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微风色的夏天 > 第十一章 这位才是真的男主角吧(上)

第十一章 这位才是真的男主角吧(上)

    柳家。

    柳初一推开门:“我回来……”话音未落,一股弥漫在房间里的诡异的味道迅速入侵了他的鼻腔,初一顿时感到头晕目眩,本能地扶住鞋柜,站直身子。

    修整了一下,好不容易恢复意识,初一强迫自己静下心来,仔细分辨着空气中的怪味。

    这是……什么东西烧糊了?还有奶油味,不过怎么感觉不太新鲜的样子?还有……更多的味道他已经分辨不出来了。

    “儿子你回来了。”好像听见了初一开门进门,苏茶的声音从厨房传过来,不过却没见到柳文尧。“你在干啥?”初一十分疑惑,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诡异的好像要把人送走的气味呢?

    “……”苏茶没有回答。

    见老娘没有答复,初一决定自己到厨房看一圈。换完鞋,放下书包,他就走进了厨房,推开厨房门的一瞬间,他十六年培养的世界观,崩塌了。

    只见烤箱里充斥着一堆黑色的不知是什么物质的东西,但毫无疑问,糊味就是这些不明物体发出的,以及一旁的罐子里好像填充了似乎是白色的半固体,不过上面明显是长了一层不厚的“绒毛”,并且好像被挖掉了一部分,另一边的锅里,更是一片狼藉,常人的语言实在难以描述,苏茶就站在一旁,拿着拖把和抹布,手忙脚乱地收拾着,不过也只处理好了一小部分,此时,正尴尬地看着门口的儿子。

    “老妈,你干什么了?”初一收起震惊,强行装作冷静。“这……”苏茶见儿子已经看到场面,索性放下手里的工具,“做了个饭。”

    你再装。

    苏茶的厨艺虽然比真正专业的厨师差了不止一筹,但是在普通人中也能算得上料理能手,只是普通地做饭的话,根本不可能搞成这副鬼样子,更何况她还用了烤箱,他们家平常是从来不用这东西的。

    “?”初一稍微偏了偏头,表示不信。

    母子二人僵持片刻,心虚的苏茶最终败下阵来:“行吧,做了个蛋糕,但是忘了设置的时间,而且那个奶油前天买来的时候忘记放冰箱了,今天取出来的时候才发现长毛了……”接着,把刚才厨房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蛋糕这种东西确实不太好做呢,虽然柳初一自己也不会做,不过想起来也不会太简单。

    但是……

    “你没事做蛋糕干什么?我老爹呢?”初一有点好奇,问了出来,不过,下一秒他就察觉到苏茶不善的眼神。

    “你个小兔崽子,连我和你爸结婚20周年纪念日都忘了?”苏茶随手抄起摆放在案板上的擀面杖,作势要打柳初一。

    没错,他还真忘了。

    柳初一不是一个富有仪式感的人,如果不是柳文尧和苏茶每年都坚持给他过生日,他连自己的生日可能都会忘掉,更别说这种跟他关系稍微远一点的纪念日了。

    “我错了。”

    ……

    “算了,你小子也肯定不在乎这种事情了,纪念日就是明天。对了,你问你爸啊,他刚刚被我支出去买原料了,我准备下午再尝试一次,对了,明天晚饭你自己想办法,我和你爸要出去吃晚饭,就不管你了,你自己可以吗,钱应该够吧?”几分钟后,苏茶坐在厨房的小凳子上,对初一摆摆手,说。

    “可以,够的,看你们自己吧。”初一耸了耸肩,表示不在意这个,但是,下一秒忽然反应过来了一个问题,“你还要做?”

    “我感觉自己下次一定行了。”苏茶表示自己很有自信。

    这种事哪是一时半会儿能成功的?初一忍住扶额叹息的冲动,说:“这……”

    话音未落,家门就被打开了,柳文尧从门外回来:“老婆,我买回来了!”

    听闻此语,苏茶好像又有了一点干劲,前去迎接:“你们赶紧把厨房收拾一下,我要再试一次。”

    柳文尧把购物袋递给苏茶,转头,对柳初一说:“认命吧,你老娘想干的事你还能阻止不成?”

    “……”初一无话可说。

    二十分钟后。

    总算把厨房大致上收拾干净了,苏茶兴致勃勃地开始了不知道第几轮,可以称得上是“灾难”的尝试。这时,初一才发现他低估了这位人到中年但热情依旧不减的女士,指的是对自己的认知方面。

    很明显,苏茶刚刚说的,肯定有不少的删减和委婉,她对于这种从圣十字王国传过来并广受欢迎的甜点之不擅长程度远超初一的想象,不过柳文尧却是没有意外,显然是足够了解这位一同生活了20年的妻子。

    不知过了多久。

    接受着嗅觉和视觉的双重折磨的柳初一,悄悄地溜出了厨房,身后传来了苏茶的怒喝:“柳初一,你想去哪?”

    “我……”初一心中一惊,有经验的都知道,父母一旦叫你全名,就不太可能会有什么好事发生,显然他的偷偷离开触动了苏茶的不满情绪。

    正当柳初一思索回答方式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

    来电人:林拓海

    见状,苏茶示意让他出去接电话。

    初一松了一口气,接通电话:“干啥?”

    “阿一,能来帮个忙不?”

    “什么忙?”

    “我一会有一个野球场的小比赛,你能不能来帮我拿一下东西什么的?”

    “这事也要我干?你不觉得你妹妹是更好的选择吗?打球有一个美少女给你做后勤,多有面子?”初一打趣道。

    “别这么说……前几次都是她,搞得我们几个队友都有点怀疑我们的关系了,这次,就只好来找你了。”

    “你直接说明不就好了……我不白干这种事。”

    “三天,好吧,你周内三天的午饭,我帮你买,当然,我付钱。”林拓海没有回应他的前一句话,做出了这个承诺。

    “四天。”初一当然要还一次价。

    “行。”他竟然爽快地答应了,应该多加一天的啊,初一有点后悔,不过也不能太过分,就没有再加。

    继续问了一句:“啥时候到?在什么地方?”

    林拓海说了一个地址,初一想了一下,是一个挺大的体育场,平时好像确实有不少人喜欢在哪里打打球什么的,距离也不远,坐公交车十五分钟左右就到了。“半小时内到就行,三号球场,能早点来更好。”

    “好。”初一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向苏茶和柳文尧说明了情况之后,初一战战兢兢地完全走出厨房,回到卧室,把校服脱下,换了一身轻便的衣物,走出了家门。

    一走出家门,空气一下子就清新了一大截,初一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都在复苏一样,就好像一个将要渴死的旅人,在沙漠中忽然看到一汪清泉一样,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谢谢你,兄弟。

    ……

    将近二十分钟后。

    太阳已经完全醒了,开始肆无忌惮地释放它的光和热,炙烤着这片大地。

    三号球场……

    初一擦了擦汗,在这一片偌大的篮球场里寻找着目标地点。

    “阿一,这儿呢。”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从右前方传来,初一看过去,林拓海正向他招手,初一见状,走了过去。

    “谢了,其实要干的事情也不多……”二人一会面,林拓海就向柳初一说起来要注意的事情。

    总结起来,就是闲着看打球,顺便帮忙看看东西,再递个水什么的。

    这听着不一般是让女朋友做的事情吗,你让我来,我有点害怕啊。

    初一内心这样想,默默翻了个白眼。

    没一会儿,比赛就开始了。初一不懂篮球,看了几分钟,也就没兴趣了,转而开始观察赛场上的,和周围的人群。

    这些球员不全是兴趣所致的学生和青年,甚至还有几个看面庞甚至到了中年阶段的“大叔”级人物,以及好像很专业的球员,双方好像都很卖力,起码表面是这样,毕竟这种野球场才是真正能够释放热爱的地方,比真正的赛场规矩少多了,规矩少了随更容易发生矛盾,可却让球员们更加地热情,虽然柳初一不打篮球,可还是懂得这个道理的。

    说起来,这个小场地看的人还真不少,篮球还真是一项蛮受欢迎的大众运动呢。

    看的人里什么人都有,有看起来就很强壮的青年,游手好闲的社会人士,以及一些学生打扮的人,男女皆有,还有几个个子堪堪达到柳初一腰部的小孩子,也在兴致勃勃地观看比赛,毕竟,虽然打球有一点门槛、评价也有,不过,看球却是没有的嘛。

    不过,真的是太热了,又闷又热啊。初一在赛场边缘站着,这里的人虽少,可是却仍旧能够让人感受到一阵闷热和不适,不过,已经比家里那个灾难一般的场景和气味要好一些了,能脱离那种场面,他也就满足了,于是也没有抱怨什么。

    此时,环视周围的柳初一,在自己右侧的人群中,惊奇地发现了一个有点熟悉的面孔。

    这位不是……

    “莫主席,你怎么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