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7章
    黎念看着上面坐着的裴行,他身边还有个美人双眼通红,泫然欲泣,瓜子脸,一头青丝散下,和裴若珠一样的多情眸子,依偎在裴行身边,楚楚可怜。

    裴若珠在下面坐着,旁边有一个丫鬟安慰,裴若珠一副受惊的样子,抽泣着。

    “见过爹爹。”黎念大概心里有数,不慌不忙地行礼。

    裴行面无表情地摆手:“免了,潼儿,我问你,是不是你在珠儿的院子放的火?”

    黎念故作惊讶:“爹爹说什么呢?今日晚膳后伺候完祖母歇息,我就回房间休息了,从没出过门啊。”

    “还装,”裴若珠眼泪汪汪地指责,“都有人看见你了,还有你慌乱时丢的步摇,云纹珍珠步摇,所有人都知道今天白天你头上只带了这个。”

    有人端着托盘过来,上面正是躺着那个珍珠步摇,黎念回忆了一下,不记得什么时候丢的。

    不过晚饭后她沐浴时摘下来过,后来因为要睡觉就没管,看样子被哪个有心的丫鬟给顺走了。

    “一个步摇而已,也算证据?”

    裴若珠得意:“你是不是想说这不是你的?”

    “潼儿,”一直没说话的梅氏突然开口,声音婉转动听,“母亲也不想冤枉你,如果真的不是你的那皆大欢喜,潼儿,不如把你今天戴的那个步摇拿出来,一对便知。”

    黎念轻蔑地看了眼装柔弱的梅氏:“母亲?我倒是不知,梅姨娘什么时候成裴家夫人了?”

    “潼儿!”裴行皱眉低喝,让黎念收敛点。

    黎念毫不客气地看着他:“爹爹,女儿今天刚到,还没进门就被在角门晾了半天,被一个婆子教训不算,今日祖母房里的几个丫鬟婆子也不把我放在眼里。下午妹妹还去祖母房里给女儿下马威,女儿自知从小在外,融不进去这个家,也不受欢迎。现在还被冤枉放火,爹爹若是不信任女儿,不如放女儿回湖州给娘亲守孝,一辈子不踏入裴家半步。”

    黎念最后情绪有些波动,眼眶红红却忍着不落泪,倔强隐忍的样子让裴行心里一软,再怎么黎念也是个十六岁的孩子,而且一个女孩子再怎么报复怎么也不会放火。

    “这件事确实有些蹊跷。”裴行终究还是叹气,他要黎念留下还有事,而且今日看慕司宸对黎念有些兴趣,或许此事能成,那对裴家来说再好不过。

    “爹爹~”裴若珠不可置信地喊,爹爹就这么原谅她了?

    “珠儿!”梅氏轻生呵斥,使个眼色让她闭嘴,然后柔柔地对裴行说,“老爷别气,今日若不是妾身身体不适,这些刁奴断不敢这么对潼儿的。都是妾身的不是,这身子不争气,潼儿来了也没来得及见见。”

    “说什么呢。”裴行握住梅氏冰凉的手,皱眉,“怎么手这么凉?快回去休息,你有孕在身,不可操劳。”

    黎念不动声色,怀孕了?看不出来,说明时间不长,裴家虽然有三个姨娘,却只有一个儿子,现在裴行四十多岁了又得一子,难怪高兴。

    “不妨事,”梅氏低头含羞,“妾身没事,就是不想让她们姐妹闹出隔阂,毕竟都是裴家小姐,传出去可怎么好。”

    裴行却正色:“这话不对,就算是再为了裴家,也不能容忍姐妹吵架差点闹出人命的地步。”

    说着又问黎念:“潼儿,你看看这是不是你的首饰?”

    黎念低头:“是。”

    “你这是承认是你害珠儿了?”

    “爹爹,”黎念行礼,“其实这事查清楚并不难,看看起火点,什么原因起的火,什么先被烧了?这步摇我傍晚时便没再戴过,也没注意去哪了。再不济应天府离得不远,可以请白大人帮忙调查。”

    应天府是整个邺辽国最权威的破案的地方,白经年白发人铁面无私也是出了名的,连皇上都礼敬三分,全国谁不知道?

    “什么话!”裴行脸色有些不好,“家丑不可外扬,你这是要把裴家姐妹不和闹的沸沸扬扬吗?你们的名声不要了?”

    黎念不卑不亢:“父亲今日冤枉女儿,女儿的名声也好不到哪去?既然如此,不如搏一把,名声虽毁,可至少能还女儿公道。”

    裴若珠也没想到黎念真的想要闹到官府去,裴行是从一品大官,这要是闹出去,裴家怎么混?她怎么在城中贵族圈混?

    裴行拍案而起:“胡说!谁也不会被冤枉,这件事我会查清楚。”

    黎念呼吸有些不稳,左肩生疼,内息有些乱,强撑着跟他们说这么久已经是极限,有些站不住了。

    听见裴行的话,也不想跟他们周旋了,便福身行礼:“多谢爹爹,还请爹爹这两天查清楚后给女儿一个结果。”

    裴行看黎念脸色不对,:“你怎么了?”

    “下午沐浴时贪凉,有些感冒,不妨事。”

    裴行皱眉:“用不用请大夫?”

    “多谢爹爹,不用了,睡一觉就好了。”

    裴行点头:“行了,天色不早了,都回去休息吧,这件事我亲自查清楚。”

    “是,女儿告退。”黎念匆匆行礼离去。

    有些摇晃地回到房间,关上门只有自己的时候,黎念终究没忍住:“噗——”

    一口鲜血喷出,黎念赶紧运转内息打坐。

    裴行陪着梅氏,直到梅氏睡着,才来到旁边的小书房:“高飞。”

    门外进来一个侍卫打扮的人:“老爷。”

    “查清楚没?”

    “老爷,今夜那两个贼人武功很好,属下让人跟了一半便被甩下了。”

    裴行眉头紧皱:“你觉得会是谁?冲着谁来的?”

    高飞是个壮硕的侍卫,是裴行最信任的人,两人经常讨论这些,所以高飞并不忌讳,有什么说什么:“属下觉得是冲着大小姐来的。”

    “哪边的呢?”

    “有可能……是世子殿下派来的。”

    “哦?”

    “老爷,今天世子殿下不是对大小姐挺感兴趣的吗?世子殿下玩世不恭,一向是想干什么干什么,自然会派人调查大小姐。”

    裴行若有所思:“那倒是好事。”

    “是。”

    “今日着火的事呢?”

    高飞放松,有些无奈:“不过是二小姐自导自演的戏罢了,小孩子家的玩闹。”

    裴行按了按眉心:“我猜也是,行,我心里有数,下去吧。”

    不过今天黎念整场都是泰然自若,不慌不乱,被人冤枉也思维清晰,不吃一点亏,这倒是他没想到的,这个大女儿,低估了她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