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微风色的夏天 > 第十五章 怀抱与隐瞒(上)

第十五章 怀抱与隐瞒(上)

    周日早上。

    柳初一还在半梦半醒状态,忽然感觉耳边有什么东西在动,发出嗡嗡的声音。

    老鼠吗?

    不对,这个地方怎么可能会有老鼠?而且老鼠根本就不是这么叫的吧!

    不对,那好像是我的闹铃。

    初一意识到这一点,翻了个身,将身旁的手机拿起,关闭闹钟,看了看时间,6点10分,手臂无力地放下。

    微微睁开眼睛,光线刺入他的瞳孔,柳初一感觉到一阵不适,便继续闭上了眼睛。

    可恶啊……忘记关闹钟了,今天是周末来着,虽然只有大半天,中午午饭后就要回学校,上一个下午的课或者自习,这取决于老师的想法。

    周末是几乎没有作业的,因为老师们也知道这半天学生们肯定静不下心来学习,就干脆只布置一点作业,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毕竟离高三还有一段时间呢。

    想到这里,他瞬间不想起床了,尽管身体依旧没有力气,但意识已经在刚刚恢复了清醒,于是他开始在床上胡思乱想。

    忽然,柳初一回想起来自己昨晚的经历:为什么会突然出现那种情况?以往他也确实有过半夜惊醒的经历,但是无一不是由于或是噩梦,或是饥饿,或是睡觉时突然肌肉突然抽筋之类的具体原因,从未像昨夜那样的情况。

    等等,昨天夜里,他醒来之后感到心脏抽痛,莫非是……

    心脏病什么的?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但也没有原因啊?他们家并没有这方面的遗传病,之前每一次体检的时候也从未有过异常,那是什么原因呢?

    要不上网查查?反正电脑就在隔壁。

    算了。初一内心里否决掉了自己的这个想法,以现在的网络环境,只要自己一查,就大概率是绝症什么的吧?果然还是去医院一趟。

    想到这里,柳初一深吸一口气,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下了床。

    一切打理完毕,初一从洗手间走出来,发现柳文尧和苏茶都还没有醒,算了,不管他们。

    拿上身份证、手机、学生证和钱包,初一就直接下了楼,连早饭都没吃,直奔最近的医院而去。

    “我记得我应该还有免费次数。”初一这样想着。

    大夏联邦的医疗条件和国民健康建设做得十分到位,可以用一个“无可挑剔”来形容,所有医院几乎都不会出现大排长龙的情况,这种情况已经在十多年前就消失殆尽了。就像当时在任的,决定对医疗环境进行改革的那位领导人说的那样:“人民的健康问题是国家建设的重要基础,我们不能让我们的国民在身体不适的时候还要忍受等待的折磨。”事实证明,他确实说到做到了,之后大夏联邦的一系列这方面的措施都是以这句话为理念的。

    学生等一些暂时没有经济来源的人群,其每年都会有一定次数的免费医疗机会,不分级别,记录在公民系统中,哪怕是私立医院也必须遵守这个规则,16岁以上公民可独立前往医院就诊或体检。

    柳初一刚好16岁。

    离他家最近的医院,坐2站公交车就到了,不过5分钟而已。

    ……

    做完最后一项检查后,医生对初一说:“你下午来取结果吧。”

    “好,谢谢大夫。”

    “无妨。”

    走出医院后,初一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早饭。正当他考虑是回家还是随便找个摊位吃时,手机一阵震动,打开一看,是柳文尧。

    “老爹?”

    “你现在在哪呢?早饭需要我们给你做不?”

    “不用了,我突然想在外面吃了,你们自己做就好,不用管我。”初一没把体检的事给他说,毕竟今天是父母结婚20周年,他还是存在感弱一点,给他们一点二人空间吧。

    “好,注意安全。”说完,柳文尧就挂了电话。

    放下手机,柳初一就近走向了最近的一个早餐摊位。

    ……

    公交车车门打开,初一下车。

    所以现在干什么呢?他看了看时间,还不到8点半,还是暂时别回家了,免得打扰柳先生和苏女士的二人世界,那还能去哪里?秋采薇家离这里很近,只有4、5站路,但她现在大概率在培训班,下午的课都不一定能去上。林拓海那边的话,可能还在睡觉吧。

    这样想着,初一也在慢慢行走,今天是周末的早上,街上随处可见卖水果蔬菜的小摊位,以及带着孙子孙女来买东西的老爷子和老太太,上班族和中学生则特别少,他们更喜欢在家里享受这难得的休息时光。人流,不,还没到形成“人流”的程度,人群并不密集,甚至称得上稀疏,小贩的叫卖声也不算那么刺耳。

    “话说我是不是应该抽个时间去看看老爷子了?”看到一对爷孙从身旁经过,柳初一这样想着,他好像已经有很长时间没去看望过爷爷了,柳老爷子已经打过好几个电话表示想见见他这个独苗孙子了,不过考虑到作为四老里唯一还健在的柳老爷子的身体和柳文尧夫妇的工作,暂时还在拖着。

    “那就暑假的时候去吧,反正今年暑假还有时间,明年时间就紧了。”这样想着,就决定下来了,“回去之后给老爹老妈说说。”

    正当初一的思维飘远时,耳边忽然传来一声猫叫。

    “嗯?”柳初一感觉这叫声十分熟悉,看向脚下,“小二?”

    只见名叫小二的小猫不知什么时候从他身后窜出来,冲着初一的裤脚奶凶奶凶地发出叫声。初一停下脚步,蹲下,对它说:“这几天忘记去看你了,下周给你带猫粮好不好?”说着,伸手抚摸小二背后的毛。

    小二似乎能“听懂”他说的话,“喵”了一声,然后飞身一跃,扑到了初一怀里。

    “!”初一被吓了一跳,接着笑了笑,感觉有点有趣,“要我把你抱回去啊?”

    小二又喵了一声,可能是表示“回答正确”。

    初一叹气,站起身来,向着那条小巷走过去,不过心情却十分的轻松。

    ……

    “转过这个拐角,就到了。”初一这样想着。

    但就像上一次一样,在他转过拐角,抬头的一瞬间,又看到了一个身影,低着头,似乎抱膝靠在一个废弃的纸箱旁。

    “秦若玖?”柳初一一眼就认出此人,他有点惊讶,自己不是让她暂时先别来这里吗?她的伤口应该还没完全痊愈吧?皱了皱眉,试着又叫了她一声:“秦同学?”

    ……

    秦若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梦。

    梦里又是那对看不清楚面容的男女,说着同样模糊不清的话,她梦里的身体好像变小了,但却不能自己移动,她拼尽全力去分辨他们的声音,却是徒劳。

    忽然,她感觉到身体在变轻、变轻……一股从未有过的悲伤涌上来,慢慢覆盖了她的整个身体,却没有原因,只是很悲伤。

    这是为什么……

    梦中的她,竟然有了这个念头。

    “对不起……小玖……”

    黎明到来之后,她渐渐从梦中醒过来,但却宁愿不醒过来。

    尽管已经过了一个晚上,但还是能感受到小腹在隐隐作痛,脸颊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但是结的痂还没有掉,她用手擦了擦眼角已经干涸的液体,走出卧室,由于长时间未进食和身体的疼痛,她每走一步都很不舒服。

    走进洗手间,舅母正在洗漱化妆,看到秦若玖,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滚。”秦若玖只好退出去,脑内又不自觉地回想起昨天傍晚发生的,不自觉打了个寒战。

    客厅,舅父端来一个盘子,上面是他们的早餐,他好像很焦虑,身上的酒味熏得人头晕目眩,“啪”地一声放下盘子,闷闷地吃了起来。

    1分钟后,舅母冷哼一声,也走了过来,坐下,一言不发地进食。

    秦若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吃完早餐,怎么走出家门,怎么走出小区,怎么走到这里,她现在并不想这些,只知道离开那间房子,能让她大口呼吸,也不用想起那时的事情。

    ……

    “秦同学?”

    好熟悉的声音,是他,尽管才认识几天,他的声音却刻在了秦若玖的脑海里,绝对不可能忘记,她觉得,这个声音能让她平静下来。

    抬头,果然是他,柳初一抱着那只好像叫“小二”的小猫,站在她身旁不远处,试探性地开口询问:“你怎么在这里?”

    “初一……”秦若玖开口,叫出了他的名字,而不是“柳同学”,这让柳初一有点惊讶,不过,这也仅限于惊讶,接下来他就被秦若玖的举动狠狠地震惊到了。

    秦若玖叫出他的名字之后,立刻像跳一样的,向他的身体扑了过来,小二似乎被吓了一跳,从初一的手臂上跳下,紧接着,柳初一就感觉到自己的胸前贴了一个柔软娇小的物体,秦若玖只比他矮一点,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怀里少女剧烈的喘息,显然不是疲惫所致。

    “初一……”秦若玖将头靠在柳初一的脸颊旁,声音细微,却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