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能 > 第八十七章 夷州部落
    那中年男子,追踪良久,最终发现柏东青的气息停留下来,不禁面露喜色,提速追去。

    可当他到了地方,却并未发现柏东青的身影,只看到散落在地的夷州版图,不由得脸色生寒。

    眼下,已然追入夷州境内。中年男子思虑良久,方才捡起版图,一声不吭地回去了。

    不远处,柏东青听闻剑灵所说,知道中年男子已放弃追踪,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这男子修为太过强悍,就算是柏东青冒险吞下爆阳丹,也不是其对手。

    只不过,柏东青振翅逃离的事情必然藏不住了。

    待柏东青重回通州之时,恐怕会面临数不清的危机。柏东青炼化邪龙精血一事,固然不是什么秘密。

    这不光术阁中韩湘等人知情,还有杀手柳一剑更是知晓此事。

    这个秘密必然不胫而走,而柏东青借以李三光名义的身份,届时也会不攻自破。想到此处,柏东青不禁面露惆怅。

    此行可谓出师不利,虽然侥幸得到了夷州版图的信息,以及爆阳丹。但因此得罪了身份神秘的世家子弟,柏东青心中喜忧掺半。

    进入夷州境内,柏东青便收起邪龙翼改为步行。剑灵将夷州版图的信息传递到柏东青脑海,顿时一副更为立体的画面呈现在柏东青脑中。

    只是这版图太过简单,仅仅只标注出了夷州大致的地形,以及几处地名。

    想要通过这些简略的信息推断出暗影魔龙的下落,显然是不切实际的。

    “据我所知,暗影魔龙乃一些部落的精神图腾。若想找到暗影魔龙的下落,只能先找到这个部落的族人。”

    这个线索给了柏东青一丝指引。

    之所以称为部落,便是因为部落赖以生存的地方,条件落后。这些人一般生活在人烟罕至的偏僻地带,过着极为原始的生活。

    而这种地方,柏东青通过版图倒也大致确定了几个方向。

    眼下不再迟疑,柏东青与剑灵就此事展开了一段分析。最终将目标,锁定在距离此地两千余里的陀林山脉。

    事不宜迟,柏东青即刻启程。同样选择天黑赶路,白天栖身。两千余里的路程,柏东青也仅仅只是用了两夜时间,便已赶到。

    此处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咸腥的气味。

    按版图标识来说,此地再东行百余里便是广袤无边的汪洋大海。

    不过,海边并不是柏东青的目标。

    按剑灵的说法,暗影魔龙不喜水,应该不会出没在沿海一带。

    而之所以选在陀林山脉,便是因为此地部落众多,兴许会有以魔龙为图腾的原始部落。

    柏东青从未与这种部落打过交道,因此心中十分没底。

    剑灵似是看出柏东青心中疑虑,出声说道:“不用太过担心,这些原始部落中想必不会出现修为高深之人。依你目前的实力,完全有能力举族灭之。”

    剑灵的话令柏东青毛骨悚然,剑灵的存在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柏东青的心智。若是任由其发展下去,柏东青也不知道以后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行走之际,陡然间一阵眩晕感涌了上来。

    身体的内伤因为中年男子强势一掌,而复发开来。这是柏东青炼化邪龙精血之后,身体开始出现的变故。

    时至今日,柏东青也没找出真正的原因。

    剑灵的说法是因为柏东青以凡人之躯,强行炼化邪龙精血而落下的隐患。但剑灵同时也说过,一般情况下,人类是不可能成功炼化龙族精血的。

    当时被柏东青一句话噎了回去,若没有人炼化龙族精血,九龙炼体决又是因何而来?

    眩晕感愈演愈烈,最终柏东青意识恍惚,一头栽到了地上。

    待柏东青悠悠醒来,骇然发现,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到木桩上。其四周围绕了一圈穿衣风格迥异的人群。

    这些人中有老有少,纷纷对柏东青投来好奇的目光。

    随着一头戴凤尾冠的壮年走过来,气氛霎时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对壮年投去敬畏的目光,很显然,这头戴凤尾冠的壮年应当是这群人的首领。

    那壮年手持长矛,指着柏东青声厉内荏地说道:“外来者,为何闯入我们春陀族的领地?”

    柏东青通过神识探查,知道眼前的首领不过区区煅骨境的修为,当下通身一震,便是将草绳震成一地碎屑。

    那统领大惊失色,嘴巴鼓胀,发出一种类似动物的鸣叫之声。应该是部落中用来传递信号的特殊口技。

    随着鸣叫声落下,不断有部落的青壮年高举长矛木盾快步跑来。

    一群人将柏东青围了个水泄不通,面色不善的盯着柏东青,只要首领一声令下,众人手中的长矛便会毫不犹豫掷向柏东青。

    “你们不用担心,我没有恶意。”柏东青尽量表现出善意。

    饶是如此,那周围之人,还是警惕地盯着柏东青,不肯松懈。

    任凭柏东青如何解释,头领仍是不愿相信。

    但柏东青的实力又令他动容,眼下头领脸色阴沉不定,最终闷声说道:“外来者,赶紧离开。”

    柏东青被冠与一个外来者的名号,也是哭笑不得。不过转念一想,人家说的也没错,在他们眼中柏东青确确实实是一个外来者。

    正当一众人剑拔弩张的时候,一道人影挤过人群跑到首领耳边,惊慌失措般一番耳语。顿时,那首领脸色大变,旋即说道:“不好,瑶被土攀族俘虏了,大家随我来。”

    这句话在人群里炸开了锅。

    众人都面露惊慌之色,很显然这个名为瑶的人,在部落当中应该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

    一群人不再去管柏东青,纷纷跟随首领走了。

    只有一个七八岁大的孩童,天真的望着柏东青,小脸上充满了好奇之色。

    柏东青轻声问道:“这个瑶是什么人?”

    孩童犹豫了一下,才说道:“瑶是我们部落的巫师,部落里只要有人生病,她都能给治好。”

    一个巫师对于部落而言,绝对是极为重要的。这也很好的解释,为什么部落族人再得知这个消息后而惊慌失措的原因。

    柏东青想了想,旋即对孩童说道:“带我去找首领,我有办法救出瑶。”

    孩童脸上浮现喜色,欢呼雀跃一般地说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在得到柏东青肯定的回答后,孩童兴奋的拉起柏东青的手,“跟我来。”

    柏东青便任由孩童带路,很快在一处草屋中,见到了面色凝重的首领等人。

    那首领看到柏东青的身影,不由得寒声说道:“外来者,请赶快离开我们的领地!”

    首领的话不容置疑,顷刻间,数十个部落青壮年便将柏东青层层围住。

    “我有办法救出瑶,请相信我。”柏东青郑重地说道。

    首领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眼前这个陌生人。但此时确实也别无他法,经过短暂的沉默之后,首领转变语气,道:“你真有办法?”

    柏东青用力点了点头,“不过,我需要掌握土攀族的详细信息。”

    最终,首领选择相信柏东青的话。

    将土攀族的信息如实相告。

    良久过后,柏东青轻声问道:“按你的说法,巫师在部落中有着高贵的地位,他们虏走瑶肯定不会伤害她。”

    首领叹了口气,旋即说道:“可是,瑶是我们部落唯一的巫师。如果她被虏走,以后就无人能为我们驱邪治病了。”

    首领目光黯然,继续说道:“土攀族盘踞在山脉断口,两面环山,一面背水,易守难攻,我们根本不可能有办法救出瑶。而且,土攀族要比我们强大很多。我想,他们虏走瑶的目的,是想对我们发起战争,侵略我们的领地。”

    通过交谈得知,两族积怨已久,战争频发。但是因为瑶的存在,很多濒死之人,都被瑶救活过来。

    所以长久以来,谁都没有讨到好处。

    而眼下,瑶被虏获。

    土攀族迟早还会起兵攻之。

    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的首领等人,忧心忡忡,面露愁容。

    就在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柏东青却是说道:“不用担心,我有办法,你们只管等着我的好消息。”

    首领闻声,郑重地说道:“若你真的能救出瑶,你就是我们春陀族的贵人。我愿以魔龙图腾保佑你一生平安。”

    魔龙图腾?!

    柏东青心中狂喜,想不到苦心寻找的魔龙线索,就在眼皮底下。

    当下,柏东青不动声色地说道:“等天黑再动手。”

    首领等人只能寄希望于柏东青身上,见状也是频频点头。

    很快,地面上最后一缕亮光消散在西方,天色黑了下来。

    土攀族内架起了数十堆篝火,将整个营寨照映的如同白昼。

    柏东青一行人潜伏在距离土攀族营地百丈外的杂草中,首领紧张地问道:“瑶肯定就在其中一个营帐中。”

    “等会你们佯装进攻土攀族,我会趁乱救走瑶。”柏东青低声说道。

    首领目光坚定,沉声回应,“只要你能救出瑶,让我们做什么都行。”

    深夜时分,春陀族大队人马直冲土攀部落,高声邀战。

    而柏东青也在混乱之中,潜入到了土攀族营地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