直身体,迅速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在看到前方拥抱的两位的时候,凤栖梧冷笑了一声。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