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微风色的夏天 > 第十章 纯心
    说实话,秦若玖在某些方面,是一个极其纯洁的少女,尤其是人际交往上,由于先天的信息处理能力不足,她的心灵比较封闭,几乎难以与人交流,加上小学、初中的学生们大多比较率直,不喜欢的人就几乎不会与她说话,因此,秦若玖的情况也受到这样环境的影响而加剧。

    不过,这些柳初一却是并不知晓的。

    柳初一想不出来为什么秦若玖唯独会对自己表现出如此……可以称得上是“直接”的反应,但也许是好事吧,起码有一个开头,就可能会有更多、更好的进展,对她也算是有利的。

    “走吧。”待双方都收拾好碗筷,提上书包后,初一对对面的女孩说,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自然一点。

    “嗯。”秦若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

    校门口,周六中午的街道人并不多,随着太阳从云层后降临,气温已经渐渐升高,没有什么人想要长期在外面待着,初一用手擦了一下后颈,感觉到汗液已经在慢慢渗出。

    他和秦若玖正走在回家的路上,前后陆陆续续也有几个选择在学校吃午饭的学生,慢慢悠悠地,或是呼朋引伴,或是形单影只,从校园中走出。

    “柳初一?”身后传来一个低沉地男声,柳初一停下脚步,回头,见他停下,秦若玖也停了下来。身后是一男一女,一个带着眼镜的男生和一个留着披肩长发的女生,都背着书包。

    “啊,梁学长、李学姐,”这两位是学生会秘书处的两位前辈,梁启凡、李雪,现在已经退会,初一认出他们两个,“有什么事?”

    两人见状,上前:“本来也不太要紧,只是忽然想起来了,又看到你,就直接在这里给你说了吧。”梁启凡拿下书包,从里面取出一份足足有两三厘米厚的文件,递给柳初一。

    “这是什么?”初一接过文件,问。

    “这是这学期一整学期的会议档案记录,校长今天刚刚审核完,何况那边就给我们了,”李雪回答,“本来打算下周一再给你呢,既然看到了,就干脆直接给了。”

    “你也知道咱们这秘书处事情多,这会议记录也可以帮你一下,下学期的后辈不知道怎么处理记录的可以参照参照,也不用你手把手地教了。”梁启凡接着说,“毕竟现在你这里只有一个嘛,下学期我们也不能帮你了。”

    “嗯,那谢谢学长学姐了。”柳初一大概翻看了一下,确实是会议记录方面的,有几张还是他做的呢,不过他刚刚进入的时候可没有这东西参照,可是“手把手地教”的,下学年的后辈运气还挺不错。

    “无妨。”“应该做的。”两位前辈同时摇头,表示不客气。“那我们先走了,不然公交车过了要等好久的。”二人从初一身边走过,李雪凑近,她的身高刚好到初一的耳朵,低声说:“你女朋友还挺漂亮的。”说着,两人就向公交车站的方向快步跑过去。

    “真不是……”柳初一刚刚想解释一下,他们两个就消失在了另一个拐角处。

    解释个锤子,不解释了。

    初一决定以后遇到这个误会都不解释,因为这事越描越黑,只是解释的话还浪费时间浪费精力。

    “咱们也走吧。”初一转过身来,对秦若玖说。“……嗯。”秦若玖明显刚刚都在发呆,现在才反应过来。

    幸好她没听到。初一有点庆幸,不然就显得有点尴尬了不是吗。

    其实秦若玖听见了,刚刚她一直在倾听初一和那两个不认识的人的对话,那个女生临走前说的话她也听到了,好像是夸她长得好看?

    至于“女朋友”这个词,在她的脑海里是要拆成“女”和“朋友”来分开理解的,不具备特殊含义。不过好像那个语气怪怪的,为什么?她刚才发呆就是在思考这个。

    两人向家的方向慢慢行走着,初一正想着找一找什么话题,秦若玖就先开口了:“柳同学……”

    “嗯?”

    “那个,昨天,那只小猫……”秦若玖似乎在认真思考措辞,不过,初一也知道她在说什么了:“你说……小二?”

    “嗯。”见初一懂自己说的话了,秦若玖就没再试图表达。

    初一转过头看了看秦若玖的脸,昨天的伤自然是还没好,他思考片刻,摇摇头,说:“今天就不要过去了吧,那边虽然还算比较干净,但空气里的灰尘也不少,你伤还没完全愈合呢,可能会感染的,等你伤好了,咱们再一起过去?”虽然是半商量的语气,但说话的内容却是反对。

    “……好。”听到这段话,秦若玖感觉自己受伤的那一边脸颊又有一点隐隐作痛,轻轻点头,没有执着下去。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过,除了第一段对话以外,其他的对话基本还是柳初一一问,秦若玖一答这个形式的。

    此时,秦若玖忽然想到了刚才那个女生对柳初一说的话,抬起头,望了望比她高大约5、6厘米的柳初一,犹豫了一下,微微张嘴:“那个……”

    “?”柳初一也看着她,“怎么了?”

    “刚刚,那个学姐说的……”秦若玖顿了一下,“女……朋友是什么意思?”

    可恶啊,她果然听到了吗?

    初一决定搪塞一下:“不就是‘女性朋友’的意思吗?能有什么意思啊?”

    “可是……总感觉有点怪怪的。”秦若玖好像没有被他的话“骗到”,有点不太相信。

    “……”柳初一此时正在思考着怎么向她解释,是说实话还是继续咬死瞎话。秦若玖见他有点犹豫的神色,以为他是走神了,伸手,轻轻拉了一下初一的校服衣角。

    感觉到衣角被拉了一下,初一看了一眼她的手,又抬头,与秦若玖对视着,他感觉自己可能没有办法在这双纯净无暇的湛蓝色眸子前说谎,于是吸了一口气,还是决定如实相告。

    “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好的意思,就是不太适合用在咱们两个的身上。”柳初一一边思考,一边慢慢解释道,“就是……男生和女生之间,比朋友高,但是比夫妻要低的关系?”

    我在说什么?

    柳初一心道。

    竟然还带上了疑问语气。

    不过秦若玖毕竟是高中生,青春期的少女,尽管从前不曾常常接受外界的信息,却也能知道一点这方面的事情。秦若玖脸上微红了一瞬间,便点点头:“知道了……”声音很小,不过初一刚好能够听见。

    毕竟还是个普通的学生,有自闭的倾向,也不意味着和常人不一样啊。初一见她这个反应,反而有点放下心来,毕竟不需要他再解释一遍。“所以……确实是误会嘛。”柳初一顶着这略显尴尬的气氛,继续话题,望着面前的女孩,他的心脏好像加速了一瞬间。

    “……”秦若玖点点头,没有说话。

    此后,直到二人分开,都没有再说什么,一路沉默。

    ……

    柳初一走在自家的楼道里,回想着刚才的对话。

    真是……太蠢了,自己又不是小孩子,对这方面的话题也没必要害羞吧,而且根本就是一个误会,搞得就……很尴尬,而且,自己和她毕竟才刚刚认识,就算有什么那也要很久以后的吧,这毕竟是现实。

    初一一向不相信所谓“一见钟情”,或者说认识很短时间就交往或者结婚,因为这意味着双方的互相不了解和建立在冲动上的关系,这样的关系怎么可能长久?

    换言之,他不相信爱情,只相信承诺,他认为,没有承诺,只有爱情的恋人或者夫妻,就不能够称之为真正的恋人或者夫妻,也许是受柳文尧和苏茶的影响,他对于稳定这一词语十分看重,他也希望自己以后的家庭能够像柳先生和苏女士那样,如果做不到,他甚至宁愿打一辈子光棍或者相亲。

    因此,他很确认,自己确实不可能对这个才认识两天的女孩动心。

    可恶,还是太蠢了……

    ……

    另一边,秦若玖推开锈蚀的单元门,这扇门好像一位常年卧病在床的老者,好像下一秒就要断气,不过此时她的心里没有在想这些事情。

    我怎么了吗?

    脑海里浮现出这样的念头,秦若玖走到了舅父舅母家门前,开门,走进。

    果然是没有人,空气中好像还弥漫着尚未散去的酒精味、香水味、以及一些不知道什么物质的气息。

    她并不在意这个,因为舅父舅母在的地方,常年都是这个样子,她已经习惯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来着?

    一有这个念头,她的脑内就传来一阵刺痛,似乎又浮现出了那对看不清面容的男女。

    秦若玖强迫自己不再去思想这个问题,不过,一停止这个行为,她就想起了刚才的对话。、

    高于朋友……

    低于夫妻……

    虽然不清楚男女朋友这对名词,但她毫无疑问是知道这个概念的。

    我和他……应该还早吧。

    确实还很早。

    她心中似乎有一个声音这样回答道。

    秦若玖从未思考过自己的未来,更不要说爱情什么的了,她对这方面的理解不比小学生深,舅父舅母自然也不会对她说这样的事情,但是她现在有了一个目标,就是和柳初一继续做朋友,但是要到他说的那个地步,却是暂时不太可能的,这一点她想不到,却也不必去想。

    对,继续做朋友。

    思想滑到这个方面,她的心情似乎好了一点,刚才的一点点尴尬都消失不见了。

    秦若玖有了一个朋友,还是他亲口答应的,那就一定是了吧。

    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