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微风色的夏天 > 第八章 初生之阳(中)
    柳初一此时有点疑惑,一个学生觉得自己学习不好是很正常的,毕竟除了一些真正对成绩完全不在意或者有着绝对或盲目的自信的家伙之外,身为学生,是注定要与成绩和他人打交道的,也就是比较,而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世界上肯定会有人比你优秀,与他们作比较,肯定会感觉自己不够优秀了,这些都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现象和心理了。但是,一个学生如果不清楚自己的学习情况,就说明他或者她不是一个经常与他人或者以前的自己作比较的人,这样的人不是混子就是别的,但都有一个特点,就是不太会关心考试什么的,不会出现秦若玖此时的紧张。

    秦若玖现在的反应,显得有点奇怪,但是并不让柳初一十分震惊,毕竟这个女孩的心理他也是不可能在短时间了解和打开的。他想了想,看了看讲台上李世儒正在翻看课代表刚刚收上来的作业,于是拿起书,完全侧身转过来,把右臂搭在秦若玖的桌子上,说:“那你觉得自己平时学习有什么……”顿了一下,“困难……或者是不太懂的?”

    秦若玖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我……就是感觉。”

    柳初一笑了:“这是什么感觉啊?”

    “……”

    初一决定换一个说法:“你以前成绩怎么样?”

    “……好像是620多。”秦若玖弱弱地说。

    一般来说,高一阶段的成绩是和最后的成绩差别很大的,因为高一阶段政史地三科均为100分,而高考时的成绩是政治110、历史100、地理90,而且中间还有许多情况,进步、退步之类,不可以一概而论,不过说回来,秦若玖这个成绩其实还算不错,只是不太出彩罢了,离学习差还是有很大距离的,当然,也不能排除她对自己要求很高的可能性,反正柳初一自己也不算学习很好的类型。

    “还可以嘛,也没有太差啦。”初一想了想,回答道。

    “以前……老师说的,很差。”秦若玖低头,好像不太信初一的安慰。

    以前啊……初一思索:她以前是在什么中学来着……好像叫……赤沙高中啊。

    没听过。

    可能是个不错的高中吧,比新洲一中这种混子学校也许更好,升学率更高?谁知道呢。

    “其实还可以吧,不要总受那种话影响,不然每次考试之前就这么紧张,那不是累死了。”初一继续说,“老李还经常说我们是一群懒鬼呢,仔细想想怎么可能,对吧?”语气比较轻松,李世儒一向比较较真,偶尔他们惹到他时,会大发雷霆,狠狠地数落这群不肖的学生,不过学生们倒是没有埋怨他,老李这个人平时还是很负责,很温和的。

    “老李是……”秦若玖有点疑惑。

    “就是那个老头嘛,姓李。”初一隐蔽地指了指讲台上的李世儒,“你也可以这么叫他的。”

    秦若玖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没说话,初一又说:“算了,早读吧。对了,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虽然不能保证一定正确。”

    “嗯。”听闻此语,秦若玖点点头,答应了一声,就继续默默看书。

    初一也转过身去坐正,偏头看了看窗外,窗外似乎吹起了微风,校园里种的绿化树木的枝条随风摇曳,叶片上残留的雨滴更加急促速地滑下。

    此时,讲台上。李世儒翻动着一本作业,皱起了眉头,显得他更加苍老,翻过作业本的封面,看了看名字,内心毫不意外。

    “把林拓海叫上来。”对坐在第一排的一个同学说。

    一会儿,林拓海走到讲台上,站在了他旁边。

    “跟我出来一下。”李世儒向他展示了一下手中的作业本,说,语气显得不太高兴。

    ……柳初一抬头,刚好看见林拓海跟着李世儒走出了教室,挑了挑左眼的眉毛,也不太意外,事实上全班同学都不太意外,这小子老是被老师这么单独叫出去,基本两三天就要有个几次吧,都见怪不怪了,谁让他写作业不上心呢。

    二十分钟后,下课了。

    初一感觉头晕目眩,打了个哈欠,作势欲倒在课桌上,正在此时,林拓海从门外走进来,对秦若玖说:“秦同学?老李叫你呢。”秦若玖好像没有听见,林拓海见状,又叫了一遍:“秦同学?”柳初一倒是被惊醒了:“嗯?”秦若玖抬头:“……我?”“是,老师叫你过去一下。”林拓海有点不太高兴,皱了皱眉,道。

    秦若玖眨了眨眼,站起来,向门外匆匆走去。

    “老李叫她有什么事?”柳初一问。

    “谁知道呢?反正就叫她过去。”林拓海表示不关心。

    “那你为啥被叫?”

    “额……这个嘛……昨天作业漏了几个大题。”

    “几个?”

    “六个。”

    “那张展示出来的卷子一共就十二个大题,抄题做,你漏了一半。”

    “没看见背面。”林拓海擦了擦汗,有点尴尬。

    铁憨劈吗你。初一心道,不过林拓海搞出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在除了他妹妹方面的事情,这家伙总是不太上心。至于秦若玖那边,其实他也能猜到为什么,李世儒不太会在这个时候跟她谈心理的事情,如果她的作业没有问题的话,那大概是饭卡之类的转学之后的事务,也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

    林拓海转头,看了看门外,见秦若玖没有进来,附身,靠在柳初一耳边:“你还挺关心她的?”“怎么?”柳初一不自觉离远了一点,“你咋和秋采薇那小丫头一样犯病了?”

    “那,我和秋采薇能一样吗?”林拓海连忙否认,“主要是看你能和她(指秦若玖)说点话。”

    “我和她说话很奇怪?”

    “这倒没有,就是……总感觉,她有点,心不在焉?”林拓海想了想,说出了一个不太准确的形容词。“……”初一顿了一下,回答,“能有什么,反应比较慢吧,人和人都不一样的。”

    一个中规中矩的形容。

    柳初一知道,一旦林拓海知道一件事情,就意味着他的妹妹也会知道,虽然都属于比较开朗的类型,但与秋采薇不同,那个女孩不是一个十分擅长保守秘密的人,他还是决定不告诉林拓海,虽然他也许自己可以发现吧,但估计他也不是个会专门观察这种事情的人,这又不是动漫,哪来那么多闲心呢。

    不出柳初一所料,林拓海对这件事很快失去了兴趣,他拍了一下脑门:“对了,才想起来,明天出去玩不?把秋采薇和我妹妹也叫上。”

    “就半天多一点,你让我歇会儿,而且秋采薇还要上培训班吧。”初一扶额,道。

    “周末作业又不多,在家休息才浪费时间啊。”

    “什么奇怪的理论,反正我要‘死’在床上。”柳初一对于出去玩这种事情,一向不感兴趣。

    “那这周就算了,就等放假再说吧,反正还有一个月呢,本来听说东区开了一家新游乐园,还打算去看看。”林拓海表示遗憾。

    “暑假啊……”初一仔细想了想,他好像也没有什么事儿,而且自己好久没去过游乐园了,去走一圈也好,“也行。”

    “嗯,就说好了。”林拓海点了点头,走回自己的座位。初一这才发现,秦若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到座位上了,此时,好想要对初一说什么。

    初一注意到,便主动提出:“怎么了?”秦若玖听见,连忙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塑料卡片:“那个……请问……充值的地方在……哪?”语气中有点不好意思。

    “这件事啊……”初一心道果然猜对了,“不太好描述,放学我带你去吧,去一次就知道了。”

    “嗯,谢谢,麻烦了。”秦若玖点点头。此时,上课铃声响了,初一转过身,在这之前,道:“有什么下课再说吧,昨天没有政治课,政治老师很凶的。”

    “嗯。”

    课上。

    秦若玖注视着黑板,心思却没有在上面那个穿大红衣服的中年女人所讲的话上。

    舅父舅母今早给她撇下五百元,就又不见人影了。她自己收拾完一切后,才出的门,然后就看到了柳初一。

    别人叫她,秦若玖总是听不见,这不是因为她的听力不好,她听力正常着呢,但是,每当她在做事情的时候,就很难把注意力分散,不然,脑内的那个声音就会加剧,包括对话时她在思考上一句话,就基本听不到下一句话,这也让她很难与他人进行很多愉快的对话——虽然以她的性格,本来也很难就是了——别人会觉得她没有礼貌,其实她确实在努力进行对话,然而却缺乏能力去处理这些在别人看来根本不是问题的问题,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久而久之,也就变得害怕和他人交流、害怕人群了,就像是体育课什么的,她一直是能不去就不去的。

    但是在与他对话的时候好像不太一样。

    虽然只有两天,但在与柳初一对话的时候,他总是会耐心地重复话语,没有不耐烦,不像她以前的同学们。也不像以前在医院里看到的人,总是让她感觉不到善意。

    但是他能不能一直这样?

    应该……不会吧?

    一想到这样,不知为什么,秦若玖内心就感觉说不上来的失落,她也想和别人说话,以前的生活她并不喜欢,但却没有选择,现在这件事,选择权,好像也不在于她自己。

    但是,这样的感觉,是不是什么时候出现过……

    在她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一对男女的轮廓,同时,脑内的噪声又雀跃了起来。

    她伸手扶着头颅,强忍着没有表现出来,但还是不自主地发出了颤抖。这时,柳初一好像感觉到什么,回头询问地看了一眼,在与他对视的一刻,秦若玖感觉噪声好像又平复了一点,但是那对男女却又消失不见了。

    同时,秦若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这样一句话:

    我……想让他继续这样。

    窗外的乌云好像散了一点,一缕带着一点温度的阳光从窗户玻璃上漏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