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百岁世子妃 > 第16章
    “啊——”

    清晨,裴府被一声凄厉惊恐的尖叫打破平静,黎念接过来李嬷嬷手中的粥递给裴老太太,裴老太太依旧笑眯眯地看着她,却没有了昨天的清明。

    “怎么回事?”李嬷嬷不满,“哪个院子的丫头这么没有规矩?”

    黎念悠然地吃着早饭,对这些并没有兴趣。

    迎春掀开帘子走进来,脚步有些匆忙,脸色微白:“大小姐。”

    “毛毛躁躁的,怎么回事?”李嬷嬷对迎春的反应也有些奇怪,发生什么事了?

    迎春欲言又止地看了眼正吃饭的裴老太太和黎念,黎念点头:“说吧。”

    “二小姐的兔园子里发现一具尸体。”

    裴若珠十分喜欢养兔子,裴行也纵容,专门给她弄了个园子给裴若珠养兔子,李嬷嬷惊讶了一下:“死个人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迎春想起来自己去打听消息时看见的景象,有些作呕,但是不能在主子面前失礼,还是忍住了,只是一张小脸煞白:“是,是小桃。”

    李嬷嬷挑眉,下意识看了眼依旧优雅喝粥的黎念,黎念眼皮都没抬一下。

    李嬷嬷心里惊讶,小桃是黎念的丫头,怎么突然死在二小姐的兔园子里?

    “知道怎么回事吗?”

    迎春咽了下口水:“是,都打听了,没人看见小桃怎么过去的,今天给兔子喂食的一个丫鬟看见,看见小桃躺在兔子窝里,身上都是血,脸、已经不成样子了。”

    迎春现在想起来那个样子还心有余悸。

    李嬷嬷又看了眼黎念,问:“什么叫浑身是血?怎么死的?”

    “他们说是被兔子咬死的。”

    具体她也没看见,但是收拾尸体的人是这么说的。

    “被兔子咬死的?”李嬷嬷有些懵,兔子还能把人咬死?

    黎念慢条斯理地用帕子擦擦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兔子多了咬死人也没什么稀奇的。”

    李嬷嬷奇怪地看看黎念,小桃被咬死黎念似乎一点都不惊讶,更别说可惜或者难过了,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这正常吗?

    黎念抬眼和她对视:“怎么?”

    李嬷嬷赶紧低头:“老奴失礼。”

    “死就死吧,又不是没死过人。”裴老太太突然出声,然后慈爱地递给黎念一块桂花糕,“甜的。”

    黎念犹豫一下,还是接过来:“谢谢祖母。”

    裴老太太见她咬了一口,也很高兴,跟着黎念一起吃起来,李嬷嬷见这两位主子丝毫不在意小桃的事了,咬咬唇也不再提起,别人不知道,她还是知道的,昨天小桃这丫头一仆二主,背主求荣,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今日怎么不见小橘?”

    黎念将吃了一半的桂花糕放下:“身体不舒服,放她两天假。”

    “这丫头,成何体统!”李嬷嬷不赞同,让她伺候主子的,竟然比主子还娇贵。

    “无妨,我这边也不需要什么。”黎念起身告辞,“对了,明天入宫,迎春跟我一起去吧。”

    迎春还没缓过来,李嬷嬷却十分高兴:“是,多谢大小姐赏识。”

    黎念在这里确实没有得手的丫头,自己女儿能让大小姐另眼相看,以后也有前途,这是大小姐有意抬举。

    李嬷嬷推了一把愣神的迎春:“还不谢大小姐?”

    迎春被吓得不轻,毕竟是头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见死的这么惨的人,也不知道李嬷嬷说了什么,只是机械地遵从李嬷嬷的话给黎念行礼:“谢谢大小姐。”

    黎念深深地看她一眼,语气淡淡:“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还要进宫呢。”

    “是。”李嬷嬷恭敬地回答,“让大小姐见笑了,这丫头没见过这些。”

    黎念淡淡点头,给裴老太太行礼后离开。

    昨天忙了一夜,黎念打算运功疗伤,顺便休息一天,没多久,就听见门外小橘的声音:“大小姐......”

    黎念轻轻吐口气,收了姿势:“进来。”

    小橘脸色十分难看,眼神怯怯,低着头不敢看黎念,在黎念身前跪下:“奴婢誓死效忠大小姐,绝无二心。”

    黎念面上闪过一丝笑意,语气依旧淡淡,却有着不容置疑的压迫感:“考虑好了?这可是你唯一选择的机会,选择了,可就不能变了。”

    小橘神情坚决,再次磕了一个头:“是,奴婢考虑好了,誓死追随大小姐,若有二心,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黎念轻笑:“既然考虑清楚了,那就起来吧,说什么天打雷劈的,我从来不信天,你若有二心,会比小桃的下场惨十倍不止。”

    小橘想起来昨日晚上小桃被封住穴道,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二十几只兔子活活咬死却发不出一点声音的情形,打了个冷战:“奴婢不敢。”

    也不知道大小姐做了什么,那些平时温顺的兔子像发了疯一样。

    黎念点头:“好。以后你就是我第一个心腹,要学的还有很多我慢慢教你,你性子沉稳,这是好事。”

    见小橘浑身止不住地微微颤抖,黎念有些烦躁:“你若不是真心,或者是因为一时害怕才愿意效忠于我,大可不必。”

    “不是。”小橘吓得噗通一声又跪下了,“大小姐,奴婢虽然跟您接触不长,但是奴婢知道大小姐有自己的想法,以后必定不会埋没在这裴府,奴婢也是给自己谋前程。而且,而且,这几天大小姐虽然看着冷淡,对我跟小桃却很好,物质上从来不计较,不像其他主子那样动辄打骂......奴婢在哪都是奴婢,跟着大小姐还能得个好出路,奴婢心甘情愿。”

    黎念看着这个清秀的姑娘,和她差不多大小,性格沉稳,倒是没想到小橘洞察人心的本事也不小,知道黎念不耐烦那些虚伪客套的发誓,还不如直接将自己的私心说出来,这样,黎念反而对她有了好感。

    “起来吧。”

    小橘慢慢起身,黎念突然问:“家里可还有其他人?”

    小橘摇头:“从小被卖给裴家当奴才,早就和家里断了联系,不知父母是谁了。”

    “有名字吗?”

    “小橘。”

    黎念笑笑:“这明显是和小桃这样的丫鬟一套的,我问的是你自己的名字,或者你想叫什么名字。”

    小橘微愣,不太明白黎念的意思,她从小为奴,跟着哪位主子,叫什么不固定,看主子心情赐名。

    “小橘这个名字总让我想起小桃,水果类的就别叫了,用着别扭。”

    小桃刚背叛她,小橘有些明白了,咬咬唇,有些忐忑地道:“奴婢的祖母起过小名,苑儿,只不过叫了两年,祖母病逝,奴婢也被卖了,奴婢想......”

    黎念垂眸,这丫头跟裴若潼的命运还真是有些相似:“就叫苑儿吧。 ”