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绝对欧神 > 第46章 安防系统
    江童毕竟已经看过了一遍,哪里该装摄像头,哪里该装红外探测器,哪里该装热成像仪,全部了然于胸,等工人上楼,他就不停地吩咐指挥,毕竟几十个工人,效率确实快,只用了一个小时,摄像头就全部装好了,然后又安排人布线,装网络机柜。

    而陈不真就一直跟着江童,虽然他的水平也很好,但现在根本没有用武之地,江童根本不让他插手,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跟在江童的屁股后面,不停地问:“老同学,真的能赚两百万?我总感觉是在做梦呢!如果真能赚两百万,我的公司就起死回生了!”

    江童却懒得理他,把他当成一只苍蝇。

    南谷和肖遥子闲得蛋疼,没有一点事情做,就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宣洁让人给他们冲了咖啡,两人一会功夫喝了七八杯,毕竟咖啡涨胃,涨得真打嗝。宣洁只是偶尔过来看看,毕竟她还有公事要忙。

    何采姿一直都没有出现,南谷也懒得找她,一找就要吵架,这方面他没有天赋,估计也吵不过何采姿。

    何采姿坐在办公室里,楼下发生的事,她自然也听说了,坐在办公桌旁总有些心神不定,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宣洁的电话,让她过来一趟。

    一会,宣洁敲门进屋,道:“董事长,什么事?”

    何采姿故意装作漠不关心的样子,道:“听说那家伙把赵于浅打了一顿?”

    宣洁点了下头。

    何采姿故意漫不经心道:“那家伙真是爱惹事,连赵于浅都敢打,就不怕赵于浅报复他吗?”

    宣洁笑道:“董事长在关心他?”

    何采姿像是被踩到了尾巴,急道:“我会关心他?他被赵于浅报复才好呢,以后看他还敢得瑟不?”

    宣洁笑了下,岔开话题道:“董事长,你知道他在丐帮是什么身份吗?”

    何采姿怔道:“不知道,你知道吗?”

    宣洁点了下头,道:“他是青木堂的堂主!”

    何采姿惊得差点跳起来,道:“这怎么可能?就他吊儿郎当的样子能做青木堂的堂主?青木堂可以说是全国最有钱的堂口了,旗下十几个集团公司,就凭他能掌控得了?我爸在丐帮混了一辈子,也才混上堂主的位置,他凭什么?丐帮要倒闭了?没人了?”

    宣洁道:“应该不假,听说青木堂空降一个堂主,但至今没有赴任。”

    何采姿努力平复心情,道:“那他为什么不去赴任?”想说,是因为我吗?但没有说出口。

    宣洁道:“他说他怕有人杀他,不敢去!”

    何采姿噗嗤一笑,道:“他连赵于浅都敢打,还不敢去丐帮?他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

    宣洁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何采姿想了想,道:“你让他小心一点,赵于浅不好惹!当然,我并不是关心他,毕竟不要钱的保安,死了也可惜!”

    宣洁笑道:“我知道,我已经跟他说过了,但他,不以为然。”

    何采姿便道:“那就随他去吧,一般人想动丐帮的人,还得自己掂量掂量!”

    宣洁道:“但赵于浅并不知道他是堂主啊?就算知道,他今天受了这么大的屈辱,明的不敢,私下肯定也会报复的。”

    何采姿道:“他自己作死,我也没办法。”

    等到晚上八点多,安防系统就布置好了,连同外面的安防系统,都接入了南谷的手机,不但监控室的保安可以看到,他的手机也可以看到。

    南谷便让宣洁把所有保安都叫了上来,其中也包括美湖庄园的十几个保镖,本来经历昨晚的枪击事件,很多保镖都吓破了胆,虽然工资是天价,但也得有命拿啊,所以白天很多人都提出辞职,还是回家抱老婆孩子有安全感,但对于何采姿来说,现在是用人之际,虽然这些保镖好像很无能,但再无能也比他这个女流之辈强,如果他们全跑了,那她孤零零地住在这里,更没有安全感,仓促之间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替代,何况相处这么久,这些保镖虽然无能,但是中规中矩,她用着也放心。于是她便这些保安讲,只要愿意留下来,三个月后,一人三十万的奖金。

    有钱能使鬼推磨,三个月就有三十万的奖金,加上工资,回到老家的县城,都可以买一套房了,所以这些人立马回心转意,后来他们又听说,英兰国际的外围有警察监控,一分钟之内,警察就可赶到现场,所以他们留下的决心更坚定了,而且说得慷慨激昂,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不顾生死,也要护得董事长周全。

    南谷便领着这些保安走了一遍,告诉他们哪里是巡防的重点,重点区域现在全部装置了电子巡更系统,最多五分钟就要巡视一遍,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如果偷懒,三十万奖金也别想拿了。别想在美湖庄园那般,睡一夜也算上一天班。

    那些保安为了钱,欣然应允。

    而陈不真最关心的是他的两百万利润,直到拿着报价单找到宣洁,宣洁只看了一眼,二话都没说,甚至都没嫌贵,就爽快地上面签了字,让他明天到财务拿钱。

    陈不真看得眼都直了,后悔不迭,早知道英兰国际这么爽快,就多报一百万了。

    后悔归后悔,他还是拿报价单欢天喜地地回去了,路上还打电话给江童,让他有空去分赃。

    安装工人走了,员工下班了,保安也各就各位了,整栋大楼一下就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南谷三人毕竟一天没有吃饭,饿得不行,想起何采姿的房间里还有咖啡没喝,便又回头把三杯冷咖啡给喝了,果然饥饿感消退不少。本来宣洁也过来喊他们去食堂吃饭的,但她喊的时候,由于他们咖啡喝得太多,根本吃不下,现在想吃,食堂早就下班了。

    南谷喝完咖啡,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就拨通了宣洁的电话,准备跟她说一声,他们要回去了。

    结果刚拨通,外面寂静的走廊里就传来电话的铃声,看来宣洁已经过来了,便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