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2章
    “大小姐?”

    “你刚说什么夫人?我娘亲早就死在别庄了,这里怎么又冒出个夫人?”黎念说话时不紧不慢,却让外面的一干丫鬟婆子冒了冷汗,她们就是下人,这主子们一个都得罪不起啊。

    “这......”

    黎念坐得端正,把玩着手边的茶盏:“还有,这裴府嫡小姐只有我吧?我怎么不知道堂堂礼部尚书的嫡女,回个家还走不得大门了?嗯?”

    最后一个尾音带着点上位者的威严,一股压迫感让轿门外的婆子面面相觑不敢出声。

    “呦,这怎么停在这里了?一会儿送菜的马车就来了,这不是挡着道了吗?”一个尖锐的女声突然响起。

    周围丫鬟婆子齐齐松了口气:“周嬷嬷。这是大小姐的马车。”

    “大小姐?”周嬷嬷显然并不将这个乡下来的大小姐放在眼里,但是面子功夫还是要做,“那还不赶紧进去让大小姐休息,在这杵着干嘛?让别人看笑话吗?”

    言下之意,裴若潼的回归就是个笑话。

    黎念并不气恼,葱白的手指掀开帘子探身出来,只见一个婆子正斜着眼看她,这个婆子肥头大耳,衣服都比旁边的好上许多,一看就是很得宠的。

    “周嬷嬷?”

    周嬷嬷初见黎念就小小的惊艳一把,虽然只是一身素白衣裙,未着华丽饰品,只是带了一支云纹珍珠流苏步摇垂直耳边,站在马车边缘,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周嬷嬷居然有种要俯首称臣的冲动,不是乡下来的粗浅没见过世面的野丫头吗?怎么感觉气场比二小姐还强?

    “周嬷嬷。”黎念见她出神,又重复一遍,只是语气明显不耐烦,周嬷嬷不自觉冷汗,赶紧上前:“是,老奴是夫人身边的嬷嬷,大小姐以后叫周嬷嬷就行。”

    黎念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夫人?”

    周嬷嬷跟着夫人在裴家耀武扬威十年,此时黎念明显不承认夫人的地位,有些不悦,她本来也是来敲打敲打这位新来的大小姐的,想到这里,摇杆挺直,不卑不亢:“是,大小姐进了府也要尊称一声母亲的,夫人一定会像对亲生女儿一样对待大小姐的,大小姐不必害怕紧张。”

    黎念轻抬手,旁边一个小丫鬟下意识扶住她,黎念施施然下车,举手投足尽显大家风范,语气冰冷:“我母亲已经死了,怎么?她也想死?”

    “你......你放肆!”周嬷嬷气炸,没想到黎念一点面子都不给,其他人也倒吸一口凉气,不敢出声。

    黎念轻飘飘看了她一眼,周嬷嬷顿时气焰全无,黎念整理一下刚才坐着的时候有些褶皱的衣摆:“本小姐还没进门呢,一个奴才对着我大呼小叫,咱们两个,谁放肆?”

    “别以为你回来就可以耀武扬威了,这个家姓裴,现在是我们夫人和少爷小姐的,你只不过是个野丫头罢了!”

    黎念唇边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语气不变:“原来周嬷嬷还知道这个家姓裴啊,现在这阵势,我还以为是姓周呢。”

    周嬷嬷立刻惊慌地四下看了一圈,角门虽然偏僻,但是也有一两个看热闹的躲在不远处:“你,你别瞎说。”

    “这是什么情况啊,一大堆人围在这里?裴大人,你们家有新鲜事?”

    一个带笑的声音响起,黎念面色不变,来的人越多,对她越有利,今天这事,她本就不打算善了,也算是给裴家一个警告。

    周嬷嬷看向不远处走过来的两人,吓得面无血色,赶紧跪下,一众丫鬟婆子也跪下:“见过世子殿下,老爷。”

    黎念看见对面的男人后,眼睛骤然睁大,对面和一个中年男人一起走过来的一个华服男子,一双微微上挑的桃花眼带着笑意,面容硬朗俊美,眼底一颗泪痣将他的戾气化解,平添一股美感,身若玉树,欣长的身子站在阳光下,双手背后,姿态闲散。

    黎念的失态也是一瞬间的事,借着行礼敛去神情:“裴若潼见过世子殿下,见过爹爹。”

    她百年来很少在临邺城逗留,一来是不喜欢国都的尔虞我诈,二来也不想惹事,这里的人随便拉一个都是官,她的体质特殊,不想跟官府的人打交道,尽量活得透明些才是正道。

    所以她从来不曾见过这位世子才是,可是就刚才一瞬间,她的脑海中闪现一张和世子极其相似的脸,莫名熟悉。

    “这是在干嘛?”裴行好不容易请这位世子来家做客,谁知道这世子大门不走,偏偏说这里凉快往角门而来,这世子向来想一出是一出,他也没计较,谁知道就看见角门围了一干丫鬟婆子,还听见谁喊什么“野丫头,这里姓裴”之类的。

    真是丢人!还让世子看见了。

    黎念不紧不慢地起身:“爹爹来了正好,女儿初来临邺城,正和这位嬷嬷请教这里是姓裴,还是,周。”

    周嬷嬷吓得噗通跪下,膝盖磕在青石板上也顾不上了:“老爷恕罪,老奴没有,是,是大小姐她......”

    “我怎么?”黎念挑眉冷冷地看着她,“是我不该这时候来,挡着送菜的?还是,我这个野丫头进不了裴家大门?”

    周嬷嬷支吾半天,突然发现,这半天她和黎念斗嘴没赢不算,斗了半天黎念确实没有诋毁裴家实质性的证据,她想告状却不知从何说起。

    裴行大概看明白怎么回事了,一边暗怪梅氏不会办事,一边威严地下令:“放肆,潼儿是裴家大小姐,怎么在这丢人现眼起来了?走角门像什么话?底下怎么办事的?赶紧从正门回家,然后每个人去领罚。”

    “等一下。”

    “等一下。”

    一男一女两道声音同时响起,裴行皱眉看了看黎念,又看了看世子慕司宸,不明白两人还想干嘛?

    黎念也看慕司宸,微微皱眉,她有种直觉,这人,恐怕是个变数。

    “裴大人,”慕司宸笑咪咪地上前,围着黎念看了一圈,“这就是湖州回来的裴家嫡小姐裴若潼?”

    “是。”

    “那跟我成婚的是哪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