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星外当酋长 > 第79章 最后一击
    听见白冰冰正向离日深情告白,甄环似乎抓到了“小三”,阴阳怪气地说道:“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我到了你们身边,你们却不知道!”

    离日和白冰冰同时被吓了一跳!

    “皇后?你怎么来了?”离日有种被现场捉奸的感觉。

    “破坏你们的好事了吧?”甄环撇嘴。

    “别瞎说,我们在聊雅戈尔的诗歌呢!”离日赶紧解释。

    “哈哈哈……”

    白冰冰忍不住笑了出来,“酋长,雅戈尔是服装品牌,泰戈尔才是诗人。”

    甄环继续撇嘴!

    本姑娘刚刚宣布对离日的所有权,你就来勾引他,被抓了现行,还好意思笑!

    甄环气得直跺脚,也顾不得什么体面了,讥诮道:“白美女,刚写了遗书就表白,这是在上演生死之恋呀!”

    “皇后,我是在和酋长探讨诗歌呢!酋长是个有内涵的人,不管是谁,想要做酋长的女人,绣花枕头可不行。”白冰冰没给甄环面子。

    女人真是奇怪的东东!要死了还在斗气!

    离日突然觉得自己对女人的了解,甚至不如对刚入伍一天的新bi

    g。

    “不管是什么枕头,只要能让酋长睡下就是本事。”甄环说这话,似乎她和离日已经发生关系似的。

    这句话的杀伤力果然很大,白冰冰一下有些恍惚,甄环继续加把火,嗲声嗲地说道:“酋长,下雪了,我们赶快回洞吧!洞里暖和一些。”

    “皇后,悠着点,一切都是未知数呢!”白冰冰也不是善茬,继续刺激甄环。

    在白冰冰眼里,ju

    人、科学家、技师、语言学家、医生、音乐家,甚至是儿童,都是为执行移居任务而特殊培养的。

    只有甄环这个内当家是临时选拔的山寨货。

    这样的观念,让白冰冰每次看到甄环表现出强势,心里就有些不爽!

    而且,白冰冰是研究社会科学的,什么是社会科学?通俗一点讲,就是研究人类内部之间如何相处的规律。

    对于他们这样一群人,来到“望星”后,内部关系如何发展,她始终以一种科学的视角在审视着。

    所以,尽管甄环进入了角色,把自己当作了皇后,上官婷、秋月等显然不是她对手,但在白冰冰心里,甄环的所有想法和行动看似花里胡哨,其实都很稚嫩,她屁股一撅,就知道她要放什么屁。

    离日眼看两个美女要动粗,而且自己本来就没有打算把白冰冰作为女朋友来培养,赶紧说道:“走吧走吧,太冷了,白专家,你也赶快回去吧!”

    …… ……

    一夜风雪,大家果然效仿离日和甄环,第二天所有人的

    ei衣都没了。

    天降降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上天仿佛是故意与星外移居者作对,当引火之物已经消耗殆尽,当人们差不多就要赤身裸体的时候,一场真正的暴风雪来了!

    队伍出发不久,天色异常昏暗,快到中午的时候开始飘起了小雨。

    “酋长,好像不对呀!”甄环抬头望天,忐忑不安。

    “妖怪、野兽、干旱、暴雨、风雪、严寒,该来的都来了,还能出什么花样呢!”离日虽然也感到了形势的不妙,但尽量安慰甄环。

    “酋长,不但气候不对,软猬甲也不对呀!”

    “什么?软猬甲?”离日大吃一惊。

    “对呀,好像软猬甲不怎么暖和了!”

    完了!玩完了!这是离日的第一反应!

    “酋长!……”上官婷跑了过来。

    “怎么了?”离日预感到危机来了。

    “软猬甲……软猬甲开始降温了!”上官婷有些着急。

    “酋长,看样子马上要下雪了,快想办法吧!天气寒冷,小孩扛不住!”甄环提出建议。

    “全体停下!”离日高声喊道,“马刀、冷刀、蓝月儿、方灵儿!不用警戒了,赶紧挖坑道!”

    “领导,又要挖‘窑洞’吗?”马刀问道。

    “时间不够,来不及挖‘窑洞’了,随便挖个坑道,一米五宽,一米五深,能挖多长挖多长,快!”

    四个特种兵随即开始疯狂动手!

    其他人帮忙运土!

    天越来越暗!

    雾蒙蒙一片,阴森诡异!

    “快,快,快!”离日像在训练战士一样,拼命催促!

    虽然大家已经做好了死亡准备,但在突发危险面前,还是本能地紧张起来。

    随着离日的催喊,四个特种兵跟着发出了嘿嘿嘿的声音,锄头和铲子快得似乎能看到重影,扬起的泥土四处飞溅!

    “月儿,让我来!”吴畏看到蓝月儿速度慢了下来,赶紧上阵。

    “月儿,把铲子给吴技师,快!”离日补充了一句。

    蓝月儿随即把铲子扔给吴畏,然后在旁边不停地喘气……

    “灵儿,上来,快,把铲子给我!”离日又换下了方灵儿,方灵儿离开坑道开始弯着身子喘气……

    天上开始飘起了雪花!

    雪花越多来密集,而且越来越大,在地球上没有见过,像白玫瑰那么大,对,就是白玫瑰,甚至形状也像,晶莹剔透,砸在皮肤上有些疼。

    眼看挖坑的速度赶不上雪花埋坑的速度,离日高声喊道:“月儿,灵儿,把棍子横放在坑道上,把柴垛放在棍子上,快!”

    蓝月儿和方灵儿随即把金属棍子每隔1米左右放在差不多挖好的坑道上,其他几个男人早已把柴垛拉了过来,随即盖在坑道上。

    “各家带着自己小孩先入坑!大人把坑内的积雪往外运!”离日一边挖土,一边进行任务部署。

    起风了!

    呼啸而来!

    雪花在大风面前疯狂凌乱!

    除了特种兵和吴畏在挖土,甄环最后一个躲进坑道,几片雪花敲打在脸上,她立即感到刺骨的痛!

    “酋长,别挖了,赶快进来!”甄环大声呼喊。

    离日根本不听,与马刀、冷刀和吴畏一起,继续疯狂地挖,那种不要命的劲,好像要把“望星”挖穿似的。

    蓝月儿守在外面,一旦坑道延长,马上把棍子和柴垛盖上,方灵儿在坑内,用细嫩的双手把飘入坑内的积雪疯狂往外扔!

    眼看坑道已经能容得下所有人,而且风雪大得睁不开眼睛,离日高声喊道:“月儿,入坑,快!”

    蓝月儿刚一入坑,离日几人就拿着工具躲入坑内,并把最后一个柴垛堵在洞口。

    一瞬间——

    整个世界一下漆黑,仿佛进入了地狱!

    雪花还没把柴垛全部压实,人们依稀能够听到外面下雪的声音。

    众人沉默……

    “酋长,老天爷是不是要对我们进行最后一击,一下把我们打入阎王殿呀!”甄环抚摸着“玉罗汉”,冻得瑟瑟发抖。

    离日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皇后,你真相信有阎王殿?”

    “要是真有阎王殿就好了,不然人一死,马上灰飞烟灭……”甄环流露出淡淡的忧伤。

    “不到最后一刻,我们绝不放弃!”离日有些心痛甄环,继续给她打气。

    “酋长,是不是这玩意儿带在身上不吉利呀?”

    “什么东西?”

    “死亡笔记!”

    “死亡笔记?不要这么迷信嘛,你要是怕,就给我保管吧!”

    “给你不是一样吗?反正都是跟着我们的。对了,给你讲个故事吧,我是从一本小说上看来的。”

    “故事?好吧,反正现在也没事。”

    甄环开始小声讲故事——

    一个叫奥古拉斯·赛德的,从出生开始,就从来没有哭过,也没有笑过,他的父母包括村里的人都觉得他很诡异,然后想当然的把他判定为不祥之人。

    于是村里人都避开他,并警告自己的孩子不要和他玩,他就被关在屋子里不得外出。

    转折在某一年发生了,有人来到村里告诉他们,奥古拉斯·赛德并不是不详之人,他的笑能给村里带来好运和财富。

    听到这个消息,他家里的人,还有村里的人当然希望他能笑,可是他就是没有办法笑,于是他们想出了一个好办法……

    甄环讲到这里故意停下来看离日的反应,离日对这个故事还算感兴趣,于是问道:“什,什么好办法?”

    “他们把他的嘴角往上拉,然后用线牢牢地缝住,这样就可以让他的嘴一直保持着笑的样子。”

    离日对灵异事件本就特别敏感,问道:“接下来呢?”

    “你猜!”甄环懂得故事高点时要吊一下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