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神医弃妃在后宫乘风破浪 > 第一百九十六章苏樱雪亲吻苏子岩

第一百九十六章苏樱雪亲吻苏子岩

    苏樱雪望了一眼手里的托盘,确定该拿的都拿了,这才缓步走到一处大帐前,见门口站了几名士兵,将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他们不要说话,自己则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见是苏樱雪,士兵们自然也不会拦她,因为现在没有人不知道,苏樱雪不是普通的大夫,而是他们大将军苏子岩的妹妹,当今的淑妃娘娘。

    尤其是那个唤阿运的士兵,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大将军,独独对他狠心了,明明他是患者,还让他自己煎药。谁让他想拉着苏樱雪的手呢!将军不给他俩拳,已经是他的造化了。

    进入大帐之后,苏子岩正在闭目养神,苏樱雪将托盘轻轻放在苏子岩一旁的桌子上。然后转到了苏子岩的身后。

    将自己的四指并拢,用指腹从苏子岩的前额沿着他的眉心,轻轻地向两侧按压。

    后又将她的芊芊玉手展开插入了苏子岩发际,替他按摩了一下头部。

    苏子岩其实在苏樱雪进来时,便已经知道了,只是他没有睁开眼睛,他虽然不知道自己妹妹从哪里学来的医术,但他确实感觉到了舒服。

    长期征战沙场,让他的神经一直紧紧绷着,经苏樱雪如此一按,他觉得整个神经都舒展开了。

    望着苏子岩额头的皱纹舒展了一些,苏樱雪知道,苏子岩是醒着的,于是又帮苏子岩按摩了一下百会穴与天柱穴,这才缓缓说道:

    “哥,对不起!妹妹不是有意威胁你的,妹妹就哥哥一个亲人,妹妹别无所求,只求哥哥能够身体健康,平平安安。妹妹相信哥哥肯定也是希望妹妹如此,是吗?

    可哥哥公然捆绑朝廷官员,是违法的,是公然造反的行为,到时候皇上追究,必会下令将我苏家满门抄斩的,就是皇上念及哥哥以往功绩,还有父亲以前是他师傅的面子上,网开一面,那哥哥恐怕也不能全身而退吧!如果哥有个好歹,你让妹妹怎么办?

    哥哥乃是英雄豪杰,满腔热血,无惧生死,可雪儿怕,皇上他固然糊涂,可哥与他一般见识,吃亏的总是哥哥,除非哥哥能够杀了他……”

    苏颖雪说到这里,苏子岩的眼眸豁然睁开,一双黝黑的眸子如鹰般望着前方,突然双拳紧握,就连苏樱雪都感觉到了苏子岩身上的杀气。

    “不,哥,你听我说,我还没有说完。”

    苏樱雪急忙安抚着,转到苏子岩前面,从桌子上拿起一副手套带在手上,又拿了一个小刷子一般的东西,沾了一点漆黑的如墨汁的东西,往苏子岩额前那一缕白发上细心地染着,柔声说道:

    “妹妹虽然什么也不懂,而且也不知道我们大周王朝,各地藩王哪个比较适合做皇帝,但妹妹却知道,如果皇上死了,各地藩王必会为了皇位,打的头破血流。到时候受苦的只会是老百姓。

    换言之,如果这时候我们大周王朝内乱,虽然哥与北离国签订了和平契约,那么也会随着皇上元祁的驾崩而作废,难保他们不会趁虚而入,到时候万一他们趁乱占了先机,我们大周王朝成了北离国的囊中之物,那到时候哥的心血也将付之东流不说,哥让北离国吃了那么多次败仗,丢了那么多面子,北离国的国主又能容得下哥哥吗?

    还有,若我们的国丢了,哥还不被我们大周王朝的百姓骂死?哥岂不成了乱臣贼子?

    皇上他对妹妹来说并不重要,妹妹依然心死,不会再倾心于他,可妹妹却不能让哥哥因为杀一个他,而毁了。”

    苏樱雪的一番忠言逆耳,让苏子岩刮目相看,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妹妹竟然懂得如此多,心中不免欣慰,他妹妹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一心只想讨元祁欢心的小女人了。

    苏子岩本来就不想自己妹妹进宫,如今妹妹想开了,他真的很高兴,只是苏子岩不由的再次握了一下拳头,他很难想象,苏樱雪到底经历了多少痛苦?若不是真的伤透了心,又怎么可能放弃自己爱到骨子里的人呢?

    就在此时,苏樱雪已经将苏子岩额前的白发染成了黑色,她向后退了俩步,用一双流光潋滟般的眼睛,如盈盈秋水般望着苏子岩,柔声细语般说道:

    “我哥气宇轩昂,品貌不凡,如今这百发染成了黑色,更是风度翩翩,相貌堂堂,年轻十岁,就连雪儿都不由的暗恋哥哥,天下女人必也会为哥心动,待回到京城,我们好好挑选,再择一个才貌出众,又品德兼优的嫂子,让她给哥生俩个大胖小子,雪儿问诊看病,哥哥负责给病人拿药,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若累了,我们便一家人出去游玩几天,哥也不用再劳心劳力,为此愁白了发丝,难道不好吗?”

    苏樱雪的一席话,让一身傲骨的苏子岩眼眶泛红,他用衣袖擦了一下眼角,低沉浑厚的声音带着沙哑说道:

    “好。”

    说完,拔出自己的剑,借着剑光,他发现自己额前已经没有了白色的发丝,他沙哑的声音询问着:

    “你怎么做到的?”

    “哥说的是哥的白头发吗?”

    苏樱雪柔声询问着。

    不待苏子岩回答,苏樱雪接着说道:

    “如今是四月天气,正是“覆盆子”长出来的季节,雪儿向士兵们打听过了,离军营不远有一大片黑色的“覆盆子”,刚好适合柒染黑发,于是我便摘了一些回来,将它们熬成了浓稠汁液,用来给哥染发之用,哥染过之后,果然更加帅气迷人了。”

    说完,苏樱雪竟然大胆的在苏子岩额前落下一个吻,将苏子岩惊的眼珠子惊的都差点掉出来,他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剑都掉在地上而不自知,结结巴巴地询问着:

    “雪……雪儿,那……那个你……你不会真……真的喜……喜欢哥哥吧!我……我们可是亲……亲兄妹,这……这绝……绝对不……不可以,这……这是乱……乱……伦,乱……伦你知道吗?”

    “哈哈……”

    见苏子岩反应如此大,苏樱雪忍不住笑得花枝招展,前仰后合,就连眼睛都笑得弯成了月牙形。

    “你……你笑……笑什么?”

    苏子岩竟然被自己的妹妹整成了大红脸,他结结巴巴地询问着。

    “哥,你的确该找个嫂子了,瞧你纯洁的。妹妹只不过亲吻一下哥哥额头,就把哥哥吓成这个样子了?”

    苏樱雪打趣着。

    苏子岩眉头蹙起,不敢相信的一指苏樱雪压低声音说道:

    “你一个姑娘家怎么可以如此不害臊,竟然将“亲吻,”说的如此云淡风轻,这岂是姑娘家,挂在嘴边的东西?”

    “这有啥啊!今天妹妹便给哥哥普及一下这个吻的区别,免得哥哥将来不知道如何与嫂子浪漫。”

    苏樱雪得意洋洋地说着。不等苏子岩搭话,便眉飞色舞地解说着:

    “这吻分俩种。一种叫亲吻,是父母对孩子爱惜的之吻,还有朋友之间表示友好、尊敬的吻。更或者是兄弟姐妹间的感激之吻,称之为亲吻。

    这第二种为接吻,是情侣,也就是爱人夫妻间的吻,称之为接吻,懂吗?”

    “呃?”

    苏子岩头顶飞过一群乌鸦,苏颖雪接着说道:

    “亲吻,亲吻,首先是亲,再是吻。亲者,亲人也,亲人之吻。”

    听着苏樱雪的歪理,苏子岩整个人石化了,他不知道他这个妹妹什么时候,如此……总之与以前文文静静的苏樱雪,简直是天壤之别,这真的是他的妹妹吗?可是胎记做不了假,苏子岩再次茫然。

    苏樱雪收拾了一下染发的器具,弯腰捡起苏子岩掉落在地上的宝剑,双手递到呆愣的苏子岩手里,转身手持托盘,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向外走去。

    “这……”

    苏子岩望着苏樱雪的背影,再次发起了呆,片刻之后,便听到帐外响起了说话声:

    “兄弟,辛苦,辛苦”

    “好兄弟,帮我好好照顾我哥。”

    “感谢兄弟。”

    ……

    嘴角勾起,苏子岩欣慰的笑了笑,不管怎样,她都是自己妹妹,而且一心为他着想,如此关心于他,他还求什么呢?也许真的是被皇上伤透了心,性格变了一些,反正亲自己额头时,也没人看见,应该不碍事。只要自己不说出去,谁会知道呢?

    然而就在苏子岩为苏樱雪找着各种理由,解释苏樱雪吻他,不正常时。

    帐外又响起了一阵说话声,让苏子岩简直要疯:

    “喂!你们有没有看见,刚刚大小姐握了我的手一下,那感觉滑溜溜的。”

    “哎呦!刚刚大小姐还捶了我胸口一下,那小手让人意欲未尽呢!”

    “你们都没有我好,刚刚大小姐还拍了我一下肩膀,我都能感受到大小姐手的温度。”

    ……

    苏子岩刚刚平复的心脏,瞬间又跳了起来,他紧握拳头,带着瘆人的寒意,冲出了帐外,帐外士兵们,吓的立刻噤了声。

    抬头小心翼翼望了一眼苏子岩吓人的眼光,立刻跪倒在地求饶道:

    “将军饶命,是……是大小姐她……她……”

    “ 主动的”这三个字,谁也没敢说出口。

    “苏……樱……雪,你给本将军回来。”

    苏子岩冲着苏樱雪的背影大叫,可苏樱雪却只回身冲着他嫣然一笑,接着一跳一跃地向远处而去,嘴里还哼哼着不知名的歌曲:

    送给你小心心,送你花一朵,你在我生命中,太多的感动,你是我的天使,一路指引我,无论岁月变幻,爱你唱成歌,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 温暖了四季

    ……

    歌声嘹亮,婉转动听,宛如黄鹂鸣翠,苏子岩摸了摸自己的脸,自恋道:

    “难道雪儿是唱给我听的?她在感激我这个哥哥?也罢!也罢!只要雪儿快乐就好。”

    其实苏子岩哪里知道,苏樱雪不过就随口唱了几句李昕融的歌而已,并没有特别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