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微风色的夏天 > 第三章 刚认识就想把人带家里

第三章 刚认识就想把人带家里

    学生会厅。

    这个大厅位于地下一层,能够容纳超过一百人,但现在学生会还未吸收新血,所以离拥挤还差很大距离。

    此时,前任学生会长何况正站在演讲台上,宣布学生会选举的结果:“……经全体学生会成员公正选举,第61届学生会干部名单已经出炉,现开始宣读名单。”

    “学生会主席:吴静山;

    副主席:雷绯、莫凝;

    秘书处秘书长:柳初一;

    体育部部长……

    宣传部……

    ……

    宣读完毕。”

    接过上一任秘书长交给他的徽章,初一内心毫无波澜。

    他对这个结果完全没有意见,废话,整个秘书处现在就他一个人,而且最近也没有什么大型的活动,不需要秘书处参与筹划,比较清闲,不过下学期开始的时候就不是了,组织开学典礼、接待新生、招收新人……事情多着呢。

    与此同时,教室。

    秦若玖坐在座位上,默默看着书,她感觉身边有点吵,微微抬起头,却发现前面的男孩已经不见了,他是这个班上她唯一有印象的人,他交什么名字来着……秦若玖感觉到有点模糊,好像……

    “秘书处秘书长:柳初一。”

    耳边传来了一个挺耳熟的名字,好像就是这个,是谁在提醒她吗?秦若玖疑惑地向声音来源看去,发现竟然是教室投影仪的画面传来的声音。

    “秘书处秘书长……”秦若玖感觉这两个词也有点熟悉,“好像有点厉害?”她并不能完全理解这两个词的意思,在她原来的高中里,其实也有这个职位,不过她也只是隐约听过这两个词语,并无太大印象。

    过了一会儿,下课了,工作交接也已经完成,初一回到教室准备收拾东西回家,一进门,林拓海就走过来:“阿一,你咋还当上秘书长了?”说罢,狠狠拍了一下初一的肩膀。

    “……”初一抬头看了林拓海一眼,“我应该给你说过我们秘书处就我一个人了吧?”林拓海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忘了。

    “……”初一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表示鄙视,随后话题一转“你今天还去打工?”

    “对,送外卖。”

    “你不多照顾一下你妹妹?”初一低声问。

    说到妹妹,林拓海收起了轻松的语调:“都15岁的大姑娘了,怕什么。”

    “你也才17,注意一下你的语气,别在我面前用长辈语气说话。”初一捶了一下林拓海的胸肌,“我就问问,这都快高二了,你得考虑一下好好学习吧。”

    “你知道我不是学习的料嘛。”

    不可能。

    林拓海是什么样的人,柳初一敢说自己还是比较了解的,他们初中开始做同学,高中还是一个班,初一知道这个人绝对不像自己的发小秋采薇那样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学习无能。他有脑子,却从不认真学习,他所欠缺的确实是投入到学习上的时间,但却不是懒惰和厌恶学习造成的,他其实也喜欢学习,但却选择了不学习。

    “你自己斟酌吧。”初一也不想强迫他好好学习什么的,只是作为朋友提醒一下罢了。说完话,便和林拓海道别。

    同学们陆陆续续走出教室,他们学校是走读制的,没有晚自习这一说。

    初一走回自己的座位,却发现秦若玖早已离开,应该是回家了。

    ……

    夕阳以她的余晖抚慰着忙碌了一天的大地,归心似箭的学生和上班族组成的人流缓缓移动,途中不断有新的人加入,有旧的人退出。

    夏日的夕阳并不比正午的太阳更加温和,却让人能够更加平静,起码初一是这样认为的。在他心中,在夕阳的照耀下,他的思维会更加地清晰,灵魂也能真正沉淀下来。

    转过几个十字路口,就快到他家了,这一带离真正的市中心很远,所以并不太繁华,尤其是他们的小区,一个已经竣工二十年的老小区,在它的附近,仍然留存着一点旧时代的气息,缓慢而又令人舒适。这个世界的人们对于所谓“学区房”没有什么执念,所以尽管这里距离学校很近,人少也是可以理解的。

    尽管已经接近了自己家小区,初一却并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继续走,转过另一个街角,又行走了五六分钟,大概到了一个小巷,这附近已经彻底没有什么人,是一片几乎废弃的居民区,也是初一自己的秘密基地。

    这个小巷非常偏僻,且被大量的纸箱和废弃建筑材料挤占了空间,属于市政建设规划里未曾考虑到的地区,空气中却并不像其它废弃区域那样,弥漫着令人不适的灰尘和木屑,反而十分清新,且常年有微风拂过,非常适合做一个夏天的“避暑胜地”,也是只“属于”初一的秘密基地,连秋采薇和林拓海都不知道这个地方。夏天的时候,他偶尔会来这里待上一会儿,直到苏茶打电话叫他回去吃饭。

    当然,除了这些,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让初一更加喜欢这里。

    “小二,快出来!”还没有转弯,初一就向里面喊了一声。“小二”是一只流浪的小猫,全身是黑色,只有四只爪子是白色,年龄比较小,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到这里来的,有一次初一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它趴在一个小纸箱里,好像不太爱动弹,应该是一只流浪猫,好在这附近是居民区,也不缺食物,但是每次初一过来的时候,都会带一点适合猫吃的小零食之类的东西给它,并给它起了个名字,“小二”,原因是身边的朋友都把初一叫做“阿一”,起名无能的柳初一同学就直接顺着延下去了而“阿二”听着怪怪的,所以改叫“小二”。从此,初一就把它当成自己养的猫,不过不能往家里带,因为苏女士对猫毛过敏,并且他自己也受不了每天当“铲屎官”的日子,养猫为什么要把自己当成奴才一样?他其实不是很懂网上一些人把猫狗当成主子一样供着的做法。

    初一话音刚落,里面传来一声细小的猫叫,以及一个轻柔的女声:“欸?”

    居然有别人也发现了这个地方?看来还是不够隐蔽吗?初一心中一紧,一般人路过这里都不会向里面看上一眼,更别提进来了。

    等等,这个声音好像有点熟悉。

    初一转过拐角,目光向里面投去,只见一个身穿淡蓝色外套,背着单肩书包,梳着短发的女孩就蹲在一只黑白小猫的旁边,伸手抚摸着小猫的脑袋,听到初一的声音后抬起头,湛蓝色的眼睛闪烁着一点疑惑和惊讶,显然她也没有想到这里会有人来。

    “你、你好……”秦若玖连忙站起身来,打算离开,但是小巷一边是一堵坚实的水泥墙壁,而初一就在另一边站着,默默打量着她。两边好像都走不出去。

    “秦若玖?”初一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看到她,出声询问,慢慢走近。秦若玖见他走近,显得更加尴尬不安,突然向着初一空出来的空间加速跑走。

    “等一……”初一还没反应过来,秦若玖就从他身边越过。然而,这个小巷实在是废弃太久了,以至于地上全都是杂物,下一秒,秦若玖就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出现,紧接着身形一滞,眼看就要摔倒,初一的目光随着秦若玖的身影,此时立刻伸出手,试图抓住她的手臂,想要把她拉起来,不过初一的反应力只是普通人级别,还是晚了一步,一根伸出来的木棍划过秦若玖的脸颊,留下一道长达6、7厘米的伤口,隐约有一点血迹流出。

    见此,初一连忙稳住秦若玖的身体,把脸凑近观察,发现伤口好像并不深,松了一口气:“没事吧?”

    秦若玖只感觉脸颊一疼,然后被人拉了起来,反应过来后就只看到一双褐色的眼睛处在距离自己很近的位置,又感觉到自己的右臂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偏头一看,发现柳初一的手正抓着自己的右前臂。

    她刚刚想甩脱,脸颊却传来了一阵更加剧烈的疼痛:“咝……”秦若玖发出一阵痛呼。初一见此,叹了口气:“我带你去处理一下吧,这种伤不处理好会感染的。”说着,拉着她走向了距离比较近的一家卫生所。

    十多分钟后。

    “幸好来得早,伤口上的细菌还没扩散,不然小姑娘你这张脸恐怕要留疤的。”医生帮秦若玖处理了伤口,上了药,又拿出一些额外的药品,对二人说,“回去之后每天早上把药上了,伤口不深,大概3、4天就能好,这几天伤口就不要见水了。”

    “谢谢医生。”柳初一对医生道谢。秦若玖也小声道:“谢谢。”

    “没事,下回注意着点就行。”医生摆摆手。

    二人退出卫生所。

    夕阳还未完全落下,但街上的行人已经所剩无几,尽管还能感受到一丝闷热,但不知从何而来的微风却几乎能够驱散这种感觉。

    柳初一和秦若玖并肩走在路上,谁都没有说话。

    初一考虑了一下:“刚刚……对不起了。”

    秦若玖低着头:“没事。”又好像想起什么:“那个……柳同学?”

    初一见自己的话竟然得到了回应,有点惊讶:“嗯,怎么了?”

    “那只小猫……是你养的吗?叫……‘小二’?”居然说了一句这么长的话。

    听闻此话,初一笑了笑:“我随便取的,我们家不让养猫。”“这样啊……”秦若玖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又走了一段路,初一发现不太对劲:为什么他和她还是顺路呢?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今天中午看到的资料:家庭住址……一行清晰的信息浮现在他的脑海里:秦若玖家和初一家住在同一个街区,虽然不是同一个小区,却距离很近,中间只隔了一个超市,算是隔壁小区吧。

    初一决定再开一次口:“你家也在这附近?”

    “嗯,”秦若玖点了点头,“舅父舅母家就在前面那个小区。”初一当然知道,他还知道她在几号楼呢。“还挺近的。”初一回应,“我家要再往前面一点。”之后,对话就又终结了。

    就在马上要接近秦若玖舅父家的小区时,初一听见了一阵声音,转过头来,问道:“肚子饿了?”秦若玖显得有点尴尬:“嗯……”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皱起了眉头。

    初一察觉到她细小的变化:“怎么了?”

    过了一分钟,秦若玖才小声回答:“舅父舅母,都不回家……我,不会做饭……”

    初一想了想:“那就到餐馆里吃呗,这附近还是有几家挺好的饭馆的。”他在这一带生活了十六年,这附近有什么,几乎可以说了如指掌。

    “我……没带钱……”秦若玖的声音又变成了微不可闻的大小,但这次初一听清楚了。“这样啊……”初一仔细考虑着,该怎么解决呢?听她的话,她舅父舅母短时间内都不会回家,总不能让她挨饿?此时,初一心中有了一个主意,呼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问:“去我家吃吧。”

    听到这句话,秦若玖的声音忽然大了一瞬间:“不,不行……”然后,她的肚子又传来一阵因饥饿导致的强烈不适,让她不得不用手按着腹部,腿忽然一软,差点跌倒,立住后,就停了下来。

    初一见状,也停下脚步,看着秦若玖的脸,二人就这么停在街上。夕阳照射在他们的身上,许久,少女艰难地点了点头:“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声音又渐渐变小。

    初一叹了口气,抿了抿嘴:“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