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大宋有种 > 番外之157    尾声——打不动,就和亲

番外之157    尾声——打不动,就和亲

    辽阳府皇帝寨,御容殿。

    这座始建于辽代的皇宫大殿,虽然修得气派非凡,但长久以来都空关在那里,直到不久之前,才有了一位常驻于此的皇帝,就是大金皇帝吴乞买。

    在辽东复州之战打了个“平手”之后,吴乞买为了防备宋国支持下的伪辽向辽东腹地和辽西沿海发展,便在曷苏馆路城永康城举行的孛极烈大会上提出了“迁辽阳”的建议,并且得到了广泛的赞同,所以大金国的“皇帝寨”就从会宁迁到了辽阳府。

    当然了,这次迁移可是大金国真正的“迁都”,不仅仅是迁了皇帝寨,什么相国寨、太子庄、公主屯的,都得从会宁迁到辽阳。还有四十余个猛安,也会在稍后陆续迁移,从冰天雪地的会宁迁到相对比较温暖的辽河流域和辽西走廊。

    另外,隶属于完颜粘罕、完颜希尹、完颜阿懒、完颜阇母等人的三十二个猛安,则会迁往西京路的地盘安顿。

    这可是好几十万人的大挪窝,没有个一两年时间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而且女真、渤海、奚人国族已经连着四年替大金国征战,家里的老婆孩子什么样都快不记得了......这回总算可以和家人团聚,怎么都得好好歇上几年吧?

    有些人回了家也歇不了。

    其中一些人还得和家里的婆娘斗争——这离家四年咋就多了个两岁的娃子?怀孕24个月?像话吗?

    而另一些人,则得为钱发愁!这四年征战居然打亏了!虽然吴乞买皇帝大发善心,拿出私房钱贴补给大家伙,但还是不够啊!有些入伙比较晚的熟女真、渤海人、奚人的家底儿太薄,为了参加这次远征,不得不借了债!

    现在仗打亏了,债怎么还?

    当然了,这些欠债的熟女真、渤海人、奚人还不是最惨的......他们大不了两手一摊当老赖。在大金国这边,现在最惨的就是契丹军和汉儿军了。

    契丹军被余里衍牵连,看着很不可信!

    而汉儿军则被郭药师牵连,哪怕韩常当了大金忠烈,也换不回吴乞买的信任。

    另外,契丹人、汉人是没有资格参与谙班勃极烈推选的,所以吴乞买也不会补贴他们......就自己想办法补亏空吧!

    所以现在的大金国的中下层,都忙着搬家、宅斗、赖账、补窟窿,没谁再想和大宋开战了。

    至于大金国的上层,最近就两件大事儿,一是选举谙班孛极烈......这事儿和漂亮国选大统领不一样,不是数选票和数选举人票就能完事儿的。毕竟参选的粘罕和蒲鲁虎背后都有武装力量支持,一个不好就得打内战!

    所以在选举结果出来之前,各方面得好一番讨价还价,当然也少不得台底交易。

    而第二件大事,则是大宋官家赵楷礼聘吴乞买的十二女完颜燕为妃!

    这事儿可有点稀奇了。

    因为吴乞买的十二闺女是先让赵楷牵了手,然后再来礼聘和亲的......虽然大金国不是很讲究礼法,但是这种事情还是有点丢人啊!倒不是完颜燕陪赵楷牵了快一年的手丢人,而是完颜燕让赵楷捉了去牵手这事儿太丢人了。而且一起被捉到还有吴乞买和蒲鲁虎的好些个侍妾,都被赵楷分给有功将士了,这面子可丢大发了,以至于在和谈的时候吴乞买他们压根就不敢提,就当没有了。

    而这么一件大大折损吴乞买颜面的事儿,现在却要当成喜事儿来办,也的确有点难为这位大金皇帝了。

    现在代表大宋官家来正式礼聘完颜燕为妃的使臣康王赵构(他还是正使,陈记补的是秦桧的缺)、翰林陈记已经大步走进了御容殿,就站在吴乞买的跟前。

    大殿上面,一帮大完颜还有其他一些个大金重臣,都面无表情的看着吴乞买——这是看笑话呢,可千万不能笑出声啊!

    “哈哈哈......”

    御容殿中已经有人大笑了起来,不是别人,正是吴乞买自己!

    “陛下因何发笑?”

    已经当了几个月人质,和吴乞买混得有点熟悉的赵构,用刚刚学会的女真话发问——他其实说不了几句,大殿当中安排了专业的通事。

    吴乞买笑道:“朕笑赵楷英雄豪杰,却也难过美人之关......师姑儿早已经入了他的房帏,也不要他一文钱。他现在却用百万贯礼聘为妃,难道不是情关难过吗?有师姑儿在彼,北金南宋,当能和睦相处了。”

    他这话其实是说给一票大完颜听的......他虽然打不动赵楷,但是他闺女完颜燕却能迷惑住赵楷。所以只要他吴乞买还有他儿子蒲鲁虎在位,南北二朝总归能和睦相处。

    如果大家伙不想和赵楷开战,那就一起来支持蒲鲁虎当谙班孛极烈吧!

    他的话已经被同事翻译成了汉语,陈记听了以后笑道:“外臣在大名府也常听官家说,只要陛下或蒲鲁虎郎君在位,南北二朝便不会再开战端了......而且,官家还说,等和亲事成,就可在拒马河海口一带开设榷场商市,以供南北商人贸易,互通有无。

    另外,王娘子(指完颜燕)也在经营开封——辽阳之间的商路,好让陛下和蒲鲁虎郎君可以用东珠、鹞鹰、人参、毛皮上获利。这四桩买卖要做好了,陛下和蒲鲁虎郎君一年得利四五十万贯都不成问题啊!”

    一年四五十万贯的大利......差不多和大宋付给大辽的岁币一样多了!

    而且这笔巨财不是给大金朝廷的,而是给吴乞买和蒲鲁虎两父子的!

    当然了,赵楷也会从这笔交易中获得大利——东珠、鹞鹰、人参、毛皮在大宋这边的销路也不错!之前辽国还在的时候,辽国输往大宋的贸易品主要就是牛羊加上东珠、鹞鹰、人参、毛皮。

    而赵楷也不会支付铜钱给完颜吴乞买和蒲鲁虎,而是会付给绢帛、瓷器、漆器、金银器等手工业品。

    这进进出出,一年起码上百万贯的贸易额!

    运营好了,赵楷和完颜燕得点私房,特别是完颜燕就可以敞开了“败家”了。

    而吴乞买和蒲鲁虎则可以有足够的财力巩固自己的权力。

    这可是双赢啊!

    完颜吴乞买已经乐得合不拢嘴了,连连点头道:“好好,这买卖做得好......不过有些丑话,朕也得说在前头。这大辽乃是我女真世仇,他现在扶植余里衍称什么辽女皇可有点不地道了!朕早晚得灭了这伪辽国!”

    这话里面已经含了杀机了。

    赵构则意味深长的看了眼陈记,心说:你来了就好......若是谈崩了,就杀你的头,孤王还是安全的。

    陈记笑道:“官家说了......辽东复州不是大宋之土。如果陛下想在辽东地盘上和大宋再较量一番,那他也奉陪,也不会迁怒于王娘子的。”

    吴乞买冷笑:“他就不怕这仗打起来刹不住,一直打到河北、河东去?”

    陈记道:“陛下就不怕这战火一路烧到辽阳府吗?”

    吴乞买脸色铁青,赵构则紧张兮兮的向边上悄悄挪步,蒲鲁虎则冷冷道:“若宋国官家赶来,那我大金天兵数十万,正好在辽东、辽西之地与之一战!”

    狠话说的差不多了,蒲鲁虎话锋一转又道:“不知道宋国官家认得大石林牙吗?”

    耶律大石现在被余里衍遥封为大辽北院大王,不过大石并没有上表向余里衍称臣......他多半还不知道大辽有女皇帝了。

    “大石林牙吗?”陈记道,“当然知道,就是他和四军大王萧干联手,坏了我大宋北伐燕云的好事儿。蒲鲁虎郎君可以放心,大官家不会对不起战死沙场的数万忠勇之士,去和大石林牙联手的。除非......大金出兵支援西贼!”

    赵楷支援余里衍当大辽女皇的目的,一是为了拉女真人的仇恨,二是为了自己在适当的时候灭辽......灭辽还活着辽女皇,这事儿多带劲儿啊!

    耶律大石什么的,能这样玩吗?不能够啊!所以赵楷对支援大石林牙没什么兴趣,除非金国援助西夏!

    而且西夏遇上赵楷这样的敌手那是死路一条,怎么帮都没用的。

    想到这里吴乞买就开口了:“赵楷如何不援大石林牙,那朕也不帮大白高国(西夏)......复州的宋军必须在一年之内尽撤!作为交换,朕可以让粘罕从代州撤兵。”

    “只撤宋军?”陈记问。

    “对,只撤宋军!”

    陈记点点头道:“官家本就想撤了辽东复州之兵,一年之内应该可以尽撤了。不过郭药师、大抃两军不是宋军。”

    大抃现在已经投降余里衍了,他和郭药师一起成了辽女皇的左膀右臂......这个辽女皇也挺奇葩的,身边居然没几个契丹人,连萧姓奚人都没几号,都靠汉人、渤海人保着。

    “朕知道!”吴乞买点了点头。

    他其实也不会马上去灭余里衍......因为耶律大石不是那么容易灭亡的,而漠北草原更不容易平定。

    同样的,西夏这国虽然小,但也是相当顽强的。赵楷想要灭亡西夏也是很不容易的,多半也要打个好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