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微风色的夏天 > 第二章 初次交流便碰了钉子

第二章 初次交流便碰了钉子

    早读结束后的课间,全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同学都瘫倒在课桌上。

    听到身后传来的书页翻动的声音,“没睡着?”,初一想了想,决定认识一下这位新同学,他转过身来,看见这位新转过来的女孩,正在慢慢地翻着一本书,看起来绝对不是课本,大概率是课外书了。

    “你好,我叫柳初一。”初一的问候显然把她吓了一小跳,秦若玖颤了一下,轻轻地回答:“你好。”其实女孩的声音很好听,软软的,有点像动漫里女主角的声音,“怎么了?”但回答的时候却没有看着初一“你不困吗?”初一小心翼翼地继续问道。“还好。”秦若玖轻轻摇头,依旧没有看他。

    “那一会上课可别睡着了。”初一礼貌地笑了笑,转过头去。

    说实话,这个女孩的表现有点奇怪。

    老实说,柳初一不是一个社交达人,但他也知道即便是熟人,相互之间说话的时候如果不看着对方,也会让对方感到自己不被重视的,更别提还相当陌生的人之间了。秦若玖这个表现,大概只有几个原因,一是这家伙真的不懂社交礼仪,二是她的心理上有点类似社交恐惧之类的小毛病,或者有别的原因,不过可能性最大的就这两种了。

    先不管了,今天的事情还是挺多的。

    学校规定,高三学生不能参与学生会和社团活动,因此,在上一届高三毕业之后,全体准高三学生都要在下学期开学之前完成学生会、社团工作交接,同时他们也不再被视为学生会、社团成员,所以前面提到何况的时候,才会说他是“前”学生会主席。

    今天就是学生会换届选举的结果公布日。

    初一是学生会秘书处的成员,事实上,在新高一学生到来之前,他们秘书处就只有他一个成员,其余三名秘书都是准高三学生,已经被强制退会了,不过在真正高三之前,他们还是能够参与学生会相关工作的。

    上周结束的时候,学生会成员进行了换届选举,与一些学校习惯全校公投不同,新洲一中的选举仅在学生会内部进行,对外只公布结果。本次的主席候选人有两位,一个是学生会的一名副主席,名叫吴静山,另一个是学生会组织部部长,名叫雷绯。其余需要更换部长的部门也有着自己的内部选举。一周之后,也就是今天,正是公布结果的时间,前任主席会宣布现任主席、两位副主席和各部门部长的最终人选。全体学生会以及前学生会干部必须到场,他们秘书处的干部自然只能是柳初一,也没别人了。

    不过这都是下午的事情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上课。

    这样想着,耳畔就传来了上课铃声,初一收起了思绪,开始上课。

    说起来,人要是投入到某件事情中,时间过得还是很快的。上午很快就过去了,终于来到最后一节课,体育课。尽管早就知道,初一依然感到一阵不适——他不喜欢体育,但他也不是懒,学生会工作如此繁杂,他也没有半句怨言,作业再多,他也都是一笔一划地完成,但唯独体育课,他发自内心地不喜欢。

    “阿一,下楼了。”一个爽朗的男声叫道,初一叹了一口气,转过头,一个拿着篮球的男生站在他座位旁边,这是他的好友,林拓海。“稍等,我收拾一下书包。”

    一分钟后,初一收好书本,背上书包,准备和林拓海一起去操场,在起身时,他向后望了一眼,后位的女孩依旧在看那一本书,似乎没有意识到下一节是体育课。

    初一伸手在秦若玖的桌面上轻轻敲了一下:“秦同学,下一节课是体育。”

    “呃啊!”秦若玖被吓了一跳,连忙合起书本,“对不起……”随后,便有点呆滞地坐在座位上。

    没必要说对不起吧。初一心道。不过还是笑了笑:“没事。”看女孩好像并没听见自己的前一句话,初一感觉有点不对,转过身,小声对林拓海说:“你先去吧,我等一会就下去。”说完,用余光瞄了一眼秦若玖,她还是处于呆滞状态。

    “好,别迟到了。”林拓海也发现了秦若玖的不对劲,表示理解。说完,抱着篮球,和几个高大的男生一起走下了楼。

    课间只有十分钟,算上预备铃声,就只剩7分钟,现在已经过了四分钟,教室里的同学们已经陆陆续续走掉了,只剩下柳初一和秦若玖两人。

    “你不想去上体育课?”初一小心翼翼地问道。顺便坐了下来。

    “……”少女没有说话,看来是默认了。

    “身体不舒服吗?”初一又问,语气又轻了一些。“没、没有……”秦若玖猛地颤了一下,显得有点慌张和局促,声音很小,初一已经难以完全听清楚了。初一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理了,他能够看出来,秦若玖应该是有一些心理问题。果然是社交恐惧之类的吗?初一小心揣测着。初一仔细想了想,今天上午也有几个同学向她问过好,但是与他一样没有得到什么回应。如果和他猜的一样,这一点老师应该是知道的,她的父母不会不告诉老师,我应该去问问老李?初一考虑着,老李就是他们的班主任,李世儒,教授语文。

    初一犹豫了一下,又问道:“那么……需不需要我帮你请假?”听闻这句话,秦若玖犹豫许久,缓缓点头:“拜托了……”

    “没事。”初一微微一笑,“那你好好休息吧,我会给老师说明的。”

    “……谢谢。”少女的声音又变小了。

    ……

    初一到操场的时候,上课铃刚刚打响,一些体育老师和学生们还没有到自己的班级上就位,操场上依旧十分混乱。

    初一扫了一眼,找到了他们班级的体育老师,一个面庞已显老态,但身体依然挺拔健康的中年女人,她正在与班级的体育委员交谈,统计人数。初一向他们那里走了过去。

    “柳初一同学,有什么事情吗?”体育老师看到初一走过来,问。“老师,那个,秦若玖同学身体不舒服,要去一趟校医室,所以体育课来不了了,假条她下节课会补给您的。”

    “秦若玖……好像没听过这个名字。”体育老师点了点头,翻了翻手里的花名册,恍然大悟,“今天第一次来啊,运气真不够好。”说着,在花名册上记了一笔:“处理完了,下节课让她把假条给我就行,没有第二次。”

    “好的,谢谢。”柳初一松了一口气,这个老师虽然脾气好,但是却比较死板,平时可不会出现这种许可,看起来她今天心情不错。

    今天太阳并不热烈,但夏天应有的闷热却一点不少,早上一直待在教室还没什么感觉,一到操场却完全暴露了出来。初一感觉自己被困在一个充满炽热水蒸气的空间中,衣物被贴在皮肤上,有种说不出的不适感。

    真不知道那群家伙是怎么做到在这种天气下还精力充沛地打球的。初一心里翻了个白眼。在做完准备运动之后,老师让大家解散,初一随便找了一个角落坐下,待到所有人都去忙自己的事情,起身离开了操场。

    ……

    “什么?”李世儒正在办公室批改作业,此时的办公室只有他一个老师,其余老师都去上课了,初一坐在办公桌旁的板凳上,对他描述了秦若玖的状况,他本以为能够从李世儒的嘴里了解到一些额外的信息,却发现李世儒比他还要意外。

    “这一点,我没注意到,我还以为这只是第一天来上课导致的紧张。”李世儒皱起眉头,他认为没有全面了解学生是自己的失职。“她的父母什么都没对您说?”柳初一疑惑道。

    “父母?”李世儒愣了一下,摇摇头,“你是说早上送她来的那对男女?他们不是秦若玖的父母,是她的舅父舅母。至于她的家庭状况……我也不太清楚,她是突然转学过来的,家庭之类的具体资料源还在原学籍处,也就是临海郡的赤沙高中,现在应该已经发到教务处了,我本来打算下班之后去教务处取过来。”说完,用手里的笔抽了柳初一的额头一下:“你小子咋跟你那个爸一个德行?也太爱管闲事儿了吧。”

    没错,柳初一的父亲柳文尧先生,他的高中也是在这所中学上的,并且好巧不巧,他当年的班主任,也是这位李世儒老师。

    “不过既然你提到了,应该打算了解一下吧?”李世儒说到,他太了解柳文尧和柳初一这对父子了,都不是啥省油的灯,属于不撞南墙不回头型的,当年柳文尧可没少惹麻烦,这个儿子还比爹要好一点,起码学习没有大问题。

    “没错,毕竟是同学嘛。”初一点了点头。

    “也好,省得我自己跑一趟了,你就帮我跑个腿,去政教处取一下资料吧。”李世儒点了点头,给初一写了个字条,“不过……”

    “嗯?”

    “为啥你不在操场却在我办公室呢?”

    “老师我错了。”

    “去上课去!!!!”

    初一落荒而逃,跑出了办公楼,却没去操场,而是直奔教务处所在的行政楼而去。

    五分钟后。

    初一走出行政楼,翻看着眼前的资料,“姓名、性别、民族、出生日期……居然只比我小一天吗?”初一有点惊讶,“现家庭住址……家庭成员,就这个了。”

    “父亲:秦玥衡(已故)

    母亲:唐琬(已故)

    现监护人:唐风(舅舅)”

    表上只表明了这三点,不过已经足以说明一些。“居然是父母双亡吗?”初一皱了皱眉头,虽然没有注明死因,难道这让她心理产生阴影了吗?好像很容易解释的通,但备注里的一行字却打消了他的这个念头:“备注:经心理医生评测,该生有一定先天性自闭倾向,经咨询诊疗均无效果,因情况未有进一步恶化,不必使用药物治疗,需及时与转至班级班主任及任课教师沟通协调,做好对该生的正确引导。”

    先天性?这就有点麻烦了,如果真的有什么心理阴影其实还好说,就怕这样毫无原因的情况,可真的几乎没有办法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这也是初一的人生信条之一。面对他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一向是不强求的,不然还不累死了。

    ……

    一转眼来到下午,下午只有两节课,之后便是自习。自习课的时候,初一的脑子里回想起李世儒看完资料之后发生的事情:

    “柳初一,你应该是她的前桌吧。”

    “是。”

    “那就请你帮忙照看一下秦若玖同学了,这样的情况我也没有遇到过,只能随机应变了。还有,不要告诉其他人,也不要太刻意了,不然可能会造成恶化的。”

    “……好的。”

    果然自己就不应该管这档子事情。正想着,广播里传来了通知的声音:“请全体学生会成员五分钟内到行政楼学生会厅集合,全体班级打开投影仪,重复,请全体学生会成员五分钟内到行政楼学生会厅集合,全体班级打开投影仪。”

    听到这个消息,初一起身,走下座位,他的座位是最靠左倒数第三排,秦若玖是倒数第二排,最后一排没有人。转身的同时,初一用余光瞟了一眼秦若玖,发现她依然在看着那一本不知名的书籍,并且今天下午的课间依旧没有与其他学生有过任何交流,大家好像也放弃了和她打成一片的念头。

    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