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4章
    黎念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余光看见那个丹凤眼的丫鬟眼圈红红,却咬唇不让自己哭出来,黎念放下茶杯:“去叫过来,你亲自去。”

    “大小姐,李嬷嬷正忙着呢,叫过来......”

    “怎么?”黎念轻飘飘一个眼神,赵嬷嬷赶紧跪下:“是,奴婢这就去。”

    说着满身冷汗地退下了,这大小姐眼神怎么比鬼还可怕?

    “你们退下吧,那个,”黎念看了丹凤眼丫鬟一眼,“迎春是吧?你留下。”

    “是。”

    钱嬷嬷忐忑地看了看迎春,压下心思,还是赶紧报告给夫人去。

    “迎春?”

    “是。”迎春跪下,“奴婢是迎春。”

    “年纪不大,什么时候来的?”

    “回大小姐,奴婢是家生子,李嬷嬷正是奴婢的娘亲,奴婢自小学着怎么伺候老夫人。”

    黎念放下茶杯:“我这次回来,就是照顾祖母的,这里的情况你且与我说说吧,原来祖母身边的大丫鬟呢?就剩你了?”

    迎春没忍住流泪,在地上磕头:“大小姐,奴婢求您救救我娘。”

    “李嬷嬷?她怎么了?”

    “大小姐,奴婢本不该说主人家闲话,但是奴婢实在没办法了,这里——”迎春想将一切都说出来,但是这么多年的隐忍她犹豫说出来会不会惹来更大的祸事。

    迎春忧惧地看了看周围,尤其是门口,黎念微微眯眼,盯着窗口,声音冷冽:“偷听主人说话,耳朵不想要了?滚!”

    明明声音不大,但是窗外的白雪却能感受到这是在跟自己的警告,而且这声音如同幽冥一般冷酷,让人不敢怀疑,她有种感觉,黎念真的会割了她的耳朵,脚下一软,连滚带爬地跑远了。

    “说吧,我自会为你做主。”

    迎春也被黎念刚才散发的气魄吓到了,但是她知道黎念现在是老夫人、是她们的救命稻草,黎念越是可怕,对她们反而是好事。

    “是。奴婢将这里的一切都说给您听,一来是让您给娘做主,二来,也是让您了解一下这里,免得被算计。”

    “起来说吧。”

    “老夫人身边的嬷嬷这些年不是病死就是被夫人找个理由赶出去了,我娘因为自小跟着老夫人,老夫人隔三差五不见到我娘就病情加重,为此,我母女才留了下来,只是,明面上是寿安堂的人,只要老夫人不叫,她们就安排我娘去干一些粗活。不让她待在这里,不常在眼前,老夫人想起我娘的次数也在慢慢减少。”

    迎春说着又开始流泪:“奴婢怕,有一天老夫人想不起来,我娘也会被......大小姐,我们原本是四个大丫鬟,但是秋菊和夏荷被发卖了,至今没有音讯。白雪她......被夫人笼络,只剩下我了,但是奴婢年纪太小,力量太弱,根本帮不上老夫人什么忙。”

    黎念听着这一切,并不惊讶,这寿安堂里里外外怕都被替换了,裴老太太脑子不清楚,身体也越来越差,根本不足为惧,这里,表面上看是养病,实际上就是软禁,只等老太太一命呜呼了。

    “府里什么情况?”

    “府里有一个夫人,还有三个姨娘,但是老爷最宠爱的还是夫人,大少爷和二小姐也很受宠,大少爷经常和临邺城的贵公子们吃酒,听说今年秋闱能有个一官半职呢,二小姐从小被所有人捧着,就算是城里所有的小姐们,也都不敢得罪二小姐,所以......二小姐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还,还骂过两次老夫人,都被老爷压下去了。”

    黎念轻轻闭眼,这裴家真是不清净,她有点后悔接这个活了。

    “对了,这几日有什么大事吗?比如世子娶亲之类的。”

    迎春惊疑地看着黎念:“大,大小姐如何知道?其实,这次大小姐回来,奴婢猜想,不光是因为老夫人想念,还有,给世子选妃。”

    “世子......”

    “就是慕王府的世子啊,听说皇后娘娘要给世子举办生辰宴,到时候各家小姐都会去,其实就是给世子物色一个世子妃的。”

    黎念突然看她:“姓慕?”

    “是,是啊。”

    头突然一阵刺痛,仿佛又回到那个雨夜,大火中,娘撑着最后一口气紧紧抓住她:“慕家......慕家......”

    “大小姐,您没事吧?”迎春担忧地看着黎念撑着头。

    黎念按了按太阳穴:“没事,我知道了。”

    慕家......而且见到慕司宸时那莫名的熟悉感,真的只是巧合吗?还是......慕家和她的仇恨有关系?

    门口传来一个丫鬟的声音:“大小姐,老夫人醒了,让您过去呢。”

    黎念打起精神,不管怎么样,这次也算是没白来,她会慢慢查清楚的。

    黎念刚踏进裴老太太的屋里,就感觉一股药味扑鼻,微微皱眉,这是有多严重?

    “潼儿......潼儿......”一声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黎念过去,就看见一个面黄肌瘦的老太太睁着浑浊不清的眼睛满脸期待地看向门口方向,看见她出现,很是开心,“潼儿!潼儿过来。祖母瞧瞧。”

    黎念听话地过去握住她的手:“祖母。”

    “哎!哎!潼儿乖!”裴老太太的病让她有时候清醒有时候糊涂,也不知道这是清醒还是糊涂,抓着黎念的手不放,老泪纵横,“佩宁......老婆子对不住你。”

    黎念安慰:“祖母,潼儿会照顾好您的,别怕,以后潼儿都不会离开您。”

    “好,好!”裴老太太欣慰地一直看着黎念,双手摸着她的脸,“祖母的好孙女,我们终于团聚了。”

    黎念有些不适应别人对自己这么亲近,僵硬了一下,还是没有躲开,也幸好自己的易容技术没几个人能看破,不然,老太太这么摸来摸去,她可就穿帮了。

    迎春进来:“大小姐,赵嬷嬷带着我娘回来了,问要不要进来?”

    “进来。”

    “是。”

    李嬷嬷是个不到四十的婆子,但是现在却满目沧桑,眼窝深陷,一头头发花白,一瘸一拐地进来,看见黎念忍不住老泪纵横,噗通一声跪下:“老奴给大小姐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