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微风色的夏天 > 第九章 初生之阳(下)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到了最后一节课。

    上完这一节课,就基本等于到了“周末”了,下午只是偶尔有班主任想召开个临时班会什么的,或者一些特殊的社团和活动、会议之类的还会留在学校,上一周,由于学生会选举事宜,柳初一就留到下午了。

    当然,虽然学生都走的差不多了,不过食堂还是会开放的。

    这节是李世儒的大夏语语文课,新洲一中在周六的课程是不安排非考试课程的,所以早上这四节课是大夏语文、弥赛亚语文、数学三门加上政史地中的一门,这周恰好是政治课,下周就是历史,再下一周就是地理,以此类推。

    “柳初一,你的作业本。”课代表走过来,把昨天的作业本递给初一。

    “谢谢。”初一正在整理刚刚上课的笔记,接过本子,翻开,看了一眼,没什么大问题,就收起来了,同时问了一句,“对了,你听老李说这节课干什么了吗?”

    “都一年了你还不清楚吗?肯定是随堂测验呗,不过肯定不是一整张卷子就是了。”课代表扶了一下眼睛,继续发作业。

    “哦。”柳初一答应了一声,继续写字。这时,他感觉到背部好像被什么东西轻轻戳了一下,转过头:“怎么了?”秦若玖连忙收起了笔,把手放在桌子下面,说:“柳同学……能不能……帮我看看这个题?”说着,从书桌里拿出一本书,指了指上面的一道题目。

    初一一看,是一道数学题,于是转过身体;“我看看。”

    题目本身并不算难,只是一般来说不太容易想到思路,所以会显得比较困难,不过虽然数学完全可以说不是初一的长项,不过他恰好做过类似的题目,所以没一会儿就有了思路。嘴角微微上扬,拿了一支铅笔,在题目的例图上画了一条线:“你看看,现在能不能想出来了?”

    听闻,秦若玖把头向前探了一点。初一见状,把书向她那边推了推:“仔细看看?”

    “……”秦若玖眨了眨眼睛,湛蓝色的眸子里透出思考的流光,过了一分钟左右,点点头:“嗯……懂了。”“那就好,剩下的步骤试着自己完成吧。”初一微笑着,说。

    “好。”

    话音刚落,上课的预备铃响了,初一连忙转了回去:“下课再做吧,老李可不许学生在他的课上做别的科目的题。”。秦若玖也只好停笔,尽量坐直。

    李世儒走进教室,腋下夹了一叠试卷,走上讲台后,把它们拿下来,淡淡地说:“黎吴明(课代表的名字),把这些发下去。”

    课代表上台,接过试卷,分发给了每一排的第一位同学:“传下去。”

    “作文不用写了,下课的时候上交。”待同学们开始阅读试卷,正式上课铃声正好响起,李世儒点点头,对台下的同学们说道,“把书收起来。”

    台下只剩下了沙沙翻动卷子的声音。

    ……

    四十五分钟后,下课铃声响起。

    “收卷子,不要再写了!”李世儒听见铃声后,厉声道,“没写完也不要紧,会发回去让你们继续完成的。”转而对课代表说:“五分钟内收齐。”

    “呼……”柳初一长舒一口气,这次的卷子比较简单,再加上他平时做题速度就很快,在最后一刻铃声响起时,竟然已经完成了除作文以外的部分。“给。”把卷子递给走来的课代表后,初一准备收拾书包,同时对秦若玖说道,“收拾东西吧,你不是要充卡吗?”

    “嗯。”

    几分钟后。

    同学们陆陆续续开始离开,大多数学生对于休息的时间一刻都不想浪费,这还没一会儿,教室里就只剩了几个手比较慢的同学。“好了。”秦若玖收好书包,站起来。

    柳初一见状,也站了起来:“走吧,我带你过去。”

    “嗯。”

    二人并排走出教室,初一开口了:“刚刚的测验……你答得怎么样?”

    “……没答完。”秦若玖的声音很小,显得有点不好意思。

    “没什么,老李经常搞这种事呢。”初一见秦若玖有点失落,“45分钟对于语文本来就紧,慢一点也不错。”

    “嗯……”秦若玖咬了咬嘴唇,没说什么。

    “额,对了,你中午回家吃饭吗?”初一看到她的这种反应,决定换一种话题,“咱们学校的食堂还挺不错的。”

    “……舅父舅母都不在家。”秦若玖顿了顿,缓缓开口。

    这样啊……她既然要去充值,那就说明起码拿到一点钱了,她这舅父舅母还真有点过分啊,扔一点钱就不管了,虽然不是他们亲生的,但身为监护人,这样确实太不负责了吧,苏女士你说的还真没问题。柳初一有点无奈地想。

    早上,苏茶对他说过了自己对于秦若玖家庭的一些看法。

    “那个秦若玖,她的家庭应该有很大的问题,父母双亡是一方面,但她那监护人也不像话,你也能看出来,虽然你说她的心理问题是天生的,不过家庭因素也会有很大程度影响的,你如果真的想要帮她,就注意一下吧。”

    唉,麻烦。

    “那就在学校吃吧,要需我陪你吗?”柳初一忍住了扶额的冲动,接下话来。

    “……好。”

    十分多钟后。

    “那老女人还是那么凶,服务态度不能好点吗?”柳初一和秦若玖从充值的小屋窗口前走出来,初一无奈感叹,“我就没看到她有好脸色过。”

    “……”秦若玖没有说话,只是跟着初一的脚步,尽力让自己不被落下,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初一也在注意着呢,他又不是那种没情商的所谓“直男”。

    初一斜过头来,看了看秦若玖,现在天上的乌云早已散去,虽然受昨天大雨的影响,气温仍不算高,但已经有阳光从行道树的枝条之间透过,洒在树下的人们身上。

    一缕阳光打在秦若玖的侧脸上,将她没有受伤的脸颊衬托得更加白皙,初一这才认真看见她的长相,尽管只是侧颜。

    虽然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已经觉得她是一个有点大夏古韵的美人胚子,但此刻他才算能静静观赏。秦若玖的睫毛比较长,弯曲的弧度相当合适,不让人觉得突兀和不适,湛蓝色的眼睛虽然没有被阳光直接照射,却仍然能够反射出一点点光芒,偶尔眨眨眼睛,就好像闪烁的夜星一般,在搭配上白皙光滑的皮肤和小巧的鼻梁,还是真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秦若玖好像察觉到初一的目光,微微抬头,初一连忙收回视线,二人向着食堂走去。

    食堂。

    今天的食堂虽然还在开放,但只会开放一楼的部分窗口,二楼和三楼都没有人,然后每一周都会轮换楼层,开放的窗口可供选择的余地也不多,所以他们很快选好了自己的食物。

    他们找到一个靠近角落的位置,面对面坐了下来,放下书包和刚刚打到的饭菜,准备用餐。

    “阿一,你怎么在这儿?你不是从来不在一楼吃饭的吗?”一个熟悉的女声从初一身后传过来。

    “偶尔换换也可以吧。”初一拿起筷子,头也不会,道,“你不是要去上补习班吗?翘课了?”身后这人,就是秋采薇。

    “那老师今天生病,我们班放半天假,不用去。不介意我坐你旁边……”秋采薇抬头,正好看见了初一对面的秦若玖,“……我还是换一个位置吧。” 说着,走开了,顺便用手拍了拍初一的肩膀,表示了一下她的“鼓励”。

    可恶,这下好像洗不清了,算了,懒得跟她解释。

    “一边去。”初一放弃了解释,而且在秦若玖面前好像也不能说这个。

    秋采薇这个小小插曲过后,柳初一和秦若玖默默地用餐,也没有什么交流,这时,让初一没想到的,竟然是秦若玖主动开启了话题。

    “刚才那个……是?”秦若玖小心地问,虽然不知道她在小心什么。

    “嗯,对,秋采薇,从小学开始我们就是同学了。”初一点点头。

    “那么……她是柳同学的朋友?”秦若玖又问道。

    “差不多算是吧。”初一没有否认,不过也确实是了,他就两个朋友,秋采薇和林拓海。

    原来朋友要这样啊……秦若玖心里的活动,初一自然看不到,她此时想要回想起其他的朋友要怎样,但记忆库中却找不到这一方面的任何记忆。

    那我……是不是也要这样?

    秦若玖这样想着,咬住自己的下嘴唇,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不过,她没有发觉,脑内的噪音直至此时还没有活动的迹象。

    柳初一注意到她的这一点小动作,有点好奇:“怎么了?”

    “……”秦若玖沉默了片刻,好像下定了决心,“我也想有……朋友?”

    “……”柳初一竟不知道如何回应,他也没想到为什么秦若玖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直接的话,一时间没了词语。

    片刻后,初一嘴角微微上扬,这样也好:“很好啊,秦同学想和谁交朋友呢?”怎么听着像是幼师才会说的话,不过秦若玖好像不在意这个。

    秦若玖轻轻咬牙:“……柳同学,能不能当我的朋友?”

    ……

    尽管有所预料,初一还是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