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第一幸运 > 第39章 道基
    听到王悠的急声呼喊,玄玉将世界之力缓缓的传给王悠。

    “世界之力只有这些,我可提醒你,如果你妄想使用你刚获得的吞噬神通来掌控世界之力,那么你只会失败!至于失败以后的后果,恐怕只有死路一条...”

    “你说晚了兄弟,已经吞噬完了...”王悠一脸的无辜,把玄玉气的不轻。

    “我特么弄死你!!!”玄玉再也忍不住了,飞身扑向王悠,却被一股神奇的力量定在半空中。

    “不要激动嘛,只动用吞噬之力当然不好使,但如果配上雷劫的毁灭之力再加上福源的创生之力,最后还有我极致的幸运加持,那就有可能!事实证明,我成功了!”王悠兴奋的说道。

    “你说什么?”玄玉也顾不得自己还被定在空中,惊恐的看向王悠。“你...你真的掌控了世界之力?!”

    “准确的说,不只是世界之力,还有创造之力和毁灭之力。只是目前我的等级太低了,等我将这两种力量修炼到极致,世界之力也不算什么,随手可生,挥手即灭!”王悠一脸得意。

    “那要何时才能达到你说的程度?”

    “那谁知道去。”

    “我特么!!你放开老子,老子还是弄死你吧!”

    可惜无论玄玉怎么挣扎,都无法从束缚中挣脱。

    “哎呀,别激动嘛!我又不是随口胡说的。你看,我现在能束缚你,都是因为我操控了你身边的世界之力,进而控制了周围的空间,只不过我现在能控制的范围还太小了而已。”

    说完,王悠便解除了对玄玉的束缚。

    “你真的掌控了世界之力?那岂不是无敌了?见谁控谁,控住了一套秒不就行了?”

    “想多了好吗。我才筑基中期啊!只不过我的道基是以创生、毁灭、世界、吞噬这四种力量为基础建立的而已。这四种力量我可以任意使用,但最终的效果终究是在我的实力限制之内的。”

    “比如我现在筑基中期,实力也就是金丹大圆满而已,那么我的毁灭之力,对金丹期所有人都有效,但如果碰到了元婴期,效果就会大幅度削弱。不过,现在金丹期之内,我无敌!”王悠对自己的实力充满了信心。

    “呸!还而已?让别的金丹修士知道了,能组团锤死你。”

    玄玉啐了,不再说话了。但心中却是波涛汹涌:他的实力,已经可以和仙界的筑基期妖孽相提并论了,而他使用的还只是这个低等世界的灵气,若是一身灵气全部转化为仙气的话...

    见玄玉又自己走了,王悠也不再理会他,看了看已经开裂的噬天凰蛋,一咬牙,又将自己的手指划开,滴下了血液。

    这一次,噬天凰蛋只吸收了几十滴,而且吸收的速度极为缓慢。

    “吃饱了”的噬天凰蛋,又重新陷入“沉睡”,无论王悠是输入力量,还是继续滴血,都不再有任何反应。

    摸不着头脑的王悠只能去练功房巩固自己这次突破的所得。

    练功房内,王悠平心静气的盘坐下来。缓缓内视体内。气海中的灵液,达到了气海的一半还要多,上方的圣木本源珠,依旧在向外缓缓的输出本源,但王悠的体内的灵液又恢复成了淡淡的乳白色。

    内视了一圈,王悠的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气海中,王悠紧皱着眉头:“这气海...感觉限制了我的发育啊...要不,学习一下...”

    “主人,刘病长老和纳兰横川求见。”灵甜美的声音打断了王悠的思考。

    现在的灵。光听声音,和一个活生生的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只是她现在懂得东西还太少,需要多多学习。

    出了系统空间,打开房门,王悠就看到了刘病和跟在他身后的纳兰横川。

    “参见圣主。”刘病依然是恭敬的先行一礼,才缓缓说道:“圣主,纳兰老弟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后续他自己疗伤便是。”

    “今日他那宝贝孙子不知道怎么听到的信息,从他们的住所跑来了,现在就在大厅准备接他爷爷回家,所以我们过来向您请示。”

    “七长老不必多礼。既然老怪物的孙儿亲自来了,那就让他随孙子回去吧。”

    “咳咳...是这样的小子,我这次来,主要是想把金丹拿回去...你看...你放心!我不白要啊!我拿宝物换!”纳兰横川有些尴尬,又有些无奈。那枚妖兽金丹是他从一处险地找到的,蕴含的能量极强,对他的孙子有大用。

    “不行!”王悠下意识的大喊一声。

    “咳咳...金丹给你,难道再让你去害人吗?!”

    看着一脸正义的王悠,纳兰横川也有点愧疚:“小...小友...这金丹真的对我孙儿有大用,关乎到他的生死!”

    “之前因为我修为太低,无法帮助雨声炼化。但,但是现在好了!我刚才和刘老哥说好了,只要我们二人联手,就可以直接将金丹炼化为雨声所用!不需要再使用阵法辅助了!”

    一想到自己的好孙儿马上就可以得救,纳兰横川就激动非常,丝毫不像是一个元婴后期的修士应该有的心态。

    “是啊圣主...纳兰老弟他都跟我说了。实在是雨声那孩子命苦,需要这金丹救命啊...”刘病见王悠丝毫没有要归还金丹的意思,赶忙帮纳兰横川说话。

    “为了救命?你孙子怎么了?”

    “他...唉...天生怪病,只有不断地晋级才能维持生命...现在他才一百一十岁,对于金丹期来说,应该正直青年,可是他如今却...”

    “好了,好了,带我去看看他再说吧...”王悠本就是一个心软的人,而且金丹已经被噬天凤吸收了,可以说如果纳兰横川的孙子出事了,自己要负主要责任,现在只能先去看看,让灵分析一下这纳兰雨声究竟得了什么病,再寻找破解之法。

    “好好好,小友你跟我来!”看到王悠有些动摇,纳兰横川觉得有戏!拉起王悠就往大堂走去。

    三人来到大堂,王悠一眼就看到了端坐在侧座上的纳兰雨声。

    正所谓,翩翩俊公子,温润而如玉。

    纳兰雨声没有王悠想象的老态,相反,他腰背挺拔,面色红润,怎么看也不像重病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