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黑夜中我说了算 > 第六十章 离间
    “没有!”负责看守的那几名弟子摇了摇头:“还在昏迷!”

    “弄醒!一定要问出残杀同门的原因!”玉清冷冷的说道,随即转身离开。

    因为他实在不忍心,看到无伤此刻的惨状。

    地牢中,那几名负责看守无伤的弟子得到玉清明示后,准备对其进行拷问。

    首先,那几名弟子打来一桶冰凉刺骨的井水,直接将昏迷中的无伤泼醒。

    “咳~咳~”被一桶凉水浇醒后,无伤猛咳了一下,随后有气无力的缓缓抬起头。

    “无伤师兄,我们也不想这样!请您别让我们为难!”见无伤被泼醒后,那几名负责看守的弟子难为情道。

    “嗯~我懂!”被吊在半空中的无伤强挤出一丝微笑道。

    随着他每开口说出一个字,都会有鲜血从嘴中溢出。

    “无伤!你到底为什么残杀同门!是不是有什么苦衷!还是另有目的和隐情?只要你如实讲出,玉清宗主定会从轻处置的!”此刻,那几名负责审问的弟子苦口婆心劝说道。

    “呵~”无伤听完摇了摇头苦笑一下,随后缓缓闭上了双眼沉默不语。

    “你……”那几名负责审讯的弟子见状,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无伤!你别逼我们!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残杀同门的凶手,之所以我们现在对你如此客气,完全是碍于以往的情面!别给脸不要!”

    “想怎么样,就快点吧!别磨磨唧唧的!”无伤一脸无谓道。

    “好!那就别怪我们不顾昔日同门的情意!”话音刚落,这几名负责审讯的弟子,便将无伤的脚上的鞋子脱掉,随后有找来了一柄铁钳。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其中一名负责审讯的弟子,将铁钳夹无伤的一根脚趾上后质问道。

    面对即将对自己动用的酷刑,无伤依旧面不改色的闭着双眼沉默不语。

    见无伤此刻依旧嘴硬,手持铁钳的弟子一咬牙一狠心,用尽浑身力气夹了下去。

    “啊~”随着无伤的一声惨叫,他的一根脚趾就这样活生生被夹断。

    “说还是不说!”只见这名弟子的,将手中的铁钳夹在无伤的另一根脚趾后怒斥道。

    “自幼入宗门,有幸得宗主赏识提点……”此刻的无伤咬着牙关,断趾的剧痛令其浑身不停的颤抖,可口中却一直念叨着自己以往在仙剑宗所经历的美好。

    就这样,为了让无伤说出杀害同门的动机,负责审讯的弟子将其手脚指头皆都折断。

    就算被这么折磨,无伤依旧什么也不肯说。

    “这……”见无伤再次疼昏过去,那些负责审问的弟子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算了!我们休息一会吧!一会再审!”不管怎样,作为同门弟子实在有些于心不忍下。

    “留下两个人看着,其余人回去休息吧,等明天天亮了再说!”随后,负责审问的弟子留下两人后,其余人则回去休息。

    深夜,就当剩下的这两名弟子微微有些犯困之时,一道黑影突然闯入地牢之中。

    “谁!”面对那名突然闯进地牢的神秘人,你两名负责看守的弟子立马拔出腰间的佩剑大声质问道。

    “呵呵!垃圾不配知道我是谁!”只见那闯入地牢的人一身黑色长袍,且面孔被衣服上的帽子遮挡,很明显是不知何时偷偷潜入仙剑宗的萨满教徒。

    话音刚落,这名黑袍男缓缓抬起双手,两道黑气分别从其宽大的袖口中喷出,并死死的缠绕在那两名仙剑宗弟子的脖子上。

    “混账!你到底是谁!竟敢私闯仙剑宗……”绝对的实力碾压,使那两名仙剑宗弟子毫无还手之力的便被那两道黑气缠着脖子从地上提了起来。

    “仙剑宗?这种破地方我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黑袍男蔑视的大笑道,随即一个念头,直接操控那两道黑气将这两名仙剑宗弟子的头拧了下来。

    “擦~这么弱的魂魄,垃圾……”黑袍男嫌弃道,随后缓缓迈过那两具仙剑宗弟子的尸体走向无伤。

    上下打量片刻后起手一挥,从袖口中再次射出两道黑气,将被铁链所住吊在半空中的无伤释放下来。

    “你……你是谁?”身体与地面的撞击,令无伤从昏迷中醒来,有气无力的望着面前这个黑袍男说道。

    “来救你的人!”黑袍男语气平缓的回应道。

    “救我?”无伤奋力的从地上爬坐起,无意间看到了那两名被黑袍男杀害的弟子吃惊道:“你杀了他们?”

    “对呀!不然多碍手碍脚!”黑袍男点了点头。

    “混蛋~”无伤听后大怒,几次挣扎着想从地上站起来却都失败。

    “怎么?你还想替他俩报仇?”黑袍男阴阳怪气道:“你可别忘了!他们刚刚是怎么折磨你的!”

    “关你屁事!”黑袍男笑道:“你把他们当兄弟当朋友,但他们可没把你人啊!”

    说完,黑袍男靠近无伤,用脚狠狠的踩住无伤那断掉的几根手指上。

    “啊~”十只连心的剧痛,令正整座地牢中都回荡着无伤的哀嚎。

    “呀!你也会痛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痛呢!”黑袍男嘲讽着。

    “你到底是谁!到底想怎么样!”无伤忍着剧痛质问道。

    “刚刚不都说了嘛!我是来救你的,一会还要带你离开云上宫!”黑袍男边说,便松开踩在无伤断指上的脚。

    “哼~我认识你吗?”无伤听后嗤之以鼻,而后大声呼叫,欲要引起外面人的注意。

    “哎哎哎~别喊了!累不累!整座地牢都被我设下结界,就算你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来的!”黑袍男满是玩意说道。

    “你以为我们玉清宗主是吃白饭的吗?他一定能察觉到你的入侵!”无伤怒瞪道。

    “好一个玉清宗主,你替他背了那么大的一个黑锅,怎么不见他过来看看你呢?”黑袍男笑着说道。

    其实,他在无伤刚被召回时就已经潜伏在仙剑宗,并亲眼目睹了所发生的一切。

    “你放屁!”无伤听后破口大骂道,直到现在他还一直维护玉清:“你切莫在那妖言惑众!”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