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微风色的夏天 > 第七章 初生之阳(上)
    初一低着头,走出了小区的门。

    由于昨天晚上下了雨,室外的空气充斥着潮湿却清凉的水汽,新洲市本就不是以重工业见长的城市,再加上近年来的绿化和环境保护做的十分到位,弥漫着泥土和青草的芳香,行道树的树叶都无精打采地垂着,一滴滴晶亮的雨水缓缓向下滴落。

    初一深吸了一口气,感觉有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心头,好像全身都被洗礼了一般。

    看了一眼表,时间还早。

    初一用手捏了捏眉心,停顿了一下,往学校的方向走去。这时,听见身后传来了一点微弱的脚步声,回头,秦若玖就在他身后不远处,慢慢行走,看神态,似乎是没有睡好。

    初一停下来,等到她走到自己面前,顺便一同向学校走去:“秦同学?”声音比较轻,试探着问。

    过了几秒钟,秦若玖反应过来,抬起头,湛蓝的眸子呆呆地望着他,点点头:“你、你好。”思索了一下,“柳同学?”

    “嗯。”初一这才看清楚,秦若玖已经换上了新洲一中的校服,新洲一中的校服是分男女款的,但不像许多动漫小说里说的那样,大夏联邦绝大多数学校的校服都是运动服,新洲一中的校服是上身蓝色,下身黑色,以修身和轻便为主要目的,男女款式的区别仅在于女式校服的领口,袖口比男式的多一些装饰用花纹,以及相对更加贴近女性的体态一些,除此也没什么差别。

    不得不说,除了某个部位之外,秦若玖的身材是很匀称的,身高只比初一矮5、6厘米,双腿的比例几乎刚刚好,既不是小短腿,也没有修长得不自然,很适合穿这种衣服。

    二人并排走了一会儿,秦若玖忽然对初一说:“那个……谢谢,昨天下午。”似乎是鼓起了很大勇气。

    “没事。”初一轻笑了一下,回答。你昨天好像说过了吧。

    此时初一的脑海里仍然浮现着刚刚他对苏茶说的话,其实到他说话的上一秒,他都还是打算就当个路人就行,但是说出口的,却是第一个选择。

    可恶啊,又自找麻烦了。

    初一暗自自嘲了一下,难道自己真就想参与?其实也不是吧,他自问是个很怕麻烦的人,几乎不会做不需要自己做且自己不太想做的事情,不过这个准则早就被打破了不知道多少次了,还真是爱多管闲事。

    秦若玖也没有察觉到初一的小动作,两人继续默默并排行走。不一会儿,就到了校园门口,今天他们来的比较早,校门口还只有几个值周的学生会成员在没精打采地检查风纪和着装。

    “早。”一个学生会成员向初一打了一个招呼,顺便打了个哈欠。

    “你也早。”初一回应。

    二人进了校门。

    身后不远处,出现一个扎着单马尾的身影,三步并作两步,正准备向初一的方向冲过去,定睛一看,却发现初一的身边竟然还有另一个身影,看那身形,却明显不是男性。

    这小子居然会和女生走一起?秋采薇显然没有想到自己好像也是女生来着。在她的印象中,初一在男女方面从来没有什么特殊的,自己和他认识十年了,好像也没有听过他有什么女性朋友,甚至连他有没有喜欢或者比较欣赏的女生都不知道,即便进入了青春期,却也还是如此,以他们两个的关系,如果有的话,初一应该是不会瞒着她的。

    秋采薇的好奇心一下子被点起,没有像往常那样走近初一的身边,连她的男神都忘了找了,保持着一个她自认为不会被看到的距离,装作无事发生一样,想看看具体的情况。

    不一会,柳初一和秦若玖就到了6班门口,进门的时候,初一的余光瞄到了一眼身后的承重柱,心里翻了个白眼,若无其事地走进教室,今天教室的人比昨天还少,不知道是他们来得更早了,还是到了一周之末大家都没有什么活力和热情了。

    到了座位上,柳初一和秦若玖先后走上座位,落座后没几秒,初一起身,向教室外走去。

    “……”柳初一看着门外的秋采薇,抬了下眼睛,“你干啥呢?”

    秋采薇见自己似乎刚刚就被发现,把初一拉到一边,压低声音,问道:“刚刚那个女生是谁?”

    初一心道果然是问这个。也没隐瞒:“转学生,昨天刚来的,就住我们家旁边的小区,离挺近的,咋了?”

    “没事儿,就问问。”秋采薇“欣慰”地笑了笑,悄悄向他比了一个大拇指,“加油。”

    初一知道她是误会了。

    在秋采薇说完这句话,准备回她的教室时,初一伸手抓住她:“看来你误会了什么东西?”采薇听闻,没有在意:“你又不是初中生,咱们学校又不管这个,怕什么?”

    “……”初一把头凑近采薇的耳朵,将大致的问题给采薇说了一下,当然,他和苏茶说的选择和对秦若玖家庭的一些猜测,这方面的并没有说。

    “这样啊……”采薇若有所思,但初一知道,其实他说的对这个憨憨起不了什么作用,这家伙的脑子和技能点全点到电子游戏、绘画和花痴上了,几乎没有心思,稍微了解一点她的人,就可以直接从她脸上读出她的想法,现在她这个表情,显然没有接受初一的解释。

    她爱咋想咋想,跟我有什么关系?

    抱着这样的想法,初一把秋采薇一把推开,回到了教室。

    进入教室时,人又多了不少。

    坐在门口的是一个女生,现在这个座位旁边正围了几名学生,在小声讨论什么,显然不是学习方面的。

    “哎,你们说,咱们班昨天刚来的那个女生……”一个男生说到。

    听到这句话,初一不自觉放慢了脚步,想听听他们在说什么,但是,看到初一走近后,说话的那名男生就立马什么都不说了。

    他的同伴见状,问:“怎么不说了?她怎么了吗?”

    见初一走远,那个男生耸了耸肩,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昨天下午放学的时候我看到……”指了指柳初一,“他们两个从卫生院走出来了。”

    “卫生院?为什么?”一个戴眼镜的女生产生了好奇心,问。

    “那我怎么知道?”最开始说话的那个男生说,表示自己也是不知道原委的,“不过估计也没什么大事,应该就是柳初一不小心把她伤到了吧,你们看那转校生的脸上不还有伤口处理的纱布吗?”

    “唉,我还以为有什么好玩的呢?”另一个男生表示不感兴趣,随后,他们开始了其他话题。

    初一也不在乎他们到底说什么了,只是稍有点好奇罢了,到了座位上,便没再想此事了。没一会儿,人就基本到齐了,又过了几分钟,李世儒走进教室,敲了敲讲台,全班安静下来,整整齐齐坐在座位上。

    “好了,给大家说个事,下周周一,学校要安排一场考试,也是本学期最后一次考试,也是给你们这些即将上高二的学生给一个定位自身的机会,考的就是你们文科高考的科目,好好考吧,开始早读。”

    这个世界与咱们的地球不同,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七以上的人口使用两种语言:起源于古代大夏帝国(大夏联邦前身),后经历代修正演化,而形成的大夏语以及起源于圣十字王国的弥赛亚语,几乎所有的国家都以这两门语言中的一门为官方语言,全球的人都必须掌握这两门语言(前者更接近汉语,后者更接近英语),水平可以不高,但是必须掌握,其它小的语种,都保留在一个名为“全球语言共同体”的国际组织的数据库中,渐渐走向消亡,只有一些有志于此的学者和探寻传统的人才会去用心研究它们。

    顺便提一下,大夏联邦的高考也是分文理科的,和地球上的文理分科一样,除了共同的两门语文课(大夏语、弥赛亚语),数学之外,文科就是政史地、理科就是理化生。在绝大多数高中,高一下学期开始的时候就会进行分科了。

    新洲一中一个年级有15个班,每个班平均大概是40个人,其中2、4、6、8、10、12班是文科班,其他科目是理科班,不要问为什么,问就是作者脑子有毛病。另外,由于新洲一中不太重视艺术方面的培养,所以没有专门的艺术班,不过艺术方面的学生还是有的,他们的档案会被标记,然后插到普通班级去,柳初一的发小,秋采薇就是这样的,她选择的是绘画。

    没错,柳初一和秦若玖都是文科生。

    下周一?那不就是后天吗?此时,班上同学的感受只能用一句话形容:“震惊,但不意外。”这也是新洲一中的传统了,只要是学校自己举办的考试,学生是几乎不可能在考试之前太早知道这个消息的。

    反正也只是个摸底考试,大家也都不是很重视,讨论了一下,就继续早读了。

    不过,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初一心血来潮,稍稍回头,看了一眼秦若玖的反应,却发现她似乎显得很紧张,这是他没有见过的,本来也正常,毕竟是进这个新学校后的第一场考试,然而,这样的紧张却是不太正常的。

    初一见状,完全转过身来,对秦若玖说:“紧张?”

    秦若玖轻轻点头:“我……学习不好。”

    “能给我说一说大概是什么情况吗?”

    “……不知道。”

    “?”初一有点疑惑,为什么会不知道呢?那怎么知道自己学习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