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12集
    “哎你怎么——”

    “怎么回事?”一声温和的声音从人群后面传来,人群自动让出一条道,还有人认出来打招呼:“欧阳先生。”

    欧阳暮是一个很漂亮的男子,虽然已经四十有五,但是岁月似乎对他格外偏爱,白净温和的脸上没有一丝岁月的痕迹,沐浴着阳光而来,整个人美好得像是坠落人间的神明。

    狭长的眼睛微眯,扫了眼黎念他们,最后还是将目光锁在展耀身上,展耀三言两语将事情说了一遍,欧阳暮了然,看着裴若珠:“裴二小姐见过赵公子吗?”

    裴若珠暗暗叫苦,怎么惹上应天府的人了?

    “回先生,见过。”

    “是你让他去找裴大小姐的?”

    “我没有。”裴若珠反驳,“我,我就是替兄长传达一下,兄长要请赵公子喝酒,没让他去找大姐姐。”

    “裴大公子订的房间是哪个?”

    “这......”裴若珠支吾了一会儿,“二十号。”

    “胡说!”赵洋急了,“她分明说的是十八号。”

    “你自己听错了。”裴若珠飞快地想着怎么混过去。

    “没关系。”欧阳暮笑眯眯地对展耀说,“展大人,劳烦你去查一下裴公子是不是定了二十号房间。”

    “是。”

    裴若珠脸色更加苍白,周围人已经有些议论纷纷了,裴家大小姐刚回来,裴家二小姐就让一个花花公子去调戏长姐,看着裴若珠的眼神都带着嫌弃。

    裴若珠死死咬着唇,黎念却嫌不够乱一样突然脚下一软,欧阳暮伸手扶住:“裴大小姐,没事吧?”

    “没事。”黎念有些虚弱,“就是有些乏力,可能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欧阳暮彬彬有礼:“在下颇懂医术,不如让在下看看?”

    “有劳。”

    欧阳暮给黎念把脉,暗自皱眉,看向裴若珠的眼神更加犀利,但是转瞬即逝:“不知裴大小姐吃过什么东西?体内有软筋散的成分,虽然不多,但是你身体本来就脉象纷乱,有些虚弱,这点药对你还是不好的。”

    黎念想了想,突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裴若珠:“二妹妹,你......我今天就喝了你给的一杯果茶。”

    人群瞬间爆炸,有看热闹的,有议论裴若珠竟然有这样的手段,真是蛇蝎心肠。

    裴若珠脸色一白,有些心虚,但是还是很快否认:“胡说,那果茶和杯子都是祥云斋的,好几位夫人小姐都喝了,怎么可能有毒?而且我就在你旁边,你亲眼看着我倒给你的,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下毒了?”

    这时候展耀回来了,一起的还有小桃,小桃看见这种情况,有些慌张地扶住黎念:“小姐,您没事吧?”

    黎念别具深意地看她一眼,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她的搀扶,小桃神情更加慌张。

    “怎么样?”欧阳暮问展耀。

    展耀点点头:“裴家公子确实在今日晚上订了二十号房间。”

    “晚上?”欧阳暮看向裴若珠。

    裴若珠很快反应过来,有些懊恼:“晚上吗?可能哥哥告诉我的时候我着急听岔了,还以为是中午......”

    这借口也确实有些合理,至少有一部分看热闹的是一脸“原来如此”的样子。

    赵洋真的喝醉了,这时候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听错了,晃晃脑袋,步伐有些不稳:“哎呀,听错就听错了,怎么了?本公子又没有碰着她呢!”

    欧阳暮微微皱眉,周围人对赵洋花花公子的形象估计见惯了,纷纷摇头叹息,裴家大小姐真是可怜,不但在家受继母庶妹的欺负,出来了还被这么个混货调戏。

    黎念低眉顺眼,很是楚楚可怜。

    裴若珠抿唇,眼睛要喷出火了,这个贱人,真是会演戏,在家不可一世处处跟她们作对,出来还一副可怜劲,倒显得她成恶人了。

    赵洋也是笨蛋,成事不足,连个中了药的女人都搞不定,真是怂货!

    白锦文见这么多人议论,又看看黎念苍白的脸色,有些不忍,一个姑娘家被人这么讨论终究名声不利。

    “既然是误会,那就散了吧。”

    “等一下。”欧阳暮突然道,“这事可以先不提,还有另外一件案子还没结果呢。”

    白锦文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是了,**的事还没查清楚,欧阳先生怎么可能善了。

    欧阳暮吩咐:“展耀,去祥云斋看看,能不能将杯子找到?”

    “是。”展耀应声而去。

    黎念却不抱希望,她们出来这么长时间,估计早就被收拾了,查不出来什么的。

    裴若珠也想到这点了,一点也不慌。

    “先生,”白锦文也有些担忧,“这么长时间,可能伙计都收拾了,找不到了吧。”

    欧阳暮点头:“也只是试试。”

    说着看向一旁站着看热闹的小二:“去端一盆净水来。”

    这里是醉仙居门口,小二一愣神,反应过来,赶紧答应:“是。”

    裴若珠皱眉,眼神有些犹疑,黎念不慌不忙,脚边大毛亲昵地拱着她的腿,黎念眼神一软,半年前只相处过几天,没想到这小家伙记性还不错。

    欧阳暮若有所思地看着逗弄大毛的黎念,忍不住上前,从怀里掏出一个精巧的白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姑娘,这个可以解你体内的**,对你内伤也有帮助。”

    虽然不知道一个深闺大小姐为什么会有这么重的内伤,但是欧阳暮也不是个八卦的人。

    黎念微愣,接过来:“多谢大人。”

    “哦?裴大小姐受伤了吗?”

    一个低沉带笑的声音突然从人群中响起,黎念心里一沉,看向那边,果然,慕司宸一袭月白衣袍逆着光而来,双眼含笑,极有风情。

    几人都是一惊,不明白慕司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参见世子殿下。”

    “不必多礼。”慕司宸站在黎念身边,虽然是问欧阳暮,目光却不离黎念,仿佛将一切都看穿一样,“欧阳先生,这位裴大小姐的伤严重吗?”

    黎念有些头疼地看着他,真是阴魂不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