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8章
    最后当然也没有惩罚谁,推给了一个丫鬟,放火的事也不了了之,黎念因为每天要一点点养伤,倒是也没心情计较。

    裴老太太始终不放黎念,所以裴行也同意黎念住在寿安堂。因为裴老太太的病,不宜有人打扰,所以免了所有人的晨昏定省,但是不来又显不出孝顺,裴行就决定让姨娘小姐们每月来两回。

    黎念来的第三天,就是月中,一大早黎念就被外面细微的说话声吵醒。

    “谁来了?”

    伺候她的两个丫鬟一个小橘一个小桃,看着敦厚老实,黎念不为难她们,也不信任她们。

    小桃一边伺候黎念更衣洗漱一边回答:“今日是请安的日子,夫人——哦不,梅姨娘和各位姨娘小姐都来给老夫人请安的。”

    都知道这位嫡小姐不止一次称呼梅氏为姨娘,裴行也是默许,毕竟梅氏的夫人名不正,虽然是早晚的事,但是此时还是不宜因此发生争执,梅姨娘也很“通情达理”地建议就先叫姨娘吧。

    裴行为此很是心疼,保证等孩子落地,就正是扶她做裴府正房夫人。

    黎念一身束腰月色衣裙,外面罩了件墨绿外衫,两种颜色相碰,居然意外的和谐,墨绿色穿在黎念身上,并不显老气,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贵气,衬着黎念的皮肤更加白玉一般。

    黎念一出现,院子里等着的姨娘小姐们都惊艳了一把,前两天没见着,没想到黎念会这么出尘绝色,裴若珠咬牙有些恨恨,本来她才是最让人捧着的颜值,黎念一来,她的容貌倒是显得有些小家子气。

    “见过大小姐(大姐姐)。”三个姨娘两个庶女都恭敬地行礼,对庶女来说,黎念是嫡长姐,理应行礼,姨娘就更不用说了,姨娘的身份只是比一般丫鬟高一点而已,更要行礼。

    黎念没出声,只是站在屋檐下,居高临下地看着一旁被丫鬟扶着一手捂着并不显怀的肚子装柔弱的梅氏,还有她身边的裴若珠。

    梅氏脸色一白,黎念虽然没说什么,但是态度不言而喻,她进门十几年,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

    “干什么?还想让我们给你行礼不成?”梅氏还没说话,裴若珠第一个忍不住。

    黎念轻轻抬眼扫了她一眼:“不应该吗?”

    “你——”

    “珠儿!”梅氏轻轻呵斥,拉着裴若珠让她别冲动,“大小姐教训的是,只是妾身有孕在身,不便行礼,还请大小姐海涵。”

    她再隐忍,也不会向这个丫头行礼,不然不就宣誓她彻底失败了吗?本来从夫人降到姨娘她已经在这府里丢大人了。

    黎念根本不吃她这一套:“常礼就行,不用跪下了。”

    常礼就是福福身子,不用什么大动作,跪下就是大礼了,本来就是常礼,让黎念一说,还像是她本来要跪下一样。梅氏咬牙,低眉顺眼,掩饰住自己眼里的怨毒,深吸一口气:“大小姐,初来乍到,还是听姨娘的好。”

    “就是,”裴若珠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之前给你面子也是看在爹爹的份上,你真的以为我们不敢动你吗?”

    其他姨娘小姐眼观鼻鼻观心,事不关己,不管是哪边吃亏,她们都是乐见其成的。

    黎念轻笑,本就好看的脸上因为这一笑更加明艳:“怎么?梅姨娘和二妹妹这是威胁我了?”

    说着欺近一步:“我也想知道,二妹妹想要怎么动我?”

    “你——”裴若珠扬手就要打,突然想到前天受的罪,又顿住了,不上不下,脸色青一阵紫一阵。

    “又想打我?”黎念不紧不慢地拢了拢耳边的碎发:“二妹妹没人教,那姐姐今天就替父亲管教一下,在外面候着吧,不必进来了。”

    “凭什么?”裴若珠大喊,“你算什么东西也想教训我?”

    已经入秋, 此时刚卯时,天还没大亮,空气还有些凉。

    梅氏突然拦住裴若珠:“大小姐是嫡小姐,教训的是。”

    “娘~”裴若珠不可置信,娘居然顺着那死丫头欺负自己?

    梅氏使了个眼色让她闭嘴,裴若珠虽然不情不愿,但是也没再说什么。

    梅氏在丫鬟的搀扶下,缓慢地极小幅度地行了个礼:“大小姐安好。”

    黎念却已经往裴老太太房里走去,只是微微抬手:“起吧。”

    梅氏被她这不在意的样子气得咬牙,但是也不表现出来,裴若潼,你等着。

    黎念不是真的裴若潼,这么多年,来去自由,我行我素惯了,人情冷暖,阴谋心机,她不是不会,只是懒得计较。她知道梅氏之后一定有动作,但是她不怕,她既然来了,就没想过低调。

    果然,当天晚上裴行就一身寒气地过来了,黎念心里了然,那母女两个又去告状了。

    “爹爹喝茶。”让人上了茶后,黎念让其他人出去,平静地看着裴行,“爹爹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

    黎念好声好气地说话,倒显得裴行像是恶人一般了,裴行深吸一口气, 端起茶杯押了口茶:“珠儿生病了。”

    黎念也端起茶:“哦?那该去请大夫才是。”

    裴行被她无所谓的态度激得有些生气:“那是你妹妹,你怎么忍心让她在冷风中吹着?”

    果然是这个。

    “还有你梅姨,刚怀孕正是不稳的时候,你还摆架子让她给你行礼?要不是她求情建议,现在你就该叫她一声母亲,行礼的就是你了。”

    黎念放下茶杯,直视裴行,眼神平静,看着裴行义愤填膺的样子像是看着跳梁小丑,裴行微愣,这个女儿,怎么......

    “我母亲应该是正房夫人,而不是一个妾室,不管她生几个,妾就是妾,见到嫡小姐就该行礼,爹爹是礼部尚书,这些不是更清楚吗?”黎念声音一向是不紧不慢,却带着一丝上位者的压迫,“爹爹想让她成为我的母亲,那就等她什么时候成为夫人再说,她一天不是正房夫人,就得按规矩来,不是吗?”

    裴行这次并没有因为黎念的出言不逊生气,只是重新审视一下这个多年不见的女儿,不得不说,黎念只是在那坐着,就像是天生的王者一样,睥睨人间,梅氏的小动作她根本不放在眼里,或许,这个女儿才是能堪当大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