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13章
    欧阳暮微微皱眉,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慕司宸会对这件事这么上心,但是也配合地解释:“可能裴大小姐之前受过伤没好利索,也可能受了凉,脉象有些紊乱,好好调理就好。”

    黎念点头:“是,也是我来的时候遇见了山匪,逃跑的时候受了些伤,劳烦挂心了。”

    慕司宸玩味地点点头:“原来如此。”

    也不说是信了还是没信。

    “水来了。”小二端着水过来,“欧阳大人,水来了。”

    欧阳暮接过来,放在一旁,在里面倒了点什么进去,然后对裴家主仆道:“既然当时只有裴家人在身边,那么每个人都有嫌疑,将手放进去,是不是接触过软筋散,一试便知。”

    裴若珠有些受不住地踉跄了一下,幸好旁边裴若雪顺手扶住了她,裴若珠的计划裴若雪差不多知道,此时也是脸色有些苍白。

    欧阳暮像是没看见一般:“请吧。”

    周围看热闹的更加有兴趣了,一盆水就能试验出来了,欧阳先生不愧是应天府的人。

    “不过这裴家也真是热闹,妹妹害姐姐,真是......”

    “大户人家嘛,什么龌龊事干不出来?”

    “再说了,这大小姐,二小姐也不是一个娘生的,听说大小姐才是正经的嫡女,这些年耀武扬威的那个夫人就是个妾而已。”

    “是吗?这么多年,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还以为已经是夫人了呢。怪不得这么恨大小姐,眼看地位到手了,大小姐一回来这不就又把她们打回原形了吗?”

    “唉,大小姐也是可怜,娘没了,爹也不疼,家里还有这么些虎视眈眈的人害她,她一个小姑娘......”

    周围议论纷纷,裴若珠听了个大概,脸色青一阵紫一阵,黎念不以为然,她倒是没想到这些人会这么快倒戈到自己这边来。

    不过,此时场面对她有利,她也乐享其成。

    晃神间,丫鬟们已经试过了,就剩下裴家三位小姐了,黎念首先走过去,将双手放入清水中,没什么变化,欧阳暮示意可以了,黎念这才起身,小桃递上手帕给黎念擦手。

    黎念看向一旁依旧紧紧握在一起的裴若珠和裴若雪两姐妹,众人目光齐聚在两人身上,裴若雪怯懦懦地上前,缓缓将手放进去。

    一会儿之后,欧阳暮示意她可以了,裴若雪松了口气,正要擦手,却被欧阳暮阻止了:“答案已经出来了。”

    裴若雪一愣,不明白怎么了,众人也都看她,裴若珠似乎悄悄松了口气。

    只见裴若雪右手无名指指甲的位置微微泛蓝,裴若雪脸色一白,下意识辩解:“不,不是我。”

    一边说一边慌忙用手擦掉蓝色,但是却怎么也擦不干净,意识到什么一样,猛然看向裴若珠,一脸不可置信,裴若珠慌乱了一下,很快上前握住她的手:“三妹妹你怎么这么糊涂?万一大姐姐真有什么事爹爹定不饶你,到时候你让徐姨娘怎么活?”

    裴若雪眼神闪了一下,良久,轻轻闭上眼,再睁开认命一般:“对不起大姐姐,是我一时糊涂。”

    黎念挑眉看着两人的互动,勾唇:“没事。你心里明白就好。”

    刚才裴若雪闭眼前对裴若珠的忌惮她没错过,对裴若珠的恨意她也没看错。

    慕司宸轻笑:“三小姐真是糊涂,不过二小姐对妹妹真是亲密无间啊,手上也被三小姐沾上了点**呢。”

    经他提醒,众人才看见裴若珠刚才因为握住裴若雪还湿润的手,沾了点水,右手指尖也泛了点蓝。

    裴若珠赶紧藏在袖中,勉强笑笑:“我自来和姐妹以和为贵。”

    慕司宸笑笑没说话。

    展耀回来果然没查到什么,欧阳暮也不想在这耽误时间了,一群人围着不像话。

    “行了,既然这是裴家家事,那三位小姐还是回去自己解决吧。”

    裴若珠巴不得赶紧结束回去,闻言点点头:“那就告辞了。”

    “等一下。”慕司宸突然看着黎念,十分关切,“裴大小姐既然有伤在身,欧阳先生的医术可是连皇上都夸赞的,何不趁此机会让先生开个方子?”

    黎念下意识回绝:“不——”

    “我看这里不错,正好我在醉仙居有专门的房间,请吧。”慕司宸不由分说地做了个请的姿态。

    欧阳暮也不好拒绝慕司宸,心中疑惑,慕司宸今日怎么这么反常,但是还是点头:“也好,医者父母心,裴小姐的伤确实是不宜拖着了。”

    说着对展耀道:“你先带着文儿去吧,我随后就到。”

    展耀点头:“是。”

    走之前略带深意地看了一眼黎念,黎念正烦没注意到,慕司宸却若有所思。

    没办法,黎念带着小桃又来到了醉仙居,慕司宸是这里的常客,房间自然也是最好的,刚进去,茶水点心已经摆好了。

    黎念深吸一口气,既来之则安之。

    “有劳先生了。”

    欧阳暮温和地笑笑:“小事。”

    这个裴大小姐给他的感觉确实是有些奇怪,不像是普通的大家闺秀应该有的,一身谜团,他也想找个答案。

    欧阳暮把脉时目光落在黎念的手上,良久才收了手:“裴小姐是不是练过武功?”

    一旁喝茶的慕司宸抬眼看过来。

    黎念并不否认:“之前为了防身练过一段时间,不过是随便耍耍,后来实在吃不了那个苦就搁置了。”

    难怪手上会有一层薄薄的茧子,食指和中指也有些畸形,虽然不明显,但是欧阳暮成天跟尸体骨架打交道,还是发现了,这是长期握兵器形成的。

    “裴小姐的内伤有些严重,我开一些药你待会让下人去抓就好,按照药方喝药,大概十天就能差不多痊愈。”

    黎念起身行礼:“多谢先生费心。”

    欧阳暮赶紧虚扶一把:“都是一个医者应该做的。”

    然后又问:“裴小姐的左臂是不是有伤?”

    黎念心里暗叫不好,慕司宸眼中笑意更甚。

    “之前不小心摔了一下,没大碍。”

    欧阳暮也不好让黎念脱了衣服查看,留了一瓶伤药,两人再次客气一番后,欧阳暮因为确实有事,先走了。

    屋里只剩下慕司宸和黎念。

    “还不承认你就是她?”慕司宸好整以暇地看着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