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5章
    黎念虚扶一把:“起来吧,腿怎么回事?”

    迎春扶着李嬷嬷起来,李嬷嬷看着黎念满目和蔼又欣慰:“没事,前段时间不小心摔断了腿,老了,不中用了。”

    “阿华。”裴老太太朝着李嬷嬷伸出手,李嬷嬷眼泪更加止不住:“老夫人......”

    黎念指着李嬷嬷对裴老太太道:“祖母,以后您身边还让李嬷嬷照顾,寸步不离,知道吗?”

    “好,好,”裴老太太点头,眼神离不开黎念,“听潼儿的,阿华照顾的好。”

    李嬷嬷和迎春忍不住跪下:“多谢大小姐,多谢老夫人。”

    黎念声音不重不轻,正好让剩下伺候的丫鬟婆子听见:“起来,以后,老夫人的起居李嬷嬷和迎春负责,他们就是寿安堂的掌事嬷嬷和大丫鬟。”

    “大姐姐好威风啊。”

    人未到声先到,清脆如黄鹂般,掩饰不住的傲慢,黎念大概猜到是谁了。

    果然,门口进来一个被四个丫鬟簇拥着的女子,一身淡紫色衣裙,绣着连珠团花锦纹,两边禁步随着步伐轻动,,小小年纪就看出身段娇弱无骨。面容娇美,一双含情眼水波荡漾的,一脸蛮横高高在上的样子,也被她这眼睛带得娇憨无比。

    周围人行礼:“二小姐。”

    二小姐裴若珠。

    裴若珠随意摆摆手让她们起来,冲着黎念语气不善:“李婆子面黄肌瘦,一瘸一拐的,怎么照顾祖母?赵嬷嬷是爹爹给祖母的,怎么?大姐姐这是要违抗爹爹不成?”

    裴老太太在裴若珠进来就靠近了黎念,抓着黎念的袖子眨也不眨地盯着黎念看,面色慈祥含笑,让裴若珠看得气得牙痒痒,真是老蠢货带着小蠢货!

    黎念面不改色:“裴家家教还真是好啊,这些年二妹妹连见到长辈怎么行礼都没学会吗?不知道梅姨娘是怎么教的。”

    “你敢说我娘!”裴若珠骄纵惯了,扬手就朝着黎念的脸打去,看得下面迎春和李嬷嬷胆战心惊。

    但是裴若珠并没有得逞,黎念握住裴若珠的手腕,眼神冰冷地看着她,裴若珠瑟缩一下,这个野丫头的眼神怎么这么可怕?

    “二妹妹不懂礼貌,姐姐就替裴家好好管教管教,免得出去丢人。”

    说着手指使劲一捏。

    “啊——”裴若珠就感觉自己的整只胳膊突然抽痛,然后就像是一万只蚂蚁在骨头里面爬一样,“好痛,好痒,你做了什么?”

    黎念露出进裴家以来第一个笑,只不过这笑容未达眼底,在裴若珠看来如同恶魔一般。

    “二妹妹说的哪里话,我就挡了一下,怎么二妹妹哭爹喊娘的好像是我欺负了你一样?”

    确实,这屋里不管是寿安堂还是裴若珠带来的人,就看见裴若珠扬手打人,被黎念抓住胳膊甩开,虽然手腕上一圈红痕,但是根本不算什么,一会儿就消失了,不知道为何裴若珠突然喊叫。

    裴若珠只觉得胳膊里面痒得很,但是无论她怎么挠都解不了痒,本来白嫩的胳膊被她抓的一道道红痕,跟过来的丫鬟赶紧阻止:“小姐,您这是干什么?”

    “痒。”裴若珠胳膊痒却始终找不到解决的办法,更加恼火,“裴若潼,等着,我娘和爹爹不会饶了你的。”

    说着就气呼呼地离开了,她现在就想赶紧止痒,还有,让黎念百倍奉还她出的丑。

    “大小姐,”李嬷嬷忧心,“那梅氏可不是好招惹的,还有老爷——”

    “他不会怎么着我的,”黎念宽慰,“他既然千里迢迢把我接过来,一定是有利用的地方,不会动我。”

    果然,直到晚上,黎念将裴老太太哄睡着,回自己房间时,就听见迎春的汇报。

    “二小姐和梅姨娘哭求了很久,老爷也没来找您,而且,我在外面听着二小姐在房间里砸了好多东西。还有,白天的时候大夫来了好几个,都没查到什么原因,二小姐是傍晚的时候突然自己好的。”

    迎春毕竟年纪小,恨了那么久的人,吃了这么大亏,她掩饰不住地高兴。

    “行,知道了。”黎念倒是并不惊讶,意料之中,裴行越是对她的做法包容,说明他要利用她的那件事越重要,这也是对裴行的试探。再说那痒,本来就是她用内力使的巧劲,时间撑不了多久也正常。

    “迎春,下去吧,我也累了,休息了,别让任何人打扰。”

    “是。”

    迎春恭敬地回答,大小姐果然是寿安堂的救星。

    黎念换了身利落的深色衣衫,摘了面具换成面纱,没办法,她刚来没有夜行衣,不过她的武功,皇宫都没问题,更别说这小小的裴府。

    既然要针对裴府,那还是有必要摸清楚裴府情况的。

    身影如鬼魅般几个起落见,轻盈地落在一处阁楼,这里是最高处,观察裴府再合适不过。裴府的真个结构尽收眼底,内外两院相隔不远,有巡查的两队侍卫打着灯笼懒懒散散地经过。

    重要的东西一般都在书房,也就是外院,黎念起身准备去一趟,却瞥见一个身影窜进寿安堂方向。黎念皱眉,还是转身追过去。

    果然,这人是冲着她来的,来试探裴若潼的身份吗?可是到底是谁呢?裴家?还是别的人?

    就在穿着夜行衣的黑衣人准备从房顶进到黎念房间时,黎念从后面袭来,黑衣人明显惊讶,起落间躲开黎念的招式。

    “大半夜跑女子闺房,可不是正人君子所为。”黎念声音冷冽,带着明显的警告。

    黑衣人不知道为什么这里还有这样的高手,连接近他他都没发现,这个裴家大小姐果然有问题,难怪主子让查。

    行迹败露,黑衣人不想多事,转身离开,黎念提气追过去,黑衣人轻功极好,在屋顶起落间,几乎没有声音不说,而且换气时间很长,是个高手。

    黎念更加奇怪,裴若潼一个乡下来的丫头,怎么会得罪这样的高手?

    黎念比他更加鬼魅,眼看距离越来越近,突然从旁边窜出一个人来,挡住黎念的追击,和黎念交起手来。

    来人并不隐藏自己的身份,墨色长衫,面容隐藏在黑夜中,而且武功极高,十几招下来依旧难分上下,黎念暗惊,自己的水平她知道,活了这么多年,积累了这身功夫,可是来人竟然和她打成平手。

    黎念一个转身间,手中多了把***,来人轻笑:“我没带兵器,是不是有些不公平了?”

    声音熟悉,黎念动作一顿,被来人一掌打中肩膀,闷哼一声,黎念这才看见来人:慕家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