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阴阳香烛店 > 第九十三章 白雾怪影
    阴厉的声音再次响起,白猿老人顿时颤抖不已:“那我该怎么做?主人!”

    “叶家小子,快快去葬你的父母吧!”

    那乌云里的声音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把话音指向了叶峥嵘。

    叶峥嵘快五十岁了吧?

    那乌云里的人竟然被称作小子?

    我这一合计,那不得上百岁?

    就在我纠结此事之时,叶峥嵘如临大赦,此刻已经召集人手开始在叶老夫人的棺材地下挖坟。

    长生会的黑衣人则纷纷集中在白猿老人的身后,也跟他一样跪在地上,十分恭敬,仿佛那乌云里有一位法力高强的神仙。

    我能看出来此刻的白猿老人与老锄头,红衣女都对那云里的人十分忌惮。

    因为叶老夫人的下葬地点并非风水穴脉,所以要求也没那么多。

    整个仪式由罗孝道长主持,只是他因为身受内伤,所以说话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的。

    我趁叶老夫人下葬的机会,赶紧走到糟老头子身旁,悄悄问他头顶的乌云到底是怎回事。

    他也是一脸无奈:“我哪里知道是谁,很有可能是长生会的第一代会长欧阳昊,据说整个长生会的人寿命都很长,但唯一能长生不死的便是他了,要不然凭什么这长生会能够几百年经久不衰?若是没有点真实的东西,谁会信?”

    听到这里,我不禁仰头瞧了瞧天空的那乌云,那乌云里的人似乎听到了我跟糟老头的对话。

    突然冷哼一声。

    “萧家后辈也敢非议我?呵呵,你们这些小辈不知天高地厚,我动动手指头就能让你们瞬间化为齑粉!要不是我秉持天道,好生戒杀,你在羊城对我长生会门徒做的这些事,早就够死上百回了!”

    此话一出,糟老头子也是脸色一凝,随即抱拳朝那片乌云拜了拜。

    “晚辈拜见欧阳前辈!”

    其实大家心里都毛毛的,毕竟有个恐怖的存在正监视着我们,这下话我们也不敢乱说了。

    “算你还懂些礼数,你们小辈之间的事情,我这个长辈就不插手了,你们自己处理吧!有人来找我麻烦了,我去会会他们!”

    乌云里的声音刚落,便见那云中响起了轰隆隆的雷鸣,随即向青穹山的第一峰飘去。

    看来这个叫欧阳昊的家伙还挺讲礼数的嘛,不仅阻止白猿老人对我们下黑手,还让叶峥嵘下葬父母。

    只是他说的有人来找他麻烦,是什么意思?

    而且方向还是青穹山的入口处,莫非是有什么人来我们这儿了吗?

    不过这里是第四峰,按照正常脚程,想到达这里,最起码得到明天。

    很快,叶峥嵘葬好了叶老夫人后,便将叶老爷子的棺材用几根大树当作车轮滚到了大鹏展翅穴所在的土丘山下。

    “诸位,我刚才说的话依旧算数,你们在座的当中,不管谁能将这穴点成,并让我父亲的棺材顺利下葬,我便许诺将奖金给他,倘若不与我女儿成亲的话,我会再赏五百万!也就是说,在你们当中,很快就会诞生一位千万富翁!”

    叶峥嵘的话顿时惹的人群沸腾了起来。

    明面上是他弱化了叶初然这个噱头,实际上也是对我的一种肯定。

    从我将叶初然安全的带回到他的身边,再到刚才给叶老夫人磕头的时候,他竟然也让叶初然偷偷的叫上了我。

    虽然都没有挑明,但是大家心照不宣。

    我知道自己离得到叶峥嵘的肯定又近了一步。

    不过,因为从昨晚到现在,众人打小战也经历了好几场,这下白猿老人这边几个人都收手了,不过他们并没有打算离去。

    所以听到叶峥嵘的话,这帮人也有些激动。

    “呵呵,叶先生,方才是我白猿老人多有得罪,不知我等去帮你点穴,可否能拿到一千万的赏金?”

    令我没想到的是,白猿老人在钞票面前也彻底的服软了。

    难道这就是钞能力?

    我们这边的人纷纷反对,理由是他们杀死了太多的叶家族人,如果没有他们,恐怕此刻大鹏展翅穴已经点好了。

    “大家不要吵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既然说了在场的人都可以,那么白猿老人这边的人也可以参加点穴,但是等拿到奖金后,你们要动手,我也管不着!”叶峥嵘深思熟虑道。

    他可真是个老狐狸啊!

    竟然想借白猿老人的手来点这大鹏展翅穴!

    见到叶峥嵘力排众议,其余几个老家伙也不好说什么。

    那余封中了黑勇的毒,已经快不行了。

    而乃亮告诉我,黑勇昨晚被一位黑衣人赶跑了。

    黑衣人?

    我说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位黑衣人了?

    他说那黑衣人来无影,去无踪,实力非常强悍,如同鬼魅一般。

    只一招便把黑勇打的满地找牙。

    黑勇见状便一脸恐惧的跑了。

    此刻,众人都已经集结在小山之下。

    这土丘看似极其普通,但若是将四周的山脉连在一起,便可以看成是一只大鹏展翅穴。

    第一个挺身而出的是桑巴嘉措,他刚一朝山上爬去,那土丘顿时开始震动。

    众人当时还以为是地震了呢,后来发现其他的山都是好好的。

    就是这座山丘在抖动,似乎在抗拒他走上去。

    杀师地就是杀师地,果然非同凡响。

    我记得山羊大师在书房里跟我说过,爷爷就是走上这座土丘后才出事的。

    而桑巴嘉措从小在藏区长大,经常爬山,所以平衡性非常好。

    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他依旧朝上走去。

    就在这时,那山丘顶上竟然冒出一团白色的雾气来。

    随即,一道黑乎乎的东西从侧面扫来。

    嘭!

    桑巴嘉措一个激灵躲闪未及,直接被扫下山来。

    虽然他及时在半空中抓住了一些树木,但还是被这股巨大的力量甩了几十米。

    倒在地上的他奄奄一息,可能是伤及了内脏,刚一停下来,就吐了一大口鲜血。

    虽然是白天,但是那白色雾气笼罩着的山丘上顿时看不清楚了样子。

    至于在雾气中刚刚击伤桑巴嘉措的那玩意儿,也没人看清楚到底是什么。

    有人说是蜥蜴,有人说是鳄鱼,也有人说是蛇,顿时众说纷纭。

    大家也都害怕了,原本蠢蠢欲动的人们纷纷驻足,哪里还敢爬上去悄悄那白色雾气里的动物到底是个啥?

    “哼!都不敢去,老头子我去!”只见老锄头挥着锄头便朝山上跑。

    红衣女人也一跃上了去:“老锄头,我们点了穴,一千万平分。”

    “嘿嘿,好说,多个人多分把握嘛!”老锄头嘿嘿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