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娱乐:从拍巴啦啦小魔仙开始 > 第73章、粉丝多有什么了不起的!

第73章、粉丝多有什么了不起的!

    晏如过后,沈瑶登场。

    沈城第一次近距离了解自己这个妹妹的恐怖演技————她饰演的是一个病娇,很变态的那种。

    她换上了一套JK服,头发披散在两边,还化了淡妆,清纯而又美颜,让人挪不开眼睛。

    可是她的表现却让人打了个哆嗦。

    病娇爱上了一个男人,但是男人并不爱她,该怎么办呢————把男人杀了,然后自杀,这个男人不久永远跟自己在一起了吗?

    跟沈瑶对戏的演员表现的非常好,满脸的惊恐和懦弱。

    但是场上的所有人都能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功力多强,而是被沈瑶吓得,仿佛真的看到了拿着刀走向自己的病娇。

    简称,入戏了。

    和晏如不一样的,沈瑶在结束后的第一秒就从戏里出来了,还安慰了一下瑟瑟发抖的男演员。

    众人:“······”

    郭明再一次提出了招揽,再一次被拒绝,表情难看的不得了。

    ······

    最终,留在沈城组里的人只剩下五人。

    除了晏如跟沈瑶之外,还有那个叫林森的小伙、一个没什么名气的老戏骨钱玉山、一个刚从喜剧人转型的演员刘腾。

    各有各的优点。

    其中最让沈城惊喜的就是老戏骨钱玉山,这人真是老天赏饭————长得凶。

    一个精瘦的秃顶男,皮肤粗糙而黝黑,眼神凶狠,两侧眼角都往上扬,像是正处于暴怒中一样。

    现场的女演员们都不敢多看他,生怕跟他对视一眼,晚上做噩梦。

    沈城不介意。

    他高兴的很啊!

    人才啊,这简直是天生演反派的料,要是吓不出孩子的眼泪就算沈城看走了眼。

    就算不演反派,演那种看似凶狠但是心地善良的正派也可以啊,安排一个拯救主角/女主角的戏码,升华一下主题大大滴好。

    沈城毫不掩饰的惊喜目光让钱玉山很高兴。

    因为形象的原因,他能出演的只是各种反派,而电影中的反派总共就那么一种,演多了之后就会演无可演,没有了特色。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能接的戏越来越少了。

    无戏可拍,对一个演员的影响是致命的。

    以后如果能跟沈城合作的话,钱玉山相信自己会有一个很好的发展,而且沈城这么有名的导演,给的片酬肯定低不了!

    这很合理。

    ······

    结束了一天的录制。

    大多数的演员和导演都有车辆接送,走出场地的时候,外面还有蹲点的狂热粉丝,一边声嘶力竭的喊着他们的名字一边往上涌。

    这种场景沈城还是第一次遇到。

    有点像前世《釜山行》里面的丧尸。

    “粉丝这么多有什么好的,他敢摘下口罩去逛超市吗?”沈城酸溜溜想道,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

    这么想想,知名度这么高一点卵用都没有。

    谈恋爱要遮遮掩掩的、结婚要遮遮掩掩的、连出门逛街都要遮遮掩掩的————哎哟,遭老罪了!

    鲁迅曾经说过,如果有人在打你,你又打不过他,只需要在心中默念:这是儿子打老子,心情瞬间就会好起来了。

    沈城此刻的心情很有异曲同工之妙。

    沈瑶戴着一个宽檐的渔夫帽,抱着晏如的一条胳膊,低着头尽量让自己不被这些粉丝认出来。

    沈城突然有一种冲动,就是大声喊一句“沈瑶在这里”,想必接下来的场面会很美吧。

    不过想了想这么干的后果,沈城还是压下了这个冲动。

    晏如的情绪很不好,确切的说,自从她演那个片段开始,她就一直这样闷闷不乐的,也不吭声,低着头走路,看上去心疼死人了!

    不止是沈城,连沈瑶也注意到了。

    她们两个的手一直是牵着的,沈瑶感觉晏如的手很凉,下意识的攥紧,想要把自己的温度给她。

    到了女生宿舍之后,沈城让沈瑶上楼,自己陪晏如在底下走一走。

    今晚的月光很美,清冷的银辉洒在女孩的脸上,一时间竟让沈城看呆了。

    晏如偏过小脑袋,挤出一个笑容,轻声说道:“大叔,你看什么呢?”

    沈城回过神,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揉了揉女孩的小脑袋,另一只手揽着女孩柔软的腰肢,将她搂到怀里。

    倒在温暖的怀抱里,鼻尖尽是男人的气息,晏如感觉自己的大脑有些晕乎乎的。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耳边响起温柔的声音。

    尽管沈城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晏如就是觉得自己的鼻子一酸,眼泪直接掉下来了,趴在沈城怀里,肩膀一耸一耸的。

    沈城抱紧了一些,轻声安慰着。

    好一会儿,晏如才停下了自己的哭声,抬起自己的小脑袋,大眼睛有些肿,下唇被咬出一个深深的印。

    她哭的有些累了,娇躯软软地靠在沈城的怀里,跟沈城讲起了她的故事。

    ······

    晏如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母从乡下来城里闯荡,通过几年的奋斗,租了一个房子勉强算是扎下了根。

    日子当然不富裕,连小康都谈不上,但是晏如回想起那段时光的时候,脸上依旧是淡淡的幸福。

    “当时我们家里开那种炸串铺。”晏如伸出了自己的手,让沈城看手上几个浅浅的划痕:“当时我一下课就帮爸爸妈妈串肉串,串好了他们就要去出摊,第二天凌晨才能回来。”

    沈城怜惜地看着她,手臂紧了紧。

    晏如感受到了温暖,把脸颊贴在他的胸口。

    “如果一直这样的话,其实也挺好的。”晏如喃喃说道。

    “但是有一天,我什么都没有了。”

    “那天,我都起床了,爸爸妈妈还没有收摊回来,我借邻居阿姨的电话他们也不接,一直到晚上的时候,邻居阿姨把我送到了医院。”

    “妈妈坐在手术室前面的椅子上,看到我就哭,还有一个胖子跪在地上给妈妈磕头说他错了,身上有很大的酒气,特别难闻。”

    “我很怕,妈妈哭,我也哭了。”

    “后来、后来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医生出来。”

    “他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我没有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