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1章
    不起眼的山间小道上,七八具尸体横躺在那里,鲜血染红了大片土地,一辆马车翻倒在地。黎念匆匆赶来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情景。

    “啧,来晚了?”

    这是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一个人,可不能就这么跑了。

    “哪里跑?”

    “嘿嘿,六哥,这丫头腿瘸了还挺能跑。”

    周围一阵哄笑。

    黎念皱眉,轻功跳跃间来到不远的树林里,六七个山匪模样的男人围着一个下半身全是鲜血的女子,那女子或许是支撑不住,拖着已经毫无感觉的双腿匍匐前进。

    小脸上满是泪水和鲜血,虽然身陷险境,抿着唇倔强地一声不吭,黎念看着她怨恨悲愤的眼神,不由一愣,轻笑:“倒是跟我挺像。”

    一个山匪上前一把拉住她,女孩就像破碎的布娃娃一样被扯翻,衣服早就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就像从血池里爬出来一样。

    被山匪一扯,刺啦一声,露出大半香肩,皮肤细腻白皙,美玉一般,把这些乡野山匪看得直流口水。

    “六哥——”

    叫六哥那个是个瘦小的男人,对此没有兴趣,摆摆手:“快点解决了。”

    说着带着一个人扛着刚抢的包裹扭头回去。

    剩下的四个山匪嘿嘿一笑,已经压制住女孩挣扎的四肢,一个满脸流油的山匪伸出手就要撕开女孩的衣服——

    “啊——”

    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响彻树林,连没走远的六哥都忍不住皱眉回头。

    只见满脸流油的山匪此时脸色惨白,捂着右手,上面正插着一把飞刀,贯穿了他整个手掌。

    剩下的那三个人警惕的看着周围:“谁?谁来坏老子好事?”

    “坏你好事?”黎念缓缓走出,“我还没怪你们坏了我的好事呢。”

    她要是晚来一步,山匪得逞之后,那女孩对她也就没什么用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被这些杂碎差点破坏,不怪黎念生气。

    六哥也皱眉过来,眼前不过是一个十几岁模样的小姑娘,一身淡青色衣裙,腰间用深色烟罗系了个蝴蝶结,裙角微微被风扬起,一头青丝随意飘散,只用一只白玉簪子挽了,凤眸似水,却不带丝毫感情,冰冷地吓人,看着他们像是看着死物一般。

    “臭丫头,不知死活。”一个山匪见吓到自己的只是一个小丫头,顿时恼羞成怒。

    另外一个山匪也帮腔:“哪里来的野丫头,长得还不错,今日——”

    还没说完就下意识闭嘴,因为黎念只轻飘飘一个眼神过来,他就感觉到极强的压迫感,这是弱者对强者本能的害怕,可是,对方明明只是一个小丫头。

    黎念一步步走过来,不紧不慢,却让几个山匪下意识后退,手中的大刀也险些握不住。

    地上早就意识模糊的女孩睁开眼,看到黎念嗫嚅了两下,黎念蹲下来查看她的伤势,腿被打断了,其他倒是没什么了。

    “裴若潼?”

    虽是问句,黎念却叫得斩钉截铁。

    裴若潼睁着有些模糊的眼睛,疑惑地看着她:“你......”

    “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裴若潼不解:“什么......意思?”

    “我来跟你讨一样东西,这件东西取了之后你就没命了,不过我从来不白拿人家东西,可以完成你一个心愿。”

    裴若潼瞳孔微缩,不自觉扶上自己的双腿,黎念暼了一眼:“保不住了。”

    “我的心愿……”裴若潼目光悲戚地看了一圈周围的尸体,她身边亲近的人一个也没了,她唯一的心愿就只有……

    黎念悠悠提醒:“你虽是裴家嫡女,但是此次回去身边可用之人都死了,你也差不多是个废人了,裴家水深,你这样回去也活不了多久。”

    裴若潼双目含恨,但是不得不承认,黎念说的没错。

    “放肆!”六哥看出来这人不是善茬,使了个眼色,“上!”

    黎念看着出气多进气少的裴若潼,有些不耐烦地看着围上来的山匪,对裴若潼说:“好好考虑,我要你一条命,帮你一件事。”

    一个山匪大刀砍过来,裴若潼惊呼,黎念却慢慢回头,眼中杀气骤现,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匕首,青色身影闪现,等裴若潼再看时,黎念慢悠悠收回刀,周围山匪慢慢倒下,脸上惊骇之情还在,死不瞑目。

    或许,自己仇,这个人能替自己报......

    “你,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的一碗心头血。”

    裴若潼眼神坚决,语气坚定:“好......”

    ……

    “大小姐,大小姐?”

    黎念睁眼,看了看周围,想起来自己这是在马车里:“还有多久?”

    “快了,已经进城了。”马车外一个婆子回答,“大小姐受惊了,等回到裴家告诉老爷,老爷定会为大小姐做主。”

    黎念端起茶杯,清澈的茶水里倒映出她的脸,或者说,是裴若潼的脸,有些出神。

    “我要报复整个裴家,裴家将我们母女扔在别庄十年,我母亲为此重病不治,还有我祖母也被裴行囚禁,我的心愿就是,你替我照顾祖母安度晚年,让裴家身败名裂永不翻身。”

    “杀了裴家不是更快吗?”

    “杀了不是太便宜他们了?裴行最爱功名和脸面,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我双腿已废回去也没什么用了,你不是要我的血吗?我给你,你帮我完成心愿!”

    裴若潼充满怨恨的眼睛现在还挥之不去,黎念按了按眉心:“何苦……”

    恶心的感觉又来了,黎念捏了块点心压下去,果然,不管喝过多少次,她还是接受不了。

    一碗温热的鲜血,从入口到咽下,都让她恶心,但是她不得不喝,说裴若潼何苦,她又何尝不是?

    为了一股莫名的恨意,一直人不人鬼不鬼地活到现在,每过几年就要找特定的人的心头血喝下去,不老不死,一百年了……

    黎念看着自己的双手,她都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人了……

    “大小姐,到了。”

    “嗯。”黎念理了理思绪,她现在就是临邺城礼部尚书从小被送去别庄养病的嫡女——裴若潼。

    门外窃窃私语传入耳中。

    “怎么没开大门?”

    “夫人说从角门进。”

    “这是大小姐啊。”

    “那又怎么样,夫人都这么说了,连老爷都默许了呢。”

    “唉!行吧。”

    接她的婆子回来,隔着轿帘冲她解释:“大小姐,最近老夫人生病,老爷夫人心情焦急,咱就别讲究这些虚礼了,老夫人可是在寿安堂盼着您呢,咱们这就进去。”

    想着黎念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从小养在庄子里,她又拿老爷夫人压一下,估计黎念也不会说什么。

    黎念却并不想低调:“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