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黄金瞳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宝刀【求推荐票】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宝刀【求推荐票】

    

    睡梦中的庄睿仿佛又回到了大沙漠里,迎着烈日在徒步**,嘴唇干的都快要裂开了,不由呻吟出声:“渴,渴死我了……”,刚说完,庄睿就感觉嘴边有些湿润,不由伸出双手,将递在嘴边的一碗水端了起来,一扬脖子全部灌下了肚子。

    “嗯?你……你是谁?”

    咂巴了下嘴,庄睿这才算睁开眼睛,入眼却是一个小姑娘蹲在自己身旁,正皱着眉头用灵动的眼睛在看着庄睿。

    “我叫乌云琪琪格,巴特尔是我大哥,就是你赢了我大哥?”

    小丫头也不过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穿着蒙古人特有的服饰,头上扎了不少小辫子,脸上有一抹淡淡的高原红。

    乌云琪琪格观察了庄睿半天了,怎么都没看出这内地人哪里长得像英雄好汉,怎么就能赢得自己英雄无敌的大哥啊?

    不过一大早就有许多阿哥阿叔过来探望庄睿,并且老爹也是反复交代,让她看护好庄睿,这是家里最尊贵的客人。

    所以小丫头尽管对庄睿很不满,但还是尽职尽责的守在庄睿身边。

    庄睿摇晃了下脑袋,用手将身体撑了起来,他怎么都无法将五大三粗的巴特尔与面前这灵动的小丫头联系在一起,这基因完全不一样嘛。

    “巴特尔大哥呢?我们昨儿是不分胜负,他没输,我也没赢……”

    醒过酒来后的庄睿,又恢复了一向的谦逊,他也知道昨儿自己喝高了,不过酪耵烂醉一场之后,庄睿只感觉到脑子莫名的清醒。

    这一段时间以来,庄睿都算是在进行高强度的工作,虽然身体疲劳可以靠灵气来恢复”但是精神上的疲惫,却是无法调整的,昨儿的异常大醉,却是让他放松了不少。

    “我就说嘛,你一定赢不了大哥的”大哥还在睡觉呢……”,乌云琪琪格听到庄睿的话后,脸上才显出笑容,不过在回答庄睿问题的时候,声音又变小了,最起码庄睿现在醒了而大哥没醒,这拼酒算是已经输掉了。

    庄睿站起身体,说道:“走,去看看你大哥去……”

    “庄兄弟”你醒了没有?”

    正当庄睿刚刚掀起蒙古包的帘子的时候,两三个人迎面走了过来。

    “帖木儿大哥,我已经起来了……”,庄睿看到领头的那人是这片聚集地的第二条好汉帖木儿,不过也是昨儿自己的手下败将,彭飞跟在他的身后,忽然像自己挤了挤眼睛。{}

    “臭小子,搞什么鬼啊?”

    庄睿不知道彭飞是什么意思,看向帖木儿说道:“帖木儿大哥,去里面坐吧……”

    让客人站在门口,那不是待客的礼节,虽然这蒙古包也不是自己的地盘,不过庄睿总是要让一让的。

    “不用了,咱们就在外面坐吧”娄带了奶茶和吃的……”,帖木儿摇了摇头,扬了扬手中的东西,庄睿发现他左手拎了一壶奶茶和食物”右手却是拿着一个被布包裹起来的长条物件。

    “帖木儿大哥,你们先坐,我洗漱一下……”

    庄睿见到乌云琪琪格拿了块油布铺在了蒙古包前的草地上,连忙用毛巾在蒙古包里的脸盆里洗了把脸,至于刷牙,那就省了吧,因为他的牙刷什么的都在车里了。

    坐下之后”帖木儿给庄睿倒了碗奶茶,用双手敬献给庄睿”说道:“庄兄弟,你是好样的,我帖木儿最佩服好汉,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的好兄弟……”

    “呵呵,帖木儿大哥,我也是有几斤笨力气,要是比别的,我可不如你们啊……”

    庄睿笑着接过了奶茶,这是早晨才挤得新鲜羊奶,还带着股子腥味,不过庄睿还是捏着鼻子喝了下去,这也是入乡随俗吧。

    “赢了就是赢了,比力气我帖木儿不如你……”,帖木儿这个耿直的汉子摇了摇头,他开始时还输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见到庄睿以压倒性的优势又赢了巴特尔之后,他才知道自己和庄睿之间的差距。

    在简单的吃了点东西之后,帖木儿突然拿起那个被布包裹着的东西,放到庄睿面前,很郑重的说道:“庄兄弟,这是我昨天输给你的彩头,请你收好……”,“嗯?昨天咱们打赌子吗?”,庄睿见到帖木儿的举动,不由愣了一下,他昨儿早就醉的七晕八素的,哪里还记得曾经和帖木儿打过赌啊?

    “对,庄兄弟,你赢了,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帖木儿重重的点了点头,把包裹往庄睿面前推了推,不过眼中却满是不舍的神情。

    庄睿看到帖木儿眼中的那意思不舍,顿时笑了起来,把那包裹重新推回到帖木儿面前,说道:“呵呵,帖木儿大哥,昨天就是开句玩笑,当不得真的,这东西,你还是收回去吧,…”

    虽然外面包裹着的布没有打开,但是从这物件的形状庄睿能看出,应该是刀剑类的物件。

    并且看帖木儿如此郑重的样子,估计是他家传的东西,不管这刀剑本身价值如何,庄睿都不想夺人所好。

    “什么?收回来,庄兄弟,你当我帖木儿是什么人?是言而无信的小人吗?”

    只是庄睿没想到,他这句话刚一说出口,盘膝坐在他对面的帖木儿却是勃然大怒,双腿一用力站了起来。

    “输了就是输了,我们蒙古汉子不会赖账的,你要是不要,就随手给扔了吧……”

    帖木儿似乎感觉到了耻辱,说完这番话竟然扭头就走,庄睿连忙起身拉住了他,苦笑着说道:“帖木儿大哥,我收下还不成吗?”

    庄睿听说过有逼良为娼的,但是逼着别人接受赌债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得见,不过话一出口,也就没在反悔了,伸手将草地上的包裹拿了起来。

    “大马士革刀?”庄睿那一层层布后,不由惊呼出声。

    因为皇甫云的关系,庄睿对世界刀剑也有一些了解,他刚才所说的大马士草刀产地印度,是用乌兹钢键制造,表面拥有铸造型huā玟的刀具,是世界三大名刀之一。

    庄睿手中的这把,就是大马士革刀最常见的弯刀形状,是用乌兹钢作为的质材,在刀身上布满了各种huā纹,如行云似流水,美妙异常。

    庄睿知道,这种huā纹是在铸造中形成的,huā纹能够使刀刃在微观上形成肉眼无法分辨的倨齿,使得刀剑更加锋利。

    刀柄上镶嵌了十多颗米粒黄豆大小的绿松石和红宝石”并且在刀身还采用了珐琅、金银错丝等工艺。

    这把杀人的利器拿在手上,倒是像一个精美的工艺品居多,将刀举起,对着头顶的阳光看去,庄睿顿时发现其脉络犹如丝绸织纹,光泽异常。

    “庄兄弟,这刀叫什么?我们家留子好多辈子了,还真不知道叫个啥,……一旁的帖木儿脸上露出憨厚的笑容。

    “帖木儿大哥,你疯了吗?这可是你们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啊,怎么能随便就送人了?”

    庄睿正在感叹这把刀巧夺天工的工艺时,一旁的乌云琪琪格却是满脸震惊的神色,要知道,平时帖木儿可是将这把刀藏的深深的,一般人就是想看一眼都难。

    帖木儿摇了摇头,说道:“好刀就要好汉用,琪琪格,这把刀最能配得上庄兄弟的,“”,“笨蛋帖木儿,不管你了,传〖家〗宝都被你送出去了“…”

    乌云琪琪格见到帖木儿的样子后,知道他主意已定,当下跺了跺脚,转身小跑着离开了,她是想找巴特尔来训斥帖木儿,她知道这大牟子一向最听大哥的话。

    “好刀……”

    庄睿伸出食指在刀身弹了一记,这把圆月弯刀顿时发出清脆的声音。

    不过庄睿的眉头随之皱了起来,看向帖木儿说道:“帖木儿大哥,您说这刀是祖辈上传下来的?”

    帖木儿挠了挠头,说道:“对,听祖辈人说,这刀是我的祖先跟随蒙古先祖南征北战时,被皇帝赐予的,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嗯?这难道是蒙古的元朝乌兹钢刀?”

    庄睿忽然想起了一段历史,口q年的时候,蒙古人发动了令世界为之颤抖的三次西征,一路上灭国无数。

    ,出。时,年成吉思汗的丽子旭烈兀,攻陷叙利亚大马士草,当时旭烈兀在屠杀之余掳掠了大量的工匠,元朝政府工部的总管府下没有“缤铁局”,专门冶炼缤铁,所以元朝乌兹钢刀剑的生产能力应该是最高的。

    不过这些刀剑由于制作精美,大多都被蒙古贵族用于馈增收藏,遗憾的是,这批自主生产的乌兹钢刀,绝少有流传至今者。

    “这要是被皇甫云见到,估计挖空心思都要抢到手上吧?”

    拿着这把沉甸甸的宝刀,庄睿感到有些为难,到底是收还是不收呢?

    庄睿看的出来,这玩意绝对是帖木儿的传家之宝,而且流传到今日,其市场价值最少也要在五十万RUG以上。

    “帖木儿大哥,你知道这把刀值多少钱吗?”

    庄睿估计帖木儿并不知道这把宝刀的实际价值,但是他绝对干不出昧着良心收下这把刀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