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14章
    黎念将药方收起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慕司宸突然起身攻击过来,黎念藏在衣袖中的拳头紧握,压制住自己想还手的欲望,果然,慕司宸只是试探。

    “呵呵,没想到你还挺能忍。”

    黎念起身准备离开:“世子殿下若是没事,我先告辞了。”

    慕司宸挡住她的去路,步步紧逼,黎念皱眉后退:“世子也想学赵洋?”

    慕司宸丝毫不觉得自己被骂了,勾着一抹邪笑将黎念逼到角落:“可惜这房间没有窗户给大小姐跳,下面也没有应天府的人正好主持公道。”

    黎念身后贴着墙,慕司宸将她堵在角落,看着低自己一头的小姑娘,明明十分想动手教训自己,却紧呡着唇克制,气鼓鼓的样子十分可爱,慕司宸笑出声来:“你承认自己就是那天和我交手的人我就放了你。”

    黎念深吸一口气,极力让自己平静:“世子,别太过分了。”

    慕司宸低头,几乎快碰上黎念,黎念紧紧贴着墙偏头避开他的呼吸,垂落的右手指尖已经摸到袖中的飞刀。

    慕司宸看着眼前白皙如玉的脖颈,闷笑:“害怕了?”

    忍不住伸手想碰一下黎念的脸,黎念抬手挡住,眼中冒火:“世子——”

    “啧啧,”慕司宸好像在研究一件物品一样,丝毫不在意黎念杀人的眼神,“这也没有丝毫人皮面具的痕迹,你是怎么做到的?”

    黎念忍无可忍出手,为了不暴露身份还是没有用飞刀,只是拳拳相交,黎念本就失去优势,慕司宸两招就反手将黎念的胳膊制住:“怎么这么暴躁?大家闺秀可不是这个性子,你这么伪装可是会穿帮的。”

    黎念一惊,慕司宸这个人确实危险,只不过不知道他会不会拆穿她,黎念认真想了想,杀一个世子不让人看出来有多大可能性。

    慕司宸没错过黎念眸中一闪而过的杀气,忍不住笑起来:“你不会是想杀我吧?”

    越想越觉得可爱好笑,慕司宸眉眼弯弯,泪痣衬得更加勾人,黎念咬牙,祸害。

    抬腿攻击过来,黎念这次没有收着劲,慕司宸好像就等着她这么做,一边应付一边调笑:“果然......我就说是你。”

    黎念被他压在墙上,左肩撞了一下,正好撞在还没好的伤处,黎念身体微不可查地颤抖一下,下一瞬,慕司宸就松了劲:“算了,看你可怜的份上,这次不逗你了。”

    黎念整理一下自己褶皱的衣服:“那可真是多谢世子了,告辞。”

    说着头也不回地出门,身后慕司宸心情极好地补充:“咱们后天见啊。”

    刚出去,小桃立马迎过来,小心地看着黎念不太好看的脸色:“小姐,咱们要去抓药吗?”

    黎念看了她一眼,别具深意,小桃有些心虚地低头,黎念现在并没有心情跟小桃算账,只是不耐烦:“不用。”

    “您的身体......”

    “我心里有数。”

    这时候一辆马车慢慢过来,驾车的黑衣男子,有些娃娃脸:“裴大小姐,我们世子让属下送您回去。”

    黎念脸一黑:“不用了。”

    紫影有些为难:“大小姐,世子不在,裴家的马车回去了,大小姐总不能走着回去吧?”

    黎念倒是宁愿自己走着回去。

    紫影年纪不大,一张娃娃脸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有些哀求地看着她,黎念撇撇嘴,还是抬脚上了马车。紫影松了口气,主子说的没错,裴大小姐吃软不吃硬。

    马车里倒是奢华,茶水点心毯子香炉一应俱全,小桃跟着紫影坐在外面驾车,黎念盘腿而坐,折腾这一天,她有伤在身还真是有些吃不消。

    这些天为了不引起注意,她一直都是趁着晚上运功疗伤,但是仅仅靠着自己将散乱的内力凝聚起来,效果很慢。

    黎念坐着世子的马车回来,裴若珠知道后既惊讶有嫉妒,梅姨娘脸上也一闪而过精光,柔柔地给裴行夹菜:“这么说,世子殿下对大小姐还是另眼相待的,真是恭喜老爷了。”

    裴行对于黎念和慕司宸的近乎倒是很满意,笑意都真诚了不少,但还是意思意思地责备:“世子垂爱不好拒绝,但是潼儿毕竟未出阁,要有分寸才是。”

    裴若潼乖巧地点头:“是。”

    裴行见她脸色不好,轻咳一声:“今天的事我也知道了,若雪那丫头实在不像话,我已经禁足她三个月,以后尽量少出门了。潼儿,她毕竟是你妹妹,你......”

    黎念之前的态度都是咄咄逼人的,裴行以为她这次也会不满意,想着实在不行罚裴若雪跪祠堂也行,谁知道黎念只是淡淡地抬眼看他:“爹爹安排就好。”

    对于黎念难得听话,裴行愣了一下,却很满意:“好,潼儿长大了。后天就要进宫了,你们姐妹要相互帮助知道吗?”

    “是。”

    裴若珠难得乖巧:“是。”

    裴行趁着心情不错,又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总的来说就是别进宫丢人。黎念看着他接着酒劲兴高采烈的样子,轻轻勾唇。

    回到寿安堂,迎春过来:“大小姐,您没事吧?”

    今天的事现在府里都知道了,谁也没想到四小姐会有这么大胆子。

    黎念按了按眉心,有些累:“没事,怎么了?”

    “老夫人让您过去一趟。”

    “知道了。”

    裴老太太的病时好时坏,坏的时候谁也记不住,有时候也会清醒一段时间,但是清醒的时候很少,黎念来了几天,这还是第一次看见裴老太太清醒的样子,也是第一次在裴老太太身上看见曾经勇毅侯独女的气势。

    裴老太太端坐在软塌上,旁边李嬷嬷伺候她喝药,只是这么坐着,神态自若,一举一动慢条斯理,却极具风华。

    看见黎念进来,消瘦的脸上有了笑意:“潼儿来了。”

    一边摆手让李嬷嬷将药碗拿下去。

    黎念行礼:“见过祖母,祖母可好些了?”

    裴老太太招招手让她坐在身边:“行了,咱们就别行这些虚礼了,我这脑子也不知道能清醒多长时间,趁着现在不糊涂,我有话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