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微风色的夏天 > 第四章 突降的暴雨
    既然做出了决定,没一会儿,二人就到了柳初一家所在的楼道,他家住在5楼,这栋楼没有电梯,所以二人走在盘旋上升的楼梯上,沉默不语。年代久远的楼道里散发着一点若有若无的霉味,此时,只有二人的脚步声回荡在幽静的楼道中,显得格外清晰。

    秦若玖低着头,跟随初一行走着,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鬼使神差就答应了来他家吃晚饭,但她真的很饿很饿了,中午本应该在学校的食堂用餐,但由于没有带钱,她其实也什么都没吃,晚上舅父舅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家,她的身体本就相对虚弱,再连续两顿不吃饭的话她恐怕真的受不了了。

    初一用余光看了看身旁的少女,他实在想不到其他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件事情,尤其是刚刚认识就把人家女孩往家里带,还不是普通的女孩,而是秦若玖这个内心相对封闭,排斥与人交流的女孩,但是看她这个反应,似乎没有太反感这件事情,这样也好。再说了,柳先生和苏女士应该不会介意的吧,以这二位的大条神经,这件事恐怕对他们,也只是“稍微有点惊讶”这种级别的吧。

    不过还是感觉怪怪的。

    算了,反正老李也让他多多关照一下秦若玖了,不就是吃个饭吗?

    终于到了门口,初一拿钥匙打开门:“我回来了。”

    “洗手准备吃饭吧,我还准备给你打电话呢。”柳文尧的声音从沙发上传过来。 他靠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听见儿子回来的声音,抬起头,一眼就看到初一身后的一个陌生身影,在初一开门的时候,秦若玖就不自觉地躲到他的身后了。

    “嗯?”柳文尧感觉有点惊讶,“这位是……”

    初一在心中叹了一口气,换好拖鞋后,把身体让开了一点:“这是我同学,秦若玖。”与此同时,苏茶端着一盘菜走出厨房的门:“你们爷俩就不来帮我端个菜啥的?”然后转头看向初一,随后就看到了身后的秦若玖。

    “欸?”

    五分钟后,客厅。

    初一向夫妇二人说明了一些情况,柳文尧和苏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苏茶对一旁尴尬地快要把头塞进地板下的秦若玖,说:“真是不像话,家长怎么能就把孩子留在家里挨饿?秦同学,那你今晚就在我们家吃饭吧,不用担心,绝对不会对我们造成麻烦的。”

    秦若玖低着头,不敢看夫妇二人,过了很久才挤出一句话:“谢、谢谢……对不起……”

    夫妇二人见此,对视一眼,苏茶显然察觉到了一点东西,随后向初一递来询问的目光,初一眨了眨眼,表示让她不要问太多,苏茶会意,也就没有多问什么。

    说起来,柳初一对人心情变化的敏感程度,好像就是从苏茶那里遗传过来的,这对母子都比较擅长察言观色,相比起来,柳文尧就没那么敏锐了,不过在这方面,他也从来不会多说话,都是让苏茶代劳的,事实证明,他们两个这么配合的,可以说还不错。

    “那就先吃饭吧,孩子肯定也饿了。”苏茶起身,“你们两个过来帮我端盘子。”

    初一刚要前往厨房时,转过头,看到秦若玖还呆站在旁边,于是稍微俯下身子,对她说:“来,到餐桌旁边坐吧。”说罢,用手指了指一旁的餐桌,他们家的餐桌旁有六把椅子。

    见秦若玖好像没有听见,初一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秦若玖才反应过来:“啊……谢谢……”缓步移动到餐桌旁边,不过却没有坐下,直到初一他们把晚饭都端上来,并且落座之后,才坐在初一旁边的座位上。

    初一把筷子递给她,轻声说:“没关系的,不用太拘束。”秦若玖接过筷子,点了点头。初一见此,放心下来,自己也开始用餐。

    秦若玖看了看桌上的饭菜,都是普通的粥和家常菜,苏茶的厨艺只能说是中等偏上的水平,但这些也比自己在舅父舅母家吃的要好得多了。舅父舅母都不喜欢在家里待着,更不喜欢做饭,有时候外出前能想起来就随便做一点东西给她留着,或者给她留一点钱,想不起来就干脆饿着,在她的记忆里,好像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吃过这样的晚餐了,尤其是一群人在一起,上一次、上一次好像在……秦若玖试图回想起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场景。

    好像是在……

    她越想要回想,脑海中的噪声就越来越嘈杂,它好像从秦若玖有意识起就一直存在,这个时候却仿佛更加狂妄地昭示自己的存在感。

    “秦同学……秦若玖?”她感觉到耳边有另一个清晰的声音在呼唤她,霎时间回过神来。向声音发出的地方望去,又看到了一双褐色的眼睛,是柳初一。“对不起,我……走神了。”秦若玖一惊,连忙道歉。

    “没事,吃吧,你不是饿了吗?”初一笑了笑,出言安慰。

    “嗯。”

    ……半个小时后。

    柳家吃饭一直比较慢,他们全家都不喜欢狼吞虎咽,尤其是晚餐,秦若玖也不是那样的人,一顿饭半个小时也不足为奇了。

    收拾完碗筷,柳文尧和苏茶对视一眼,苏茶开口:“儿子,你把秦同学送回去吧,今天你就不用猜拳了。”初一点了点头:“好。”

    话音刚落,初一和秦若玖几乎同时起身,秦若玖摇了摇头:“我……自己回去就好。”语气有点犹豫。初一表示无碍:“我还是送一下你吧,虽然挺近的,但还是以防万一比较好。”说着,走到一边,提起秦若玖放在一边的单肩书包,“走吧。”

    “我、我自己拿就好了……”秦若玖连忙说,语气不知为何有点焦急,手立刻拉住书包带,就是不放手。初一见状,也只好放开了。

    “走吧。”正要开门时,初一感觉到一阵阴风吹到自己的脸上,转头一看,客厅的窗户没关住,外面竟然已经刮起了狂风。

    夏天的天气就是有点善变,刚刚还是闷热的日落时分,才不到一个小时,天空中竟然就布满了阴云,大有“黑云翻墨未遮山”之势,感觉就要下雨。

    要下雨了?初一正想着。

    有的时候,有些事情,真的就这么巧,当初一想着下雨的事情时,外面居然就这么下起了大雨,雨滴以极快的速度从天空中落下,砸到地面上,也落到客厅的地板上。

    初一皱了皱眉,换好鞋后,快步走过去关了窗户。回到门口,对秦若玖说:“你带伞了吗?”

    “没……”秦若玖显然注意到了天气的变化,雨声也传进了她的耳朵。

    “给,拿着吧,明天早上还给我就好了。”初一从鞋柜的抽屉中拿出两把伞,顺手递给了秦若玖一把。“……”秦若玖呆愣着,没有接过,好像没有听见他说了什么。

    “秦同学?”初一呼唤了她一声,但是却没有反应。

    秦若玖看着初一,耳中的噪声随着雨声增大,她只看到身边男孩的嘴型,却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眼前的男孩好像在给她什么东西?

    伞?

    对了,现在在下雨,需要用伞……

    尽管还是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秦若玖却不自觉地接过他递来的伞。见此,初一感到了秦若玖的心理或者别的什么问题好像发作了:“你没事吧。”

    他在说什么?秦若玖本能地摇了摇头。但初一显然不这么认为,但是能怎么办呢?

    这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放下自己手中的那一把伞,把双手都放到秦若玖的耳朵上,将她的听觉阻隔住。秦若玖没有反抗,因为她也不知道初一在做什么,却感觉到脑中的噪声似乎小了?

    一分多钟后。

    秦若玖几乎恢复了意识,耳中的噪声似乎又恢复到了平时微不可闻的状态,她感觉到一丝微弱的气流拂过自己的鼻尖。定睛一看,柳初一的脸就在距离她不到二十厘米远的地方,微弱气流就是他呼吸带动的气息。少女的呼吸在这一瞬间也紊乱了。

    初一见秦若玖似乎恢复了一点,没敢立刻松开手,而是将嘴靠近秦若玖耳畔:“好点了?”

    这次少女听清楚了。

    “谢谢。”

    初一这才松了一口气:“走吧,现在我好像必须送你回家了。”说着,把手松开了一瞬,然后将秦若玖自己的手放到她的耳畔,拿起伞,搀着少女,走出了门。

    雨中。

    初一打着伞,扶着身旁的少女,小心翼翼又尽量快地走在路上,二人一路都没有任何对话,就只是走着,由于秦若玖双手捂着耳朵,所以他们必须合打一把伞。

    初一也不喜欢下雨,主要是因为下雨,雨水就可能会进入他的鞋里,换鞋洗鞋都很麻烦。

    不知过了多久,初一把秦若玖送到了她家门口。

    秦若玖没有在意为什么初一连她舅父舅母家的门牌号都知道,但是,她打开门的一刹那,发现房间中依然是没有灯光,更是没有人的时候,不知为何,竟然松了一口气。

    见到门打开的一刹那,初一好像也松了一口气。

    “那我……走了?”

    “……”少女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柳初一直接和这双清澈的湛蓝色眼眸对视着,良久,叹了口气:“我陪一陪你吧。”

    鬼使神差地,秦若玖让开了一个空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